“下官等拜见熊制军。”

“哈哈哈,各位同僚免礼。熊某受皇上、太孙之命来此坐镇,以后就要拜托诸位多多扶持哪。”

“不敢,制军言重了。下官等决然听从制军差遣。”

1616年9月,暹罗进攻缅甸,大败之。

10月,北京的朱由栋收到消息,开始做相应调整。

11月,暹罗军进入真腊、柔佛。控制了金边和新加坡。并开始在这两个地方修筑港口和要塞。

1617年1月末,金边港初步扩建完成。暹罗军遂进入这个时代还基本属于无主之地的湄公河三角洲,歼灭了三千安南权臣阮家派驻在这里的军队。然后开始开荒伐林,修筑西贡港。

1617年2月,朱由栋在国务会议上与重臣们确定了先南后北的国策。然后再次做出相应调整。

1617年4月日,熊廷弼抵达广州,正式走马上任。

在广州城外一阵唱和,众人拥戴着熊廷弼来到紧急改造出来的两广总督府。按照官位坐定后,熊廷弼清了清嗓子。

“诸位,先前皇上旨意和太孙教令,想来大家都清楚了。虽说至今本官也仍然觉得暹罗这样的蕞尔小国敢对我大明进行举国进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既然太孙教令都说了,那我们还得认真的准备。这个,肇庆镇总兵到了吗?”

“末将颜思齐在此。”

清纯少女的演绎校服诱惑

“嗯,颜帅,肇庆镇现在有多少战兵?”

“肇庆镇在兵部的兵籍上有一万三千战兵,连带家属一共是六万六千人。末将一月前到此镇接任后重新进行了清查。肇庆镇实有战兵九千七百余人,加上各种辅兵、工匠、家属等,一共是四万八千人。”

“哼!果然不出本官所料,要不是太孙一再三令五申,军户重新清查前一律既往不咎,说不得,本官定要派出快骑将那总兵给抓回来!”

吼完了这句后,熊廷弼又对下面的官员道:“诸位,巡抚、总督,都不是地方常设官职。尤其是总督,更是没有兵事便不会设置。朝廷现在让本官来做这两广总督,那便说明两广很可能要打仗!本官知道,自洪武以来,即便是嘉靖年间的倭乱,也很少侵扰到广东。这广州城已经太平了两百多年。但是现在!”他重重的拍了拍桌子:“诸位一定要打起精神来,用心为国家办事!一旦战事开始,本督行的便是军法!到时候一个不小心,就是要掉脑袋的!”

“下官等谨遵熊制军训示。”

“嗯。”捋了捋胡须,熊廷弼又对颜思齐道:“你从长沙船厂带来了多少战舰?”

“二十艘北直隶级,六十艘金陵级,船上的战兵、炮手、操帆手等共计一万三千人,此外还有辅助船只一百余艘,造船技师、医师、厨师等后勤辅助人员五千二百人。”

“肇庆镇那边可有足够的营房?吃食什么的可够?”

“这点请制军放心,末将均已安排妥当。”

“好,颜帅,你比本官先到一个多月,现在肇庆镇为了战备都做了哪些准备?”

“末将已经建立起海南岛、珠江口常态巡航。原有肇庆镇士兵在清点人头完成后,已经开始让他们上船跟着原崇明沙所的士兵训练。随时可以接受长沙船厂那边的新舰。”

“那么颜帅,可有什么是本督需要做的?”

“有两条。其一,末将已知,这澳门上侨居的葡萄牙人,已经可以在澳门完成从子弹到枪炮的部生产。制军一定要迅速派出人手去和当地的葡萄牙人交涉,此次若是暹罗入侵,他们至少得保持中立。否则我们就先出动陆军将其赶下海!其二,末将建议制军调动民夫登上海南岛,在该岛的南端新建港口和要塞。”

“可!第一件事情,就请新任锦衣卫广东千户许显纯去办。至于第二件事,那个,李方伯可在?”

“下官广东布政使李可,听候制军发令。”

“此事,就请李方伯去办如何?本督来这里前,殿下责成户部划下来三百万银元,本督先给你二十万,先把场面做起来。”

“是,在颜帅来到肇庆后不久,就向下官提出了这个建议。前段时间,下官已经配合颜帅完成了选址、招工、备料等准备工作。随时可以开工。”

“好!诸位,这才是做事情的态度!”满意的点点头,熊廷弼又朝着自己右手侧,颜思齐下面的一位三十来岁的武将道:“这位将军,乃是太孙的爱将,原昆明镇总兵刘招孙,朝廷新任的广东都指挥使。此次他跟着本督来此,还带来了一万五千精锐。以后,若是两广真有战事,海上,以颜帅为主。陆上,以刘指挥为主。”

“下官等领命!”

“好,诸位,那么下面本官开始发令。”

“请制军示下。”

“其一,广东都司立刻派出人员,引导昆明镇士兵入住。

其二,广东布政使马上开始海南岛南端港口要塞的修建。

三、广州日报要大力展开相关宣传。当然,调子不要太高,免得引起民间骚动。就说有跳梁小丑对我大明进行挑衅,我广东各军要予以相应准备。如有需要,请各地百姓多多配合。

第四,本官从云南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桂林先召集广西各位同僚商议过一次了。广西各卫所兵已经开始集结,必要时将进入广东。而广东各卫所也要开始集结,并完实际兵力清点。

以上诸事,各位都清楚了。”

“制军说的明白,我等无异议。”

“那便都动起来吧!接风宴什么的统统都撤了,本官不喜欢那些东西。以后大家只要认真做事,本官自然会向皇上和太孙如实奏报。若是一天到晚整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我管你后台如何,座师是谁?统统放倒~!”

就在熊廷弼抵达广州,开始进行战备准备的时候。1617年4月日,海南岛三亚湾外。

此时的海面只有少许微风轻拂,碧蓝的大海轻柔的在海岸上荡起一阵阵浪花。沙滩、海岸,还有无边的椰树,以及各类展翅飞翔的海鸟,直让这个时代,还未得到有效开发的三亚湾,充满了犹如西方经典描述的伊甸园一般的美感。

在轻柔的海浪中,两艘金陵级战舰,一曰松江号,一曰苏州号,彼此间隔大约四五百米,都挂了半帆,沿着海南岛三亚湾的海岸线,缓缓的结伴而行。

虽说作为斥候船只,这两艘战舰处于最前线。但此情此景,都让船上的将士们,不自觉的变得申请舒缓起来。

突然,苏州号的瞭望哨上突兀的响起了尖锐的鸣哨声!

“郑一官,怎么了?!”

“舰长!我舰西南,八点钟方向,约莫一万米外,有大量桅杆出现!”

“舰敲钟,升满帆,做好战斗准备!”

“遵命!”

这样的命令下达后,舰长赶紧的举起望远镜在海面上探寻,没过多久,他的视界里,就出现了上百支巨大的桅杆!

稍后,这些桅杆所属的战舰也越过了海平面,出现在了舰长的双眼中。

“嘶~!通知松江号,让他们先撤,我们再靠近些。”

待得舰上的人员严格执行舰长的命令后,没过多久,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了约莫三千米左右。

看着海面上已经肉眼清晰可见的,上百艘舰楼高耸,帆影重叠,尽是挂着佛陀、白象以及两红两白一杠蓝旗帜的庞大舰队。苏州号的舰长默默的念叨了一嘴:“td,起码四十艘北直隶级,一百艘金陵级!狗日的暹罗人什么时候有这么庞大的舰队了?”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