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香菜和知恩酱两个人最后相视一笑。当然不是泯恩仇了,而是暂时收兵。

这时候函数和SJ的其他人也过来了,原来是约好今晚有一个小聚会。本来只是熟悉的人聚一聚,但是未曾想阴差阳错之下,人越来越多。所以变成了大聚会。

王太卡心里想着,这难道是那个坏女人的手笔?也不对啊,她针对的是自己,为什么要叫这么多有的没的人呢?

这一次王太卡还真的是冤枉坏女人了,难得有一个都有空的时间,S.M公司这群人又喜欢凑热闹,所以人数就有点控制不住了。不只是艺人,还有一些工作人员。同事之间日常的联络感情,这是很正常的。

宋香菜把聚会的地方告诉了王太卡,告诉他可以提前去。

王太卡看了看宋香菜身后的S.M公司众人,也没有说什么,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拍了拍知恩酱,努努嘴,意思是走了。

知恩酱和众人礼貌的告别,然后咬咬牙,跟着王太卡直接离开了。

到了外面,上了车,王太卡把车开到路上,才对知恩酱开口说了话:“怎么变成S.M公司的聚会了?也是才知道吗?”

知恩酱看了看王太卡,说道:“哦,嗯。”

王太卡有些不悦:“这么做有点过分了吧!我之前以为是熟人一起聚一聚,结果变成了这样。函数,少时,SJ,没准还有别有别人。总之都是S.M公司的……”

知恩酱闻言,笑了:“担心我会尴尬?”

王太卡干脆的点点头:“嗯。”

90后清纯美女素颜校花 阳光下轻柔动人

“只是所属公司不同而已,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知恩酱浅浅笑了。

“确定?”王太卡说道:“我也不是说会被排挤,但是如果聊一些日常话题,虽然都是偶像,但是同一个公司的想必还是聊的更开心一点吧?”

知恩酱顿了顿,这才点点头:“那倒是。”

“这不就得了!”王太卡说道:“所以我才觉得……”

知恩酱笑了:“我本来就是solo歌手,一个人的。习惯啦,想太多了。而且刚刚跟Victoria那个态度,不怕她生气吗?”

“不一样的。”王太卡说道:“我受点委屈其实没什么。但是也好,宋香菜也罢,对于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谁受委屈我都不开心。”

知恩酱闻言,微微笑了:“也是。其实这样我也很满足了。”

王太卡开着车顺口问道:“什么满足?”

“没,我说这样挺好。”知恩酱笑了笑。

王太卡带着知恩酱提前来到了约定的地方,也不是很远。这是一家……王太卡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韩国人很会玩,把餐厅按到了唱歌房里,能吃能喝还能唱,真的是会享受。

王太卡往里走的时候,却感觉自己胳膊上有一个小小的负担。侧头一看,原来是知恩酱伸出小手挽住了自己的胳膊。

知恩酱察觉到王太卡的目光,微微有些祈求的眼神:“就一会。”

王太卡笑了笑:“多久都可以。”

知恩酱这才笑了,低下头,眼底藏着一丝阴霾。

王太卡感觉今天的知恩酱很不一样,好像比往常都更加依赖自己一样。不过他也没多想,而是带着知恩酱进了大门。

预约的是一个大房间,王太卡却在这大房间旁边又要了个小房间。进去之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唱歌的设备还有桌子都有,居然还能烤肉,真的是厉害。

知恩酱奇怪的问道:“不是有吗?还开一间小的做什么?”

“我也跟那些人格格不入。”王太卡说道:“干脆,S.M那群人玩他们的,咱们玩咱们的,不去触什么霉头。”

“也是S.M公司的人啊,傻瓜。”知恩酱笑了。

“我?我不是。”王太卡也笑了:“我只想做我成为的人。今天我和一伙,好不好?”

知恩酱闻言,有些触动,不过还是问道:“那Victoria……”

“她的朋友那么多,不缺我一个……”王太卡说完,又有些暗淡:“之前日思夜想的事情,真的近在咫尺,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忽然有些抵触了。真奇怪。”

知恩酱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却微微一侧头,把小脑袋靠在了王太卡的肩膀上。

王太卡问道从知恩酱身上传来的香气,很是清新,问道:“累了?”

知恩酱摇摇头:“没。只是觉得这样有安全感。我稍稍靠一会,晚点就得还给Victoria了。”

“这话说的……”王太卡不知道今天的知恩酱为什么心思这么敏感了。

知恩酱只是笑一笑,却没有说话。

就这么靠了一会,也不知道时间的长短了,王太卡因为出去接个电话,所以暂时离开。

而知恩酱坐在房间里,微微有些发怔,不过也是马上回过神来,拿出手机想给谁打电话,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话说另一头,王太卡到了外面,是因为接到了Sunny的电话。

王太卡开小房间其实还有另一个想法,就是想出其不意一下。要不然人太多,难免会出现什么事情。

最主要的是,这个莫名其妙就对自己产生敌意,还要惩治自己的坏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王太卡觉得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比较Sunny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到底是谁让Sunny这么做的呢?

王太卡抱着疑问,接通了Sunny的电话:“干什么,坏女人?还想怎么针对我?”

“这么恨我?”坏女人咯咯笑着,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觉得是在害?其实我也是在帮。”

“哦?”王太卡气笑了:“何以见得?愿闻其详。”

“放心好了,虽然今天对说了很多的不满,虽然那么不满是真的。但是我还没小肚鸡肠到非要怎么报复的程度。感情的事情嘛,本来都是自己选的。只不过这个人很恶劣,不给任何人机会,却那样介入了别人的人生。”坏女人笑道:“所以我在帮,加速这个过程吧!要不然每个人明明都心知肚明,却因为没有机会见面而得过且过。没有人的青春是这样浪费的。还不如早点碰撞,别耽误了别人,也耽误了自己。”

王太卡挠挠头,说的特么的居然有些道理的样子:“可是,问题是,这怎么样也是我的事情,为什么要插手?”

“以为我愿意?”坏女人的声音忽然轻蔑了一丝,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王太卡还是明确的听出来了,那就是轻蔑!

“王PD,之前我对说过,是个不错的暧昧对象。我当时确实是那么想的,但也只有那几秒钟而已。其实呢,我对真的不感兴趣,更没有心思掺合的事情。”Sunny叹了口气:“我也只是受人所托。”

王太卡心一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