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李枫的提醒下,所有人突然地沉默。周围再一次寂静,四面八方总是传来的寂静声,让所有人终于意识到现在的危机。

想到这里,无论是李枫的同学们还是这些士兵们,都终于回归到正题上商议。毕竟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不着急去说。

“天黑已经一个多小时,现在是魔物与魔兽出没最多的时间点,一直持续到天亮。我们两条路可以选择。”

灰熊重新回归到自己的位置,作为所有人中对这里最熟悉的人,他的指挥至关重要。

灰熊看一眼李枫,再看一眼杜月雨,这是在征求两人意见。灰熊原本以为在场人中最有话语权的就是自己,但现在一个是最强之人,另一个作为对方的领导者,因为李枫的关系,态度也被灰熊重视起来。生怕因为擅自说话,而惹得什么不愉快。

“直接说即可”

杜月雨发现这点以及灰熊的犹豫,做出请的姿势。

李枫在一边同样点点头,附和着杜月雨的话。

“既然两位没意见,那在下就继续了。一条路,继续返回城镇。好处是回去之后我们可以非常安,美美的放心睡上一觉,补充缺失体力。缺点是怪物越来越凶猛,回去只会越来越难。原本白天从这里到城市的路只有四十分钟,入夜之后不遇敌也要走将近两小时。现在夜色已深,谨慎前进恐怕要更多时间,这还是最好预期下,也就是我们只是因为警惕而走得慢,不会遇到任何敌人。每遇到一次敌人,效率都会大幅度下降,危险同样大幅度上升”

“如果我们破釜沉舟,一路采用狂奔的方式,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成真呢”

听灰熊说到这里,杜月雨打断询问着,作为一个队长,需要方方面面的去分析。

“不太行,这都是最完美的预算,如果猛然前行,只要中个陷阱,战斗难度更是数倍的增加。飞速前行下造成的噪音,以及这些怪物的智商、特殊联络方式和放置陷阱的速度,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举动。”

小道上的秀美村村

“他们的陷阱可不是什么深坑,滚石这么简单。其中以剧毒草以及麻痹草为主。他们将这些植物制作成碰到既会爆炸的地雷,放置在地表上面,碰到就会爆发出带有瞬间入体的毒素或者麻痹,再强的高手都会受到影响。并且会防止更多,产生连锁爆炸,总之比较困难就是。白天很明显,但晚上绝对看不清非常容易中。只要中招,我想不到什么可以逃生的办法。”

灰熊的分析不止是杜月雨,让李枫也眉头一阵。一直听到这个特殊的联系方式,看来这些怪物们还能够进行远距离沟通,似乎类似于心灵感应?这些就不得而知。还有这个陷阱,听上去挺恐怖的,对自己有没有效果那就不清楚,怎么说自己也有个抗毒性的被动。

但是想归想,李枫是绝对不会去尝试。自己才没有病,没事找刺激,还是拿命找。

“抱歉,是我想的简单了,请继续说”

杜月雨点点头,表示理解后请灰熊继续说明。

“第二条路则是留下休息,与第一条路相反,好处是固守的危险度比前进的危险度要小不少,也能够立刻开始恢复,来补充体力,待到天亮非常安再走回去的路。但坏处则是夜晚实在太长,这段时间内我们不会主动撞上怪物,但被游荡的怪物发现,我们则会更加危险。这种牵制下,相信我们也不会休息太好,睡眠无法得到保证甚至一晚不睡。”

灰熊认真的分析着,其他人也部停在心里。没有两其美的办法,果然哪条路都不容易。

只有李枫听完,早已经有所准备,心中想到了万无一失的最佳选择。只不过现在自己并不想出声,想要看看大部分人,或者说作为头脑的杜月雨,会如何选择。

“长时间的危险与短时间的极其危险吗”

杜月雨深深陷入深思,口中喃喃嘀咕着。周围的同学屏息凝神,生怕打断杜月雨教官的思索。

吼…

周围传来低沉的声音,游荡的魔物始终在附近徘徊。

“不好,速度决定,我们被发现就完了。前进,就立马走人。过夜,就近稍微寻找更合适的地方,最好能有大量草皮落叶将我们掩盖”

看着周围徘徊的怪物,灰熊有些焦急。只有什么都不干,才是真正的坐以待毙。

“不慌,大家靠近我”

李枫一边说,一边从空间背包中拿出自己心爱的微型结界。

大家虽然很是一脸迷茫,不过对于李枫说的话,执行力还是相当高。逐渐向着李枫靠拢,以李枫为中心聚集起来。

“对对,部人靠近我,我帮你们拖延出商讨的时间。坐骑就别靠近了,其他人都靠近我。月雨教官,我这里有最优解,但我想看看你会如何思考,如何选择,如何夺舍。无论如何我都会帮助渡过这次难关,你需要的,是细致的思考。以后你思考的时间不会这么长,甚至可能需要果断的立马做出决定。唯有这一次,我来帮助你”

李枫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所有人都满满当当的挤在自己身边。

一阵操作,将手中的微型结界打开,瞬间扩散出一个直径为十米的半圆,将所有人笼罩在内。

在其他人的目瞪口呆中,黄色的光芒迅速扩散,两秒的时间,已经形成一个橙黄色的罩子。除去坐骑,所有人已经站在罩子内部。里面已然没有了刚刚的阴冷不适,看着空中游离着的土元素离子,仿佛只有一种安宁的可靠。

“这是我旅行时睡觉用的,可以随意收放,属于小型的结界。这是土元素结构的结界,可以有效屏蔽内部的气息,防御外部来的攻击,野外休息时的必备。只不过空间有些小,我自己绰绰有余,咱们站着都是勉强站开更别提睡觉休息,还需要坐骑放在外面。好在根据我刚刚观察,这些怪物只对我们人类感兴趣,坐骑一时之间应该问题不大。我们气息经过屏蔽,可以争取到相当多时间。月雨教官,你先慢慢思考,我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吧。记住今后,你有无数次会面对一瞬间的抉择,慢慢适应吧。”

站在宁静的澄黄色结界内,李枫静静地说着。对于杜月雨,李枫还是相当佩服。她与自己不同,是一个非常合格的领导者。相信经过锻炼,她可以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才。

对于杜月雨,李枫一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确认过,自己爱情方面已经没有任何分出来的余地,但对于杜月雨的屡次好感,李枫怎么也不会无动于衷。于是能够在哪帮助一把,还是尽量帮助一把。

就这样,李枫现在帮忙给出足够的时间,本身由于自己的问题所导致,这里的难度与他们应有的难度完不符。在这种情况下,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一下。等到之后分组行动,自己再去寻找更加恐怖的怪物来击杀。

杜月雨听到李枫的话,感激的看一眼,随即之后立马苦苦思索起来。李枫这就像是在给新手教程一样,一步步的引导杜月雨自然知道用意。李枫说明自己有更加完美的想法,就是杜月雨在没有任何负担压力的情况下仔细思索一次。当然这种机会,也只有一次,李枫能够帮一次两次,再多那就不是引导,而是完的带躺。

其实李枫自己也不知道根据当前来看,最优解是什么。只不过听到刚刚的情况分析,根据自己的特殊能力来看,有着近乎完美的破敌办法。

“哇,这东西,太强了吧”

“有这东西,什么恶劣的环境都能得到保障性的休息吧。”

与深思的杜月雨不同,同学们只顾得看周围这层澄黄色的结界,不断发出一声声惊叹。

“这个小型结界是我偶然所得,上面有我的烙印,只能我一个人使用。可以迅速展开土元素的壁障,成功展开后敌人无法轻易进来,难以打破结界。并且有任何活物或者强烈的冲击时,作为结界的主人,我都可以迅速感知到并且清醒。可以起到警觉、防御、以及遮蔽气息等等作用。土元素注重物理防御,所以在物抗方面是非常坚固。不过外面不能轻易进来,里面自然也不能轻易出去。偶尔也可以当做瞬间防御用品,算是比较实用的物品。”

李枫自夸的说着,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物品。其实第一句话是假的,但是诈一下这些人,让一些非分之想直接消灭在脑海,还是完足够。

“这就是我从自由探索中所得,自由探索会去到非常多的地方,每个地方都完不同。据我所知有和这一样有原始居民的,也有完的无人区,甚至传说中有比我们文明程度高很多的世界。有各种各样的地形地貌,又从未见过的动植物甚至是地形天气特征等等。现在不少人已经去过自由探索,更多的人还没有前往。你们如果能顺利通过此次任务,应该有机会达到目标前往。”

反正闲着没事,李枫还是愿意在不透露很多自己情况的同时,给其他人分享一些经验。毕竟今后是团队合作生存游戏,而不是看谁最后存货的死亡游戏。其他人能够变强一些,帮助在各种地方分摊一些压力,李枫都是完支持的。

“那枫哥你去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还有还有,你是因为什么变得如此强大。是最开始那个丧尸题材的游戏发了什么隐藏要素吗,还是在哪遇到了奇遇”

突然一个同学满眼星星的询问着,对于李枫的强大,所有人都是一脸好奇。之前还担忧着李枫是那种得到了力量就冷酷无比的人,除去拍马屁,正常说一句话都有些战战兢兢。现在看到李枫还是那个熟悉的样子,并且细心地教导起来,让其他人慢慢靠近。

就连与李枫起过冲突的那个名为张房鑫的人,此刻也慢慢一点点向李枫这边靠拢。看来他也想知道一些事情。

李枫看一眼他,又看一眼其他人。大部分同学都是拼命靠近自己,想要尽量靠近所谓的大腿。以前多多少少损过自己的小部分同学,则是又想过来,又不太敢。

“哈哈,放心我这个人没有那么记仇。朋友间玩闹还不是又打又骂的,哪个同学因为一些自认为曾经得罪我的事情害怕我,完不必要。说实话,咱们班中目前没有哪个我记恨的。唯一一个我反感的已经不在,正常交流就行。至于有些曾经频繁得寸进尺的人,犯了错误还倒打一耙找事的人,我再给一次机会,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如果再犯什么错误,别以为我真的是好惹的”

李枫缓缓地扫过一眼,笑着对所有人说。让同学们有些略微的放心,至于额外说的唯一一个反感的人,大部分人都能够猜出来指的是谁。连同样是那个人好友的高恒,也没有辩解什么。毕竟他做的事情,实在是太绝。

微妙的话成功让同学们不再惧怕自己,后面的警告则是让其他人不要有某些事的越线之想,李枫还是感觉自己说的话比较完美。

至于最后一句,李枫一边说,则是一边用眼睛斜着瞟了张房鑫一眼,看的那个人一抖擞。赶紧藏在其他人后面,生怕李枫干出什么事情来。

李枫到是也不计较,心中不屑于这种人作对,如果再惹自己,那他就可以和自己的人生说再见了。

“好了大家都不怕我了吧,我说了我还是那个疯子。我参与的世界不好形容,有的人会参考很多别人的自由探索经历,但我不推荐看太多,或者说将谁的经历信奉成真理。这就像是个开放式游戏,是一个极其豪华的开放式游戏,你到哪去,遇到什么,怎么做,如何发展,永远没有固定式。听别人说太多只会让自己的思考局限,谨慎思考、大胆去做。对于自由探索,我只想送给你们这八个大字”

“如果非要提出什么建议,那就是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轻易放弃,因为自由探索中的收获极其丰富。但在即将死亡之前一定不要犹豫的立即回来,因为在那里生命只有一次。只有活着才有无限的可能,珍重生命。”

“最后你们还想了解什么来着?哦对,我为什么这么强对吧。哈哈,关于这个话题,哈哈哈哈”

李枫笑了,笑的很开心,也很放肆。

“我的成功不可复制,他包含了你们无法想象的坚信、苦难、大量的直刺内心深处的苦痛,惨杂着个人性格、办事作风、选择方向、甚至是运气。这是所有因素柔和起来的原因,具体就不说了。相信我,说出来对谁都不好。你们听到了,无法复制,又会被我的话局限住思考”

李枫略加思索,严肃的说出最后的建议。

“只要记住,你付出努力不一定能够得到回报。但想得到回报,努力是最直观也是最大概率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