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2、1!”

“铛——铛——铛——”

“12点的钟声响起,我们跨入了新的一年!

祝全体华夏儿女,祝全体地球人,祝全体守候在荧幕前的观众朋友们,羊年快乐!”

ctv的春节联欢晚会自穿越后,人气忽然飙升了起来。

5国已经确立了,将5国的重要传统节日,列为共有的法定节日。

毕竟大家从地球而来,漂泊在外,这些地球的节日也成为了他们少有的能够远在不同宇宙的地球同胞心连心的时候了。

春节这个节日在穿越前便因为华夏的经济实力,以及文化实力,开始渐渐的被国外接受。

就如同圣诞这些被国人接受的节日一般。

不管国人还是外国人也好,这些来自外国的节日之所以被接受,不是因为大家的信仰,也不是因为大家的传统,而是这些节日能让平日里忙于工作的人们找个借口放松一下。

现在大家都穿越了,这些节日除了成为借口放松放松,也是为了怀念地球,而被5国确立为了共有的节日。

随着华夏第一个将卫星发射到穹顶之上,随着华夏第一个为5国开通民用卫星,春节联欢晚会这个能从8点一直闹腾到第二天的超长歌舞会也深受5国民众的欢迎。

牛仔裤小姑娘娇艳无边写真

虽然大家彼此隔着大洋,新航道刚开辟,还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但是时间同步的5国民众,可以吃完了晚餐,家人聚在一起,坐在电视机、电脑前,从黑夜一直守到天明,也算是将5国民众的心给连在了一起。

春节联欢晚会的影响力之大,就连坎伯尔国内也有播放这个节目。

虽然坎伯尔对华夏的商品输入有很大的抵触情绪,但是根据之前的条约,坎伯尔也无法阻止华夏商品从通商口岸流向坎伯尔国内。

坎伯尔拥有电视的家庭不少,有了电视,自然就得有节目才行。

因此华夏也在坎伯尔拉拢了几个大家族,投资了一个电视台。

穹顶之上的卫星,也将华夏的电视节目转播到了坎伯尔。

春节联欢晚会虽然都是说的中文,坎伯尔人看不大懂相声和小品,但是并不妨碍他们欣赏歌舞魔术杂技表演。

路易、但芬奇和波旁家主家的一众家族成员坐在客厅中,看着巨大的液晶电视里的春节联欢晚会的新年钟祥,也跟着欢呼了起来。

坎伯尔顶层社会中,这些家伙还是陆陆续续的在学习汉语。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波旁家和华夏接触得相当的多,春节的各种习俗也跟着带了回来。

敲响钟声后,互相祝贺,那些实在熬不住夜的儿童拿着红包祝了新年,早早的睡觉去了。

但是波旁家的小鬼们兴奋得不行,钟声响起,又到了一年一度放鞭炮的日子。

在钟声响起之前,波旁家的小鬼就蹿到了外面,点起了鞭炮,“砰砰砰”的在天空中炸出一朵朵炫彩的礼花来。

庄园中的仆人和佣人们,也加入到了新年的欢庆之中。

可以说波旁家的春节氛围是相当的浓厚。

当然其他大家族也不例外,嘴上哼哼着反对华夏,但是心里对这坎伯尔史无前例的欢腾节日氛围无比接受。

随着新年钟声的响起,坎伯尔上空也炸出了一朵朵七彩的礼花来。

“新年快乐!”

电力在坎伯尔的普及,也让坎伯尔成为了一座不夜城。

和华夏不同的是,即便是大半夜了,坎伯尔的街上也能看见那些沉浸在春节氛围中的坎伯尔人在狂欢。

坎伯尔历史上没有这样欢腾的节日,春节这种外来的节日,也让大部分坎伯尔人释放了往日积攒起来的压力。

再加上春节阖家欢乐大团圆的调调,也很受这些忙于生计,商业氛围浓厚,常年走南闯北不落家的坎伯尔的喜爱。

每年能有这么一个时间和家人聚在一起,不得不说创造这个节日的华夏人是天才民族。

大年初一,但芬奇和波旁家小辈的兄弟姐妹们漫步在坎伯尔的街头,坎伯尔浓烈的春节氛围也让但芬奇多少有些唏嘘。

一个上层因为工场主阶级而反对华夏的国家,在某些地方,竟然十分自然的接受了华夏人所带来的影响。

前几年的春节,但芬奇基本上都是在华夏过的。

那种浓郁的节日氛围,虽然坎伯尔还差了不少,但是相当于地平世界的国家来说,也不算太差。

卡林西亚但芬奇去过,因为安瑞将华夏传统节日定为了卡林西亚法定节日,再加上长期的推广,卡林西亚的春节节日氛围应该是地平世界诸国中最浓的。

除此之外,以但芬奇的目光来看,就数经常接触世(hua)界(xia)的坎伯尔是最浓的了。

春节穿新衣的风俗也流传到了坎伯尔国内,看看那些街道上的小朋友,一个个穿着从通商口岸进来的现代款式的服装,在街道上跑来跑去。

华夏的商品虽然无法跨过西部山脉进入第一联盟的东部,但是却可以通过通商口岸进入第一联盟的西部。

也正是春节这段时间,就连工场主们也难得放下了对华夏人的成见,加入到了春节的庆祝之中。

和兄弟姐妹们漫步在坎伯尔的街头,买着新衣服,买着甜品和小吃,但芬奇忽然注意到了一个人,一个坎伯尔一会中工场主一派的代表人物。

还记得之前看过一个坎伯尔议会的录像节目,那个金发飘逸的男子带着写有“让坎伯尔再次伟大”标语的红色帽子,在议会中阐述着自己的种种观点。

对于坎伯尔目前糟糕的局面,则被这个不食古不化,不懂得变通的顽固工场主归咎到了华夏商品入侵上。

更是在议会上,一次次带着愤怒到极点的情绪,喊着华夏的名字:“华夏!”

但芬奇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坎伯尔这些工场主不懂得舍弃一部分利益,然后完成转型,成为和华夏人合作的新兴工厂主,从工场主转变为工厂主呢?

哪怕当个买办,也比现在好吧。

不过让但芬奇感到难以理解的是,那家伙政治上反对华夏,但是身上的穿着却很华夏化。

亮堂的皮鞋,低调而不失奢华的西服,手腕上那块一看就是华夏产的名表,以及手中夹着的雪茄,一副华夏打扮。

但芬奇不免摇了摇头,天知道这些坎伯尔的家伙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工场主在坎伯尔不在少数,华夏的商品进入坎伯尔市场,摧毁了坎伯尔的手工业体系。

但是华夏人带来的商品,却让从下到上的坎伯尔各阶级十分受用。

工场主们搬到了第一联盟东部喘了口气,虽然在反对华夏,但是私下多少还是无法拒绝华夏好用耐操物美价廉以及那些奢华精致的商品。

特别是坎伯尔的几大家族,几大财阀,具是如此。

但芬奇也隐隐猜到,那些顽固不懂变通的工场主们,其实也很有可能转变为和华夏合作的工场主。

只是他们苦苦没有等到那个机会,而华夏方面似乎也一直在扶持买办阶级、矿产主阶级、农场主阶级,以及一些想与之合作的阶级,没有更多的想和这些在明面上反对他们的工场主阶级接触。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时空管理局找到了波旁家,那么就意味着华夏将对坎伯尔进行下一步动作了。

作为坎伯尔国内的几大家族之一的波旁家,和工场主们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但芬奇知道,时空管理局一定是准备利用波旁家这个渠道,从而来完成他们对坎伯尔的“改造”。

坎伯尔未来和工场主们的未来是怎么样,但芬奇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波旁家即将腾飞。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