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发生了何事?”

此处如此大的声响,连在地火密地中镇守未曾露面的族老也纷纷出关,快速赶到了铸剑室这边。可一到这里,却发现原本请来的各派高手竟在与名剑山庄厮杀。这架打的,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啊!

怎么,难道各派想要抢夺神剑?不对啊,之前他们都已经商量好了么,铸造的这把剑就直接送出去。这样即便各派后来知道他们名剑山庄借用比武之事,以他们比武受伤之血刺激神兵铸成,也不会再说什么。

而他们名剑山庄,真正要的其实是剑炉下的那把剑。先前他们早有计划,借用各派高手的血刺激神剑铸成,同时也是刺激那把隐藏许久的神兵重新出世。

相对于他们名剑山庄新铸造的神兵,这把数百年前的神兵威力更强。而且在地火密地吸收地火炙热能量数百年,神兵之威力早就不可同日而语。

有此剑在手,名剑山庄自然无忧,舍掉一把神兵也不算太心疼!整个计划他们都很清楚,难道是出了什么纰漏,还是各派发现了他们名剑山庄的秘密?

一把神兵满足不了他们,所以想要搂草打兔子,连带着他们名剑山庄那柄隐藏的神兵一起抢走?

不过没等他们想找来陈锋这个庄主问问什么情况时,战火就已经烧到了他们这边。各派高手还以为是名剑山庄增援已至,纷纷力动手,一出手便是各派顶尖绝技!

“大家不要怕,这些人都中了毒,只要把这些人杀了,以他们的血祭剑,我名剑山庄的神兵定能威力无穷。日后,名剑山庄将屹立于各派之上!”

“啥玩意?中毒?祭剑?”刚赶来的族老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跟各派高手交战在了一起。只是脑子之中嗡嗡作响,回荡着刚刚听到的呼喝声。

什么时候计划改了?他们名剑山庄胆子再大,也不至于跟整个江湖为敌。还想要把人给杀放血了?谁他喵给咱的勇气?

“陈锋,你名剑山庄休想得逞!”

和服美女夏日祭纯美治愈如初恋

耳边再次传来了嚣张的声音,还有名剑山庄弟子的冲杀之声。周围的各派高手们再也控制不住,根本没有给陈锋辩解的机会,而是齐齐选择了出手再重三分。

当名剑山庄的弟子冲杀向他们的时候,他们的那点理智就彻底的消散。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动手,不想要被名剑山庄留下放血,他们就只能奋起反抗!

“杀!”这数百高手皆是各派精英,即便人数上比不上名剑山庄,可再顶尖战力上却是成碾压之态。到了元神境这个层级,人数多寡似乎对战局影响并不算大。

而各派高手原本就心情激动,见了血后更是变得极为疯狂。却没有发现原本手脚酸软的他们,功力正在一点点的回复,攻击也一招强过一招。甚至到了后面,功力在超常发挥!

而名剑山庄这边,原本在庄主陈锋的控制下还比较克制,可到了后来也打出了真火。对面可都是高手,名剑山庄下请帖怎么可能给无名之辈,这些人哪一个挑出来不是名动江湖的存在。

面对这样的高手,名剑山庄还想克制?再克制人都给打没了!

“杀,名剑山庄杀我弟子,我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你们给我过来,能为我名剑山庄神兵出世贡献鲜血是你们的荣幸,你们还敢反抗!”

“庄主,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在一个无人的角落满脸慎重的看着眼前的乱战,沈康和玉书并没有插手其中,玉书更是随手救下了一个神水山庄的弟子。

这些原本之前叫嚷着自己中了毒的高手们,此刻竟是一个比一个生猛,怎么看也不正常。当沈康和玉书为救下的神水山庄弟子诊脉之后却发现,这些人怕根本不是中毒。

那些药怕是只是能让他们片刻手脚酸软,只要功力迅速运转,药效就会快速的过去。不过这种药应该还有一个作用,便是能让他这些高手们在不知不觉间心情激荡,让他们丧失一些基本的判断力。

而且沈康发现这种药相当奇特,爆发过后就似乎会快速的消散。到现在为止,这名神水山庄弟子身上的药效都快消散大半了。等到时候打完之后,想来这些药效根本不会留下半分,到时查都查不出来。

不过现在双方都打出了真火,已经有了血一般的仇恨,双方恨不得直接将对方干掉。即便现在他们恢复了理智,也绝对不会停手的!

最重要的是,人群之中似乎有人在带节奏,混乱的战场到处都是恐怖的力量在蔓延,也分不清是谁在说话。可是此刻,场中早已打的血肉横飞的众人哪还管谁说的,瞅准了干就对了!

能给这么多高手下药,对方必然是名剑山庄之人。又能安插这么多高手在名剑山庄之中不断挑起冲突,带节奏。那对方的身份,即便在名剑山庄中也不低。

“庄主,快走吧,这些人都疯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庄主!”架打到这份上,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是毫无用处。一旁的管家拉着已经受伤的陈锋就快速的退后,陈锋这个老庄主也没有拒绝。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离开这里,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人操控,只要细心调查就能发现痕迹。只要查出是谁在背后搞事后,事情就简单了。

到时候等大家冷静下来,他豁出老脸来再一家家的解释,大不了付出一些利益,豁出十年给人白干铸剑,名剑山庄或许还能保得住。

“噗!”刚刚来到逃生所在的密道处,陈锋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惊骇抬起头,看向了旁边一直搀扶自己,那看似老实巴交的管家,眼中透出的是不敢置信,也不能置信的神色。

在他的胸膛处,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把短剑,将他穿胸而过!而这把短剑的主人,正是这个他一直信任有加,看似忠心耿耿的管家!

“管家,竟然是你!”

“是我!老爷,怎么样,这滋味好受么?”

“我杀了你!”愤怒之下,陈锋不再有丝毫废话,一掌挥过想要将眼前的管家一招击杀。这一掌却没有带起丝毫波澜,陈锋反而发现此刻的自己手脚酸软,提不上半分力气。

“不对,剑上有毒!”瞬间,陈锋面色大变,惊恐的看向了旁边。从头到尾,他竟然都被算计了,连最后反抗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留下。好心机,好手段!

“是啊,剑上有毒,足以致命!”抬起头,面前原本的管家早就不是之前慈眉善目的模样,眼神之中透出了疯狂,热切,激动,还有看向他的一抹仇恨!

“管家,我名剑山庄待你不薄!”

“是啊,待我不薄。夺我祖业,欺我先辈,这叫待我不薄!”

“我名剑山庄何曾夺你祖业,我名剑山庄建庄以来都是与人交好,又是富甲一方,历代庄主都是乐善好施,又何曾做过那霸占别人祖业的事情!”

“庄主,我姓郭!”

“你姓郭?我名剑山庄何曾霸占过郭家的等等,你姓郭?那个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