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视角)

同乘韵道长他们二人分开之后。

云其深也便迅速的带着那度法门大师兄回去了净山度法门。

“仇山你先回疆邦看看,我想万一他们应该也回来了。为了防止什么突发情况,由我送他回去便是。”

云其深吩咐完仇山之后也便直接的张开漩涡让仇山回去。

他也已经和千夜商量好了,所以暂时不用担心仇山迷路之类的事情。

仇山弯腰对云其深行礼之后也便离开了。

“魔君其实你不需要同我一起回去的。我怕你……”

度法门大师兄有些担心云其深会受到一些造访度法门的仙道的伤害,更担心度法门会因此遭殃。

云其深明白度法门大师兄的顾虑,所以他将衣服幻化成了度法门的道服。

“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有件事情我需要去麻烦你们的师尊一下。还请大师兄带师弟去喽。”

云其深抓着度法门大师兄的肩膀往山上推。

清纯美女清风徐徐一笑倾城海边美图

“大师兄?这种称呼魔……”

“哎~从现在开始你就应该把我当成你的师弟了。”

“这儿……好吧……”

度法门大师兄实在没有办法,他如今也不可能去否定云其深说的话。

二人即便一起返回了度法门。

要说巧不巧,其实也挺巧的。

此时崇渊门的人也在度法门,玄心道长正同度法门的门主商量御兽大会的事情。

玄心道长想要度法门将饕餮用在这次的御兽大会之上。

“玄心道长不明白,这儿饕餮生性太过凶猛,他的力量也不是一般的神兽可以承受的。

御兽大会无非是想着历练历练这群刚刚入道的孩徒,至于饕餮我是不会借出去的。”

度法门的门主老头态度坚决,玄心道长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门主不能外借应该不只有这么一个原因吧。最近神兽们经常暴走,也做出了很多伤害御兽师的事情。饕餮是不是也出了什么问题了?

这个事情我们可以一起商量着解决。您也考虑……”

“师尊!我们回来了!!”

度法门大师兄可算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了,那嗓门简直一吼震山河呀。

云其深在那度法门大师兄身边赶紧的捂住耳朵。

也因为这儿一嗓子,玄心道长的话被硬生生的打断了。

度法门的门主老头更是关心徒弟的迎来完全把玄心道长搁置在了一旁。

“徒儿回来了……你这手,还有……”

门主老头先是被自己徒弟那断臂吓了一跳,接着他又被云其深吓到说不出话来。

此时玄心道长也走了过来。

云其深发现玄心道长之后就隐藏了自己身上的魔气,他尽量的作用仙道的法力护身。

“这位就是你常说的大徒弟吧,长得真是一表人才啊。不过这儿手要是没有了,那以后可是就召唤不了大型神兽了。至于他旁边这位弟子,法力尚弱,看来御兽也会很困难啊。”

玄心道长先是评价了一下大度法门大师兄,接着他的视线也便对上了云其深。

云其深面无表情的看着玄心道长,心念道,这家伙看来是没有认出我啊,不过说我法力尚弱,这是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度法门门主有些慌张的盯着云其深,云其深为了不露馅,他也不能使用窥心之术被这个玄心道长察觉。

“师尊!这位道长是谁啊!他为何要这么说大师兄!”

云其深自以为自己用度法门特有的大嗓门说话就好了,结果他自己说的极其僵硬。

度法门大师兄和门主都觉得他演技拙劣。

但是玄心道长却没看出来,因为所有的仙道对度法门弟子的印象,它就是云其深这一副样子。

也就只有度法门的人觉得不是。

“内个魔……墨墨!你别这么无理,这是崇渊门的玄心道长。你们既然回来了也打了照面,还不快带着你大师兄回去休息!”

“我知道了!师尊!玄心道长好!玄心道长再见!”

云其深心中憋笑,他朝着玄心道长做样子行礼后便带着度法门大师兄去往了别处。

“唉……”

度法门门主老头儿叹了口气,他转头再次看向玄心道长。

“是本门怠慢了玄心道长,还请玄心道长莫要责怪门中弟子的无理了。”

“无妨,你度法门门中的弟子如此的有精神也让贫道佩服。贫道希望门主能好好的考虑考虑贫道说的事情。

时辰不早了,贫道也便回去了。”

“恭送道长。”

玄心道长御剑离开了,度法门门主转头就去找云其深询问他来此的理由。

当门主找到云其深的时候就看见云其深举着一张纸。

【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就以师徒相称吧。门主身上被附着了奇怪的法术,有些话最好别说。】

门主老头看完后点了点头,云其深也便将手中的纸烧毁。

“这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容飞的手怎么会……你们不是去参加万一那孩子的婚宴了吗?佳浩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而且魔……墨墨也跟着回来了。”

门主不知道怎么称呼云其深,也就沿用了刚才突然想到的名字。

云其深虽然不喜欢墨墨这么个称呼,但是总比暴露身份要好。

度法门大师兄也就是门主老头口中的容飞,他听完门主的询问便哭泣了起来。

“师尊,是徒儿无能,徒儿竟然没有办法保护师弟,这才让师弟他死在了妖怪的手里……是徒弟无能!还请师尊责罚。

要不是魔……墨墨他救了徒儿,我想徒儿也就没办法再见到师尊您了!”

容飞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话,门主老头儿也很是伤心。

“万一他还好吧。”

“四师弟他很幸福,他说了非常感谢师尊您的养育之恩!”

门主老头儿抱住容飞,“你已经很努力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门主老头儿又抬头看向云其深。

“墨墨你来这里又是有什么事情吗?”

云其深继续装作度法门弟子的样子大声说,“师尊,我想参加御兽大会!”

“御兽大会?可是你的神兽……”

“师尊!最近神兽们的情绪很是不好,我也比较担心这个,所以也想回来看看饕餮的。”

云其深将自己的目的说了清楚,门主安抚好容飞之后便带着云其深去了饕餮的住处。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