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掌教以及跟随他走出来的几人,明显从气势上就比刚刚的弟子要强。

刚刚受伤的弟子们,看到胡掌教出现,立马像是来了靠山般不再惧怕,一个个愤怒的再次提起剑,似乎只要胡掌教一声令下,他们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杀过去。

胡掌教咬着牙大步走过去,距离草帽男十米远时,开口说道:

“你是何人?胡某不杀无名之辈!”

胡掌教说的霸气十足,再次让圣器殿的弟子们信心倍增。

可草帽男不为所动的说道:“掌教?教他们花功夫的老师?”

听草帽男的语气,好像很不屑一顾,惹得胡掌教紧紧的捏着手中长剑,最后猛的抽检出鞘,带着剑气“噌”的一声鸣响,绝对是个高手。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话,你是何门何派?我好送你尸体落叶归根!”

草帽男依旧没有正面回答胡掌教的话,而是不屑的摇摇头:“你不够资格知道,让圣器殿真正管事的出来!”

这话激的那胡掌教怒发冲冠,抡起手中长剑,垫脚便凶猛的冲了过去。

从我这里看去,长剑在他的驱使下,包裹着一层淡淡的剑气,随着他冲刺的速度加快,连带着胡掌教的身子,也被包裹起来,像是和剑形成了一体。

“胡掌教!收拾他!”

清纯郭南汐的暖房时光

“杀了这嚣张的暴徒,胡掌教别留情!”

旁边的弟子们,个个激动的捏紧拳头,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胡掌教身上。

胡掌教肯定是高手无疑,至少是比我厉害的,就他这招人剑合一的冲刺,我压根儿没这境界。

草帽男这次终于是动了身体,可见是重视了胡掌教的攻击。

他身法奇快的先是跳到了旁边的空地,等到胡掌教的剑气杀过来时,这草帽男凌空跃起,脚尖垫着剑尖借力,再次冲飞。

胡掌教见状,收剑一挥臂,也垫脚冲飞跟上。

草帽男瞬间便冲飞了十多米高,脚下是步步紧逼的胡掌教。

“有种别跑!”跟到半途,胡掌教还不忘呵斥那草帽男。

草帽男一声不吭,在胡掌教追来后又突然转身,折返的往地下俯冲。

胡掌教愤怒的转动手中剑,试图在半空中拦截草帽男,剑身挥刺,又被草帽男轻松的侧身躲过。

我看这情况,没准胡掌教还真能收拾了草帽男,到时候徐父也自然而然的被搭救。

谁知我刚这么想,就听落地站稳的草帽男不屑的说道:

“就这点儿水平,还想取我性命?”

难道说刚刚草帽男都没有发力么……

“除了逃跑,嘴巴还挺臭!接招吧!”

胡掌教捏着手中长剑,大开大合的挥动着,每一剑都力道十足,看起来无比勇猛霸气,但问题是始终伤不到草帽男。

又打了几个回合,我终于是看明白了局势。

胡掌教像是被戏耍的猴子般,被逗的跳来跳去,时而飞刺,时而翻滚,早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而草帽男依旧毫发无损,胡掌教气息败坏的骂道:“废物!有本事跟我打!”

说完,他猛的转动身体,连带着剑气,犹如迅速冲出去的巨蟒般,直刺出去。

草帽男淡然的拉了拉帽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话音落下,连带着即将要冲过来的胡掌教,草帽男迅速的往后撤步,接着双手猛的扬起一挥。

又是十几片如小树叶般的暗器,包裹着灵气,瞬间包围住了胡掌教。

这草帽男极其擅长始终暗器,而那胡掌教也不是等闲之辈,尽管打不过草帽男,但也不至于被暗器秒杀。

他硬生生的掰回自己的杀招,边转动身子,边用手中长剑格档刺过来的暗器。

“砰!砰!砰!砰!……”暗器和长剑的碰撞声响起,胡掌教也因此退回到了众弟子面前。

他原本白色的长袍,此刻也多了好多条血痕伤口。

见胡掌教被打退,徐子宣失望的埋头叹了口气,我捏住她的小手,安慰说:“别沮丧,我觉得徐叔叔不会有事,那草帽男的目的好像是圣器殿的人……”

说到这里,我看了眼“圣器殿”三字以及它的大门雕饰,上面刻满了各种各样的兵器模样,难道说这个宗门是生产武器的?

徐子宣听我这么安慰后,无助的点了点头,继续看向圣器殿前的情况。

我趁机回头找了找,银月的身影始终没有再出现过。

此时胡掌教的脸色极为难看,虽然没有受重伤,但被寄予厚望后,被草帽男打的毫无还手余地,实在是大伤气势。

幸好还是草帽男没有下重手,不然我觉得这个胡掌教也得死翘翘。

作为当事人的胡掌教,当然知道草帽男手下留情这事,语气稍微缓和了些问道: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来圣器殿闹事?”

草帽男留手已经仁慈,说话却毫不留情:“你这点儿本事,就别在这硬撑了,早点儿叫你们管事的出来,早点儿了事,不然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胡掌教脸色铁青,在身后弟子的目光下,硬着头皮说道:

“掌门……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说完这话后,胡掌教才猛然注意到跪地上的徐父,他眯着眼打量打量后,顿时惊讶的喊道:

“你是徐……”

徐父无奈的皱着眉,也无话可说。

而这时候的草帽男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唤出了枚小树叶形状的暗器,冷声对着胡掌教说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这一镖,你能接住么?”

来不及多看徐父,胡掌教瞪眼连忙挥起手中剑挡在身前,因为草帽男毫不掩饰却明显威力十足的暗器已经飞了过来。

那树叶形暗器划破空气的声音无比刺耳。

原本站在胡掌教身边的弟子们,都被这未知的威力给吓得直直后退。

只剩胡掌教孤身一人,双手握剑的挡在身前,瞪眼咬牙,视死如归!

徐子宣不忍再看的闭上了眼。

所有人都觉得,胡掌教这次肯定死定了。

忽然之间,从圣器殿内迅速如幻影般飞出来一人,以最快的速度拦在了胡掌教身前。

等我看清楚情况时,那人已经双指夹住了暗器。

他身材修长,穿着雪白长袍,黑长发顺直的梳于脑后。

他微微勾着嘴角,我竟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五官,竟感觉比女人还美……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