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记深吻,缠绵悱恻。

待沈安安回过神来,急忙推了一下宫泽宸。

懊恼不已的烟道,太坏了你,竟然每次都让你得逞!

宫泽宸忍不住又在女人的鼻尖上印了一吻。

谁让你味道这么好,怎么都吃不够?

沈安安明眸青睐,这么会说话,吃蜜糖了你?

宫泽宸意味深长的舔了一下嘴唇,嗯,刚吃的。

沈安安不禁羞涩咬唇,这不就是在说她的唇是蜜糖吗?

这个男人,太会撩。

热度在脸颊上持续攀升,并没有因为结束了这个吻而消散下去。

两个人相拥,身在暗影,你侬我侬。

沈安安险些忘记了宴会上,二叔夫妻两个在起争执。

清纯美女温柔另人酥心

喂,先别闹了,差点儿把正事忘了,快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

宫泽宸拉着她的手,你确定要去管这件事?

我不是要管,只是有些好奇。

好奇什么?宫泽宸眸色暗了几分,问的随意。

沈安安思忖,虽然二婶平时也是这个性格,但今天的场合,她应该不至于如此反应过激的,到底是什么让她连女儿的回门宴都顾不得了呢?

原来她也和沈长坤夫妇一起参加过宴会,她就碰到几次沈长坤一向是喜欢和年轻女孩子搭讪。

齐芳菲自然是见识更多这种情况,可也没有如此冲动过,不过就是回家闹一闹。

尤其今天还是女儿的事,搞的这么不愉快,程沈两家都没有面子。

问题,可能出在这个王玥身上。

沈安安琥珀色的眸光,锐利的看向了站在沈长坤身后的王玥。

青春的打扮,却有着傲人的曲线,一条短裙称的那双腿越发的修长白皙。

目光再往下,沈安安眉头微动。

这个王玥打扮清纯,又说是沈若兰的朋友,那应该是二十左右的年纪。

可脚踝处的摩擦痕迹,以及脚背拱起的弧度。

足见这是一个常年穿高跟鞋的人才会有的脚型。

沈若兰那么爱美,也没有上学每天都穿高跟鞋的。

宫泽宸垂眸,目光落在她的侧颜。

随着回答,这本来就是一个偶然现象,也许是你二婶这种心情挤压太久了,这个女孩的出现,不过是个导火索。

沈安安点了点头,也许是吧。

话虽这么说,可她却有一种直觉,这个王玥的出现,绝非偶然。

顿了顿,忽然转头看向宫泽宸,眼底闪过一丝伶俐。

宫泽宸正好撞上这样的目光,不禁一怔,怎么了?

沈安安视线停留在他的脸上两秒,又摇了摇头,没事,刚刚想到了什么,又突然忘记了!

宫泽宸嗯了一声,也没再追问。

沈安安的脑子以一种无法控制的速度转动着,太阳穴的地方隐约有些疼。

耳朵里,充斥齐芳菲哭哭啼啼的声音。

好啊沈长坤,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沈长坤看着齐芳菲这个样子,头疼不已,他的脸都让这娘们给丢尽了。

你还哭?齐芳菲,你一天疑神疑鬼的累不累?

人家还是个孩子,不过是过来跟我说一声恭喜而已,

你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巴掌,难道我还不该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