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绝伦的霸刀,白驹过隙的快刀,以及诡异莫测的诡刀。

这些刀法一一展示而出,两人刀光剑影,从平原的一头战到另一头。

“你……很不错,”谢长留开口,率先说道。

徐子墨笑了笑,刀身爆发出强大的威势,重重的斩了下去。

这般刀剑纯粹的比试,也该结束了。

他目光一横,双眸所至,便是刀锋所往。

强大威势爆发出时,谢长留的身影不断后退。

他将自己的长剑插入地底,一直后退了十几米,地面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随即方才缓缓停了下来。

只见他站起身,傲骨挺直,目光平视前方,长剑在手中挽了一个剑花。

“不问岁月任风歌,”他低喃了一声。

只见身体朝后落下,手中的剑在头顶转了一个大圈,带着惊天剑意迸发而出。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他一抬脚,再落步,瞬间便有万丈剑气凌厉苍穹,长剑朝徐子墨杀了过来。

“杀!”

徐子墨也不避让,手中霸影抬起,惊天刀意爆发出,两人的身影再次交错在一起。

“剑之悲歌。”

“问道式逆转轮回。”

两人的暴喝声同时响起。

谢长留手中的剑仿佛有了情绪,发出一阵阵的悲歌,似在哭泣般。

剑风与迎面而来的狂风融为一体。

身动、剑临、风起。

而徐子墨这边,天空阴阳被割开分晓,一黑一白笼罩在刀刃上。

只见那轮回仿佛掌中国度般,被徐子墨一道劈了下去。

两人的身影同时后退了好几步。

谢长留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冷哼一声,再次杀了过来。

“浪逐千秋峰,”他一抬剑。

身后的剑气凝聚成滔天巨浪,千万丈的剑气浪涛升空而起。

化作一道道的洪流。

谢长留自身,就仿佛这道洪流中,千秋不倒的千秋峰般。

“鲸涛鱼龙怒,”他再次怒斥一声。

只见那千万丈的浪涛中,一只似是鲸鱼,又似是长龙般的生物一闪而过。

就在这般惊涛中,腾挪游荡而过。

谢长留一落剑,鱼龙、千秋峰、万丈惊涛,都好似聚集在一点之上。

部凝聚于剑身上,然后重重的落了下来。

“轰轰轰!”

剑刃分裂长流,与徐子墨的霸影碰撞在一起。

“问道式葬天。”

两股极致的洪流碰撞在一起,那谢长留周身的剑意越来越强。

已经影响了半个虚空。

爆炸的余威将两人强行分开,只见谢长留一步踏空,身影踏在虚空中,俯瞰整个平原而下。

“鲸起万龙沉,

浪落天地灭。”

两句话同时落下,他整个人彻底的消失不见,天地间唯有一柄剑。

那剑傲游苍穹,时而是剑、时而鱼龙浩荡,最终在电闪雷鸣的奔腾下。

浩瀚长剑穿越层层虚空,朝徐子墨杀来。

“好剑法,”徐子墨赞叹了一声。

只见他举起霸影,目光庄严,刀尖朝着苍穹的方向。

目光与剑刃在同一条直线中。

语气中喃喃自语了几个字。

“问道式神荒。”

下一刻,紫袍与黑发同时无风而起,长发飞扬,长袍骤骤直响。

来自远古神荒的气息在这片莽荒大地上展开。

前世他创造问道十九式,神荒这一招乃是心有所感。

不过是想象中的招式罢了。

但这一世,见多了诸多禁地,甚至于诸神遗迹也搅了个天翻地覆。

他结合前世所想,终是创造出了这一招。

霸影升起,又落下,神荒之力笼罩剑身。

随即天地一片黑暗。

在这黑暗中,只有一把刀和一柄剑撞在了一起。

霎那间,白驹过隙,一线天的光芒闪烁而过。

两人的身影交错。

天地又恢复正常,彼此背对着彼此,皆是收各自的刀剑而立。

虚空不断的破碎着,大地不断的沉沦。

刀剑之意磅礴了许久,将这片虚空摧毁又摧毁。

足足十几分钟,一切才风平浪静。

徐子墨缓缓转过身,对面的谢长留同样转身。

只不过他转身的那一刻,双腿不知何时从小腿骨的位置已经断裂。

直接倒在了地上。

“你心中的顾虑来自何处?”徐子墨问道。

心中一旦有顾虑之人,他的剑就没有那么纯粹了。

“别杀万花仙子,”谢长留抬头,艰难的说道。

“为什么?”徐子墨问道。

听到徐子墨的问话,谢长留却是沉默不语。

看着对方,徐子墨微微皱眉。

他目光穿过遥远的十里坡平原,朝更深的地方看去。

随即回头看了看谢长留一眼。

如今的剑神,尽显落幕之感。

他太抬头,身影朝远处走去。

谢长留抬手,想要再说些什么,不过嘴巴微微张开,一切又都化为无言。

……………

黑水湖,天涯海角小世界内最大的湖波。

它东起镇东关,在经历了大半个小世界后,南落镇南关。

河流以黑色湖水而著名。

一年四季,这湖泊皆是河水湍急,浪花猛烈,波涛一道接着一道。

一般的修练者都很难渡河。

尤其是越靠近镇南关的方向,很多人更是不敢接近。

据说这里守护着一条龙王。

它专门以吃人而生存,极其的强大和凶狠。

穿过层层的平原,徐子墨的身影终于停在了黑水湖前。

他抬头再往上看,已经能看到乱云涧。

那山涧处,有一层层宛如登云的梯子般,一直蔓延消失在尽头中。

徐子墨也没有停留,双脚踏浪,从黑水湖上走过。

波涛汹涌,一波又一波的朝他打来。

徐子墨双手一挥,四周的时空顿时凝固了下来。

原本刚刚掀起的浪潮瞬间停顿在虚空中。

就仿佛被冰冻住。

徐子墨身影快速想要渡河,正在这时,从水底下钻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原本凝固的时空被冲碎,那庞然大物探出水面,张开血盆大口。

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出来。

一口朝徐子墨吞了过来。

徐子墨微微皱眉,右脚踏在对方的獠牙上,身影快速朝后方退去。

“轰”的一声,漫天水花四溅,波涛接连撞击一起。

那庞然大物一头扎进了汹涌的浪涛中,又消失不见。

徐子墨站稳身子,目光在水下面搜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