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宅”在一片树林的围绕之中,依然显得那么的宁静,只不过从海棠溪街上拐进“范宅”岔路口里面不远的地方,现在已经设立了一间传达室,不过打的是一家川渝航运公司筹备处的招聘,里面还安排了两位西装革履打扮的行动队员,煞有其事的在里面“办公”。

不过,现在这间所谓的传达室门口多出了几个人来。

原来他们是洪正道奉了于秋枫的命令,正准备带着人到“防空司令部”接林寒,以免他在路上出现意外。

当洪正道看到林寒在马宝驹和童敬天的陪同下,迎面走了过来的时候,他赶紧快步跑了过去,大声说道:“主任,你回来了,于大队长正要派往带人去接你呢!”

林寒一脸轻松的笑道:“枫姐这是怎么了?现在这么小心起来了,还怕我半道上被人劫出了不成?”

大家听到林寒的话都笑了起来,不过洪正道还是有些伤感的说道:“现在日本人确实是越来越猖狂了,可惜了老梁他们,竟然会在陪都死在日本人手中!”

林寒看了他一眼,还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正道,现在是战争时期,老梁他们为党国捐躯是他们的职责所在,我们也将来要为他们加倍偿还回来!”

站在旁边的其他几个行动队员,也有和老梁等人熟悉,而且关系不错的,大家听了都默默的点了点头,还有一个人说道:“主任,你一定要带我们为老梁等阵亡的兄弟们报仇血恨!”

林寒点了点头,大声的对他们说道:“兄弟们,现在在我们“陪都”城里的角落里,还隐藏着日本人的潜伏间谍组织,我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挖出来一网打尽!”

大家听了林寒的话,都有些热血沸腾起来,也一扫刚才有些伤感郁闷的气氛。

林寒见大家,情绪稳定了下来,又对他们说道:“兄弟们,我相信这样的日子不会太长,大家现在要耐心等待,到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

“我们都听林主任的,你说向东,兄弟们绝不向西!”

秋丸子头黑衣清纯美女

“林主任,我希望这一天来得越早越好,在我们都恨透了日本人和汉奸了!”

“林主任就是日本人和汉奸的克星,只要有你在,我们就有信心!”

……

林寒听到那些行动队员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他只是微笑着对他们招了招手,然后向“范宅”里,于秋枫的办公室走去。

◇◇◇

于秋枫给林寒新沏了一杯茶,递到他的手中,问道:“和钟司令都谈好了?”

林寒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钟司令也很认同我的思路,在这一点上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于秋枫点了点头说:“那就好,接下来你就可以放开手脚,彻底挖出隐藏在司令部里的内鬼了!不过有一点,我认为这个人不会是一只孤独的蝴蝶,一定和潜伏在重庆的日本间谍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后她又加重了语气说道:“小林,你要防止狗急跳墙,对你进行疯狂的反扑,你可不得不防啊!”

林寒脸上也变得严峻起来,他点了点头说道:“枫姐,你说的很对,这件事情我们的确不能掉以轻心。”说着他又从衣兜里掏出了刚才马宝驹递给他的那封电文,递给了于秋枫。

于秋枫接过来看了一眼,说道:“那个译电的“黑子”现在就在休息室里,小林,你看要不要把他叫过来,你当面好好问问他?”

林寒点了点头,随即对站在门边的童敬天说道:“敬天,你去把他带到这里来吧,我确实有些话想仔细的问问他。”

童敬天向他点了点头,立刻领命而去。很快,“黑子”就来到了办公室里。很显然童敬天,路上已经告诉了他,关于林寒和于秋枫的身份。所以他走进屋来,非常恭敬的向林寒和于秋枫,鞠躬致意,嘴里还说道:“林长官、于长官,我叫柴均毅,小号‘黑子’,请两位长官训话!”

林寒看到柴均毅紧张的样子,对他笑了笑,大声说道:“你不用紧张,今天叫你来也不是什么训话,你的情况我基本已经了解了,只是现在还有些疑问想问问你?”

柴均毅赶紧点头说道:“我明白,请长官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

林寒又笑了笑,并让柴均毅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对童敬天说道:“敬天,你给他‘黑子’兄弟倒杯热茶来,大家随便聊聊天,不必这么拘束。”

柴均毅有些受宠若惊的坐了下来,有些紧张的摆动着双手说道:“天哥,茶水就不用倒了,我不渴。”

童敬天对他一笑,说道:“‘黑子’没关系的,你也不要紧张,林主任问你什么,你据实回答就好了。”

柴均毅其实长期在等级森严的部队里面呆着,还没有见到过林寒这样平易近人的长官,所以他显得非常的不适应,低着头坐在那里,还显得有些胆战心惊。

童敬天很快就给他倒了一杯热茶,递在他的手中,还低声地对他说道:“‘黑子’,没事的,林长官对人都是这样的态度,你不用担心!”

柴均毅这才终于平静了下来,抬头静静的看着林寒,等待他的提问。

林寒一脸轻松的说道:“均毅兄弟,你不仅能够记住日本人让你收发的电文,也还能够破译它的回电,你确实是一个电讯天才,在我看来,让你待在45团,实在是有些屈才了,我想把你调到军统局来,不知你意下如何?”

柴均毅赶紧点头答应道:“承蒙林长官光看得起在下,我一定听从长官的吩咐,服从您的安排!”

林寒对于他的态度并不感到意外,但他还是高兴地点了点头,笑道:“那好,均毅兄弟,以后我们就是同志,什么话都可以直说,不要太拘谨。”

蔡钧毅赶紧点头说道:“好的,长官,我明白了。”

林寒这才拿起了那份电文对他说道:“我刚才已经仔细的看过这封电文,只想问一个问,这份电文中是否还存在着其他的可能性?”

蔡钧毅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说道:“林长官,我敢确定,不会出现其他的可能性。”

“这么说来,你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破译对方的电文了?”林寒继续问道。

柴均毅毫不犹豫地对他点了点头。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