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伤,确定对方的一支军团就在这座山上修整吗?”

五天的时间,转眼即逝,这期间镇海军与海族有战了一场,只是这一战不太乐观,同时给后勤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青龙领主自如不会放过这种落井下石的机会,因此指挥投靠的下属势力,不断骚扰公爵府的补给线。

“确定,他们自以为隐蔽,甚至有小型魔纹屏蔽结界,可我的人一直注意这条补给线路。

昨天他们偷袭物资队伍后,就是在这里消失的,我派人十面围山,向上探索,发现半山腰处有块大空地,却看不到人。

用尼尔斯提供的工程探测器,发现有魔能反应,才知道对方拥有屏蔽感知的魔纹结界。”

死亡之伤一副肯定的眼神,指着不远处的空地。

“知道对方人数吗?战力怎么样?”

“人数在五千左右,清一色精英模板,平均等级110,统领者115级英雄模板,属于流潮城主势力。”

相比于枫叶领,青龙领这边的势力,平均等级都高了5级,这也正常,枫叶领属于穷乡僻壤,而青龙领常年与海族争战,所以整体实力上,比枫叶领高一点。

“可有魔法团队?”

“没,区区一个城主,能组建成一个两百人魔法团队就不错了,何况还需要保护城池,这种扰乱补给线的任务,如何会派法师跟随?”

清新淡绿唯美系女生一双清澈双眼治愈系图片

从对方袭击补给线开始,死亡之伤就派人追踪,对于这支队伍,已经摸清楚了底细。

“没有魔法师,那就容易多了,死亡之盾,以为箭头,我们直接刚正面,冲开他们的阵型!”

总共调集了六千死亡军成员,他们平均等级122级,装备都是从锤子手中扣出的120级蓝金装混搭。

可以说,这支队伍的战力,妥妥的碾压对方。

七夜之所以不让战北斗统领的本土玩家参战,也是一种示威,这四家公会虽然投靠荣耀巅峰,但其公会内总会有些别样心思的玩家。

展现出荣耀巅峰压倒性的实力,让那些家伙安分点,同时也让战北斗他们知道,跟着荣耀巅峰,他们能发展更好。

“保证完成任务,跟着七爷,可比蹲在巨石城坐镇舒坦多了,兄弟们,集合行动,给我把状态加持好,一波流弄死这帮垃圾!”

死亡之盾作为防战,皮粗肉厚,他带领的战士团,由五百人的防战和防骑组成,以这些家伙为箭头,不但能吸引对方第一波火力,更是能迅速冲开对方的阵型。

“死亡之箭,带领大部队跟紧死亡之盾,分割战场,快速灭敌。”

“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

“死亡之光,照顾好全团。”

“没问题!”

这次青龙领之行,七夜就带了四个死亡军高层,死亡之盾负责带领肉盾团做墙,成员五百人。

死亡之箭带领所有近战和远程输出,其中战士、骑士和盗贼三千,猎人七百人,法师一千人。

死亡之光负责奶妈团,人数是八百,给与全团支援。

而死亡之伤本来就在青龙领中,负责打探情报。

“战北斗会长,等对方崩溃后,们负责追杀,不要放跑如何一个。”

“这,七夜会长,要不让我们一起参与攻击,起码能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看到死亡军做准备,可他们联合公会落了个追杀敌人的任务,顿时让他们很是憋屈。

“不用,对方并不算精锐,死亡军能轻松搞定,麻烦的是,不能让对方走漏消息,暴露我们这支队伍,所以请北斗会长务必不要放跑一个。”

NPC的队伍,在没有法师的情况下,要传递消息,速度很慢,七夜暂时还不想过早暴露行踪,毕竟躲在暗处偷袭,总比明面上攻坚要强。

“这,是,一定完成任务。”

知道七夜下定决心,哪怕心里有些憋屈,战北斗也只能暂时压下,同时也想看一看,这死亡军和他们到底有多大的差距,竟然给七夜这么大的信心。

要知道,此时此刻的玩家,还没有那个公会敢挑衅NPC势力,尤其是对城主府势力军队下手的。

起码战北斗统领的队伍,哪怕拥有荣耀巅峰提供的一批100级的蓝色套装,也不敢正面和NPC军队硬钢。

随着一发销魂的小型魔晶炮弹,轰击在空地上,打碎对方结界起,战斗就飞速打响。

死亡之盾带领众多肉盾,直接一波冲锋,从破碎的正门冲了进去。

突然的袭击,魔能炮弹不但打碎了防护结界和屏蔽结界,更是把大门炸出了个大坑,流潮城队伍还在愣逼中,死亡之盾已经带人冲入了营地之中。

防骑防战撞入人流之中,切割开对方本来就散乱的队伍,而死亡之箭带着众人也冲杀到近前,战士、骑士和盗贼的武器,开始无情的切割在慌乱的敌军身上。

跟在后面的法爷们,同意不甘示弱,大范围的法术,开始肆虐战场,更是大面积的沼泽术把地形改变,让对方集结速度降到了最低。

一个照面下来,不等对方做出反应,就被死亡军干掉了足足三四百人,等到对方的统领组织反抗时,整个战场已经被死亡之盾分割成为了三块。

敌人统领处三千多人,另外两个被包围的敌军,人数加起来一千五左右,这些被包围着,正在被死亡军屠杀。

“混蛋!老子是流潮城主守备军,们敢攻击王国军队,是要造反吗?”

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敌方军阵中传出,一张暴怒的脸肿胀得通红,甚至双眼已经充血,几欲发狂。

“流潮城主守备军?笑话!们这帮杂碎强盗,不顾王国安危,胆敢袭击王国补给线,现在还敢冒充王国流潮城守备军,谁给们的胆子!给老子杀!一个不留!”

被攻击了,被打痛了,就知道自己是王国城池守备军了,还敢给他们带造反的帽子,真是不知死活的玩意。七夜直接怂了回去,同时把对方定义成为强盗之流,毕竟对方可是袭击了公爵府补给线,这可是王国后勤,这要算,这些家伙才是大逆不道的叛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