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仙域,就在眼前了!可是……门呢?!”

提着战矛的至尊惊怒的说道,他手中的战矛瞬间祭出,直接爆发出究极真力落在界壁之上。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恐怖的极道之力与极道法则一同爆发。

那股威力实在强的恐怖,宛如是宇宙初开之时,那一个‘点’爆发出的威能,瞬间将混沌击穿、打爆。

然而,当无尽的神能散去之时,六大至尊顿时全部皱眉。

因为那层界壁竟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仿佛至尊强者的一击犹如清风扑面一般,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够伤到界壁的可能。

“寻常宇宙的胎膜就拥有牢不可破的特性,毕竟它能够承载混沌的压力,仙域的界壁更加坚韧也在预料之中……”

石皇开口说道,而后他号召其他五大至尊一同联手,共同击穿仙路尽头的那层仙域的界壁。

他说的在理,如果仙域是那么容易就能击穿,他们早就跨过那层阻碍,登临到仙域之中了。

自古以来,成仙路已经不止开启一次了,每次都会走至尊走出禁区去征战仙路,可是从未有一个人成功。

海边戏水女孩美白肌肤姣好身材

这就说明成仙路的艰难和可怕。

“联手吧,打穿那层界壁,登临仙域!”

石皇说道,而后六大至尊互相看了看,而后没有任何犹豫的表态,全都选择叩关仙土。

他们直接祭出自身的至尊器,瞬间将方圆无尽的混沌打爆,整片仙域界壁都显露在他们的面前。

恢宏的界壁如天堑之山,耸立在那里竟无法纵观,可见界壁之后的世界又该是何等的广阔无垠。

即便是至尊强者都无法企及那种高度。

他们一击将亿万万里哦混沌打爆,神能爆发席卷无尽的混沌炁,如狂风驱散浓雾一般,让四周的混沌炁尽数退散。

可是即便如此,也依然无法看到界壁的上下左右。

“这里绝对是仙域!”

至尊开口,他的目光若是放在尘世里,能够一眼望穿宇宙的尽头,丈量整个宇宙的直径也不在话下,非常的简单。

可是此刻,他却看不到界壁的尽头,如同凡人坠临十万大山一般,根本就无法洞悉极远之外。

其他的至尊也在点头,他们开始对仙域界壁进行强行叩关。

一口口至尊器被祭出,凝结着究极真力撞击在界壁上。

每一件至尊器都是堪称无敌的神兵,它们具有一击覆灭一片星域的威能,可以做到毁灭宇宙内的一切物质。

可是到了这里,六大至尊器连番落下,一记又一记无上攻击冲撞仙域界壁,却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最终,六大至尊之中有一位至尊汲取到了足够的仙炁,感觉自身的状态好了许多。

于是,他便毅然决然的极尽升华,重登极道领域。

轰!

刹那间,极道法则爆发出真正的无上气机,一丝一缕都足以崩灭星海,堪称终极之上的强大。

至尊升华,他重新夺回了自己巅峰期的道果,短暂的再度立足久违的皇道领域。

这一刻,太古的皇再现,挥动无上的皇兵打出倾世一击。

一瞬间,混沌炸开,无数光年外的混沌炁都在一个刹那之间陷入沸腾状态,仿佛被煮熟一般。

皇道之力究极强大,他一人打出的攻击竟抵得上其他五人的合力,甚至还要超出一些。

强横霸烈的神能无比的狂暴,震动了混沌海沸腾。

随后,又有其他几位至尊极尽升华。

他们吸收到了足够的仙炁,让他们可以短暂的让自己立足极巅。

不过到了如此这个时刻,整条仙路上的仙炁已经一丝一缕都不再剩下,尽数被六大至尊汲取。

他们沉寂太久岁月的五大秘境都随着仙炁的滋润而复苏活性。

一股股雄浑的神力在仙光弥漫的苦海中溢出,其内沾染着一股超脱凡尘的气息淹没了五大秘境。

仙炁的作用奇特,蕴含长生物质和大道物质,如今随着仙炁被吸收,六大至尊直接通体都在发光,如同要白日飞升一般。

他们吸收了大量的仙炁,从而让仙炁的特性发挥了些许作用。

虽然这些仙炁对于至尊强者来说依然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罢了,根本就无法让他们长久己身极巅。

不过也足够了,这些仙炁炼化而成的特殊物质能够短暂的锁住至尊们仙台的溃散和精华的流逝。

六大至尊全力爆发,他们都极尽升华,重登皇位道果。

此刻,相当于有六位古皇、大帝在此叩关仙域,欲打出一条通仙路,登临那片神圣的仙土。

他们强横至极,他们恐怖无边,六个人祭出六件至尊器,更祭出了昔年横行天下的至强法。

一时间,整片混沌疆域都被他们击碎,无尽的混沌炁退散,一片无比广阔的真空领域显现。

六大至尊全力叩关仙域,他们的攻伐之力落在仙域的界壁上,顿时让那厚重的界壁一阵颤抖。

仙道法则凝结的符文出现在界壁上,那种煌煌的仙道气息显露而出,让六大至尊简直要发疯了。

他们对其格外眼红,更加疯狂的叩关。

最后,当混沌迷雾彻底消散到了足够远的距离后,有至尊敏锐的发现了一些痕迹。

脚下的成仙路似乎在尽头出有断裂的痕迹,似乎本应该还有一段距离很短的路直通仙域之门。

可是,这条路断掉了,不知为何转移到了界壁处。

“难道,这是一条死路?!”

那至尊惊愕万分,而后顿时疯狂,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即便仙路断绝,我也能硬生生打出一条长生的路,贯穿仙土!”

至尊怒吼,恐怖的至强法祭出,瞬间将界壁都打的塌陷。

要知道,那可是一方仙域的宇宙胎膜,能够承载无尽混沌压力的胎膜,此刻却被打的塌陷。

“天崩地裂会有时,直挂云帆通仙域!唯有长生,才是我的追求!击穿界壁,登临仙路!吾要做仙域的不朽仙皇!吾要长生久视!!”

有一位至尊简直要癫狂他,他祭起全副功力,凝结出能够一击打爆一座星系团的攻击,直冲界壁猛撞过去。

此时此刻,六大至尊全部失态,因为他们发觉到了很多。

脚下的痕迹,代表这条路是断路、死路,他们来晚了,不然早就已经登临仙域,得成仙长生之果!

可是此刻,他们却被困在这里,无法再度前进一步。

纵然他们六大至尊全部极尽升华,打出了能够覆灭数个星系团的攻击,却也只能让无边的界壁出现变形、扭曲个坍塌,却无法击穿。

宇宙的胎膜是世间最坚韧的物质,更别说的仙域这种宇宙的胎膜,简直坚韧到让人头疼的程度。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全毫无进展,顿时六大至尊同时心头火起,有恼怒的情绪,同时更多的还是不甘心。

“再来几位道友,我等已经叩关仙域,只要再来几人就能击穿!”

“你们不想成仙了吗?!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还不大力把握!”

“来人啊!神墟、葬天岛、轮回海的道兄,那几位状态还不错的为何没有动静,你们纵然极尽升华也不会死,为何不来?为何不来!”

六大至尊在怒吼,同时也在求援。

这是万古难寻一例的事,至尊强者竟然在求援。

他们都是曾经的皇与帝,此刻重临极道领域,本应该没有什么事是他们办不到的才对。

可是此刻他们都在求援,六大至尊全部都发言,意图让六大禁区再有至尊走出来帮忙。

随着六大至尊的话,北斗古星上的六大禁区中有至尊露出了意动之色,可是最终他们没有动。

因为每一世,有六位至尊出行就已经差不多是极限了。

再多一位极尽升华,恐怕整个宇宙的生灵就不够他们分配了。

尤其此世,那个石皇又出世了,他一个人的需求量就顶的过好几个人的,让他们怎敢随意出世。

而且,至尊们心有忌惮,六大至尊一同出手都无法击穿最后的疆域,恐怕再多一两位至尊也无济于事,还不如静观其变。

也有一些至尊认为此世并不是成仙路开启的正确时间。

他们以及历代的皇与帝都曾有推算,真正的成仙路应该是在十万年之后的某一个时间段里。

“道兄还不来?!没有时间了!!”

石皇气急败坏的怒吼,手中的天荒大戟不断爆发极道神光,照亮了无边的混沌,宛如一座灯塔般。

他在试图以自身为引,去接近至尊。

只要有至尊登临仙路,他就可以快速将其接近过来。

可是,直到最后也没有至尊再从禁区中走出来。

不久后,六大至尊全部跌落皇位,他们不能再保持极尽升华的境界,因为他们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再保持下去就有可能死。

因为没有至尊来援,他们不得不原路返回。

成仙路的开启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一道过了时间,仙路关闭之后他们就会被困在路中。

困在成仙路中,而且还是错的路中,对至尊而言简直就是致命的,因为成仙路上满是混沌,哪里有可以容他们自封、沉睡的地方。

六大至尊原路返回,他们速度非常的快,想要尽早返回尘世汲取众生的生命本源来恢复自身。

因为极尽升华,他们重登了皇道领域,可是同样的,万古岁月以前就缠绕他们的问题也随之出现。

苍老!死亡!

大帝寿元也不过才一万八千年的时间而已,他们却硬生生的活了数十万乃至百万年的岁月。

自身早就应该死了才对,只是凭借着某种秘法才活了下来。

不极尽升华还好,一旦极尽升华,他们的仙台就开始出现崩裂、崩溃的现象,不朽的元神都开裂了,仿佛要化作光雨消散一空。

他们的道与法所凝结而成的极道法则的道果在震动,有万道法则在向道果发出召唤,欲同化道果。

同时,六大至尊的五大秘境开始出现干涸与腐朽。

原本近乎有一片星域那么广阔的苦海都出现了枯竭的现象,曾经宛如无穷无尽的神力也不多了。

这是将死征兆,此刻出现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惊恐、惊怒。

“我怎么能死!我不会死!天难灭我身,地难葬我身!万古岁月都不能埋我真灵,我不可能死!”

“返回尘世,汲取万灵生命之源,延续寿元、修补元神和秘境。十万年本皇不再出世,只等最终推算中的那条路了!”

“可惜!可惜!我等六人叩关仙域,竟以失败告终!!可恨啊!我不甘!为何那条路会是断路,是我们来的时间晚了吗?!”

至尊们一路返回,他们心中有怒气和杀气在升腾,需要一番屠戮才能抚平心中的距离丹东。

然而,就在至尊们回返之时,中州大陆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无比恐怖的极道气机。

只见,一道人影从中州大陆走出,手中握着极道帝兵太皇剑。

那人祭出全副法力,猛然斩出一道无上剑气,瞬间就横跨百万里虚空,直接斩进成仙路内。

恐怖的剑气堪称无上的攻伐之力,蕴含着究极杀机,宛如至尊在出手,恐怖无边。

轰!

那人一剑斩出,竟将成仙路斩的开裂,发出惊天巨响。

锵!

随后,还不等震惊的诸多强者和生灵回过神来,那人再度斩出一剑,又是一道无上剑气爆发,将成仙路再度斩断一角。

“住手!”

成仙路内传来至尊们的怒吼,有无上的杀气爆发,铺天盖地的席卷出来,化作帝影杀向那人。

然而,那人二话不说又是一剑招呼过去,将帝影尽数斩灭,随后再度斩出无上剑气。

他持太皇剑,爆发出了堪比至尊强者的战力,连成仙路都能斩裂,简直恐怖到吓人的程度。

虽然他只有准帝八重天,但是却极尽强大,准帝九重天的强者都无法在他的面前猖狂。

此刻,他手持太皇剑,利用这口最适合他的极道帝兵在发威,爆发出了比肩至尊的攻伐之力。

锵!锵!锵!

伴随着一阵阵清脆且剧烈的剑鸣声响起,一道道无上剑气没入成仙路,斩的成仙路中的某一截不断开裂。

最终,那一截路在一声巨响中彻底崩断!

震惊无数人的事发生了,传说中的成仙路被斩断了!

有人强势出手斩断仙路,意图以斩断成仙路的方式将至尊们困死在成仙路内,不让他们回归尘世!

不过,他成功了!

成仙路被他斩断,六大至尊恐怕很难回归。

锵!

剑鸣声不断响起,那位强者依然在不断的发力,斩出一道道无上剑气,意图将成仙路断裂的地方更多,甚至将半条路摧毁。

那人在出手,行事疯狂,让人听了都感觉到极度恐惧。

世间有谁敢对至尊出手?

此人敢!而且一出手就想要绝杀六位至尊,堪称一代狠人!

而奇怪的是,禁区里的至尊们并没有出手阻止他,似乎颇有一种自扫门前雪的态度,连一句话都没有发出,完全不帮那六位至尊。

不过,在没有人看到的领域内,有无上的目光在看着那人,杀意沸腾。

自然有至尊想要出手杀掉这个对他们产生威胁的存在。

只是,至尊们各自为政,谁都懒得去帮助另外一位,也不想帮。

而且,那位此刻正是凶悍状态,提着太皇剑的他竟然有能够比肩至尊的攻伐之力,实在让人感到忌惮。

“已经准帝八重天了,修行速度真的很快,而且实力未免也强的过头了,准帝八重就能叫板至尊,那等他准帝九重,甚至另类成道……”

有至尊想到这里,顿时杀心大起。

威胁性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们完全不能忽视的程度。

“李纯阳,妖族应龙,传说中的龙种可以有如此强大?简直比人族的圣体和霸体还强!”

“只是不知道应龙肉是什么味道,等下可以尝一尝,吾觉得应该还不错,值得吾等屈尊一试!”

有至尊在禁区内谈论,他们有人在冷笑,也有人眼含不遮掩的杀意,欲对那人出手。

那人赫然就是李阳,他自从与龙灭阳消失在混沌之后就一直没有现身过,直到今日现身,一登场就在对至尊出手,而且还是绝杀。

这种行为震惊了无数人,让诸多强者为之叹服。

这简直是万古岁月以来第一位敢对六位至尊出杀手的人!

其实,李阳早就已经回来了!

他在混沌之中将龙灭阳吞噬,以龙灭阳化作他第八次极尽蜕变的资粮,成功完成了第八次蜕变。

如今,他登临准帝八重天,但是实力已经凌驾于九重天之上,但是却又并没有完全踏入至尊领域。

论自身的真实战力,他大约是在半步另类成道的高度上。

与另类成道的强者和至尊们相比自然是差了一筹。

可是与九重天强者相比,他的战力却又恐怖无比,可以轻易镇压九重天的准帝强者。

李阳在混沌之中突破、渡劫,而后返回北斗之后就开始布局。

他向大夏皇朝借了太皇剑。

因为只有运用皇道龙炁的太皇剑和阳道帝兵的圣皇塔才是最适合他的帝兵。

可是圣皇塔目前在太阳圣皇手中,用来镇压自身所用,李阳没有伸手去找圣皇借。

所以,他借了太皇剑,以堪称最强的攻伐之力助他,让他拥有了可以比肩至尊强者的攻伐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