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光门出来之后易天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地下宫殿的深处的一间石室内,缓缓放出神识来往四周探去结果发现神识能够出击的范围只有几丈方圆。

目光掠过墙上猛然间发现好似有些阵纹浮现,走上前去定睛一看那墙上的阵纹恰巧自己也是认识属于限制神识类的,如此神识探查便无作用凡事只能靠眼睛观察了。

出了石室后易天也不敢在地宫中疾飞以防遇见什么意外的情况出现。待走到外廊之后回头一扫发现这里还有几间石室只是门上挂着石锁尚未打开的样子。

随后嘴角一抽伸出手来对着那些石锁轻轻一划,直接掠过几道青光瞬间击在那石锁之上。‘啪嗒’几声脆响过后那些石锁应声断裂后易天迈开大步依次在这些石室内搜索了起来。

可惜三千年过去了这里又不像是库房重地没有阵法保护之下内中的物资悉数都早已风化了。

没捞到半分便宜之下易天也不气馁,出了石室后便沿着外廊往中心区域探去。以自己的的经验来看此处应该隐藏是在地底之下,至于进入暗库的途径便是那道光门背后的幻心阵,至于其他三人能不能从正中脱出那就不是自己可以猜测得到的。

走了一会后突然眼前一亮发现十几间石室依次分列外廊两侧,只是这些事是大门上的石锁已经被切断了,貌似有人捷足先登一步。

对此易天心中一喜好算是碰到了熟人,正想要伸出神识查探一下时突然发觉在某个房间之内一道红色的灵力暴起,随后有人从中迅速窜出出现在自己面前,两人目光一相交顿时脸上都露出点狐疑的神色来。

易天发现面前此人身着正行盟的服饰,脸上戴着个面具将自己的神识都阻在了外面。一身火系灵力强悍,看样子不弱于自己,修为也到了元婴中期的样子。

两人沉默了会后还是易天率先开口问道:“看阁下的装扮应该是正行盟盟主正源道吧,不知如何会在此相遇。”

正源道轻轻‘咦’了声,随后回道:“你与本盟费卿杰是否相熟?”

“不巧在下正是受了费道友之托前来协助破阵的,不知正盟主寻他所谓何事?”易天不解的道。

瓜子脸刘海妹妹文艺写真

正源道厉声喝道:“费卿杰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瞒着本座私自寻人开启离火宗密库,待本座熏到他定要好好算算这笔账。”

“如此在下倒也无兴趣理正行盟的家务事,就此别过吧,”说完易天便直接一转身朝着旁边的长廊走去。

突然正源道一抬手一把三尺长锋化为红色的光晕朝着自己袭来,易天顿时脸色一变伸出手来祭出灵剑一扬顿时一道青色的细丝便迎头扛上。

‘哄’的一声两人的法术在空中砰击过后顿时激起一道剧烈的灵压波动朝着四周散去。

一击过后正源道眼中露出无比凝重的神色看了看易天道:“明明是元婴中期修士却刻意收敛气息伪装成初期修士,阁下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还有你现时的这张脸也未必是你的真容吧。”

“彼此彼此,你戴着面具不想以真容示人,难道就不许我扮猪吃老虎吗?”易天不以为意道:“我倒是在想说不定正盟主你可能是我熟悉的人。”

“本座可不记得和你有过什么交集,但是奉劝阁下一句此处原本就是离火宗的遗产之一,要想在此打打秋风可要悠着点了,”正源道毫不客气地说道。

“无妨,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倒是正盟主的样子让想起了一个人,”易天一脸玩味的接着道:“如此我就不打扰正盟主搜查离火宗暗库了,我们就此别过。”

说完易天一转身便选了个方向飞奔而去,留下正源道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口中却是小声嘀咕道:“此人实力强悍,而且目的不明正是最大的变数,希望天佑我离火宗能顺利收回密藏。”

路过几个路口后易天稍稍用目光掠过粗粗的查探过后便直接略了过去,现在最好是找到同行的几人伺机再查看下事情进展。

如今四人进洞可现在出现了第五人那势必会有更多的人会出现,唯一的理由就是四人之中有人被跟踪了。细细分辨下来刨去自己其他三人都有可能,至于费卿杰则嫌疑更大一点。

还有那飞天鼠和华仁雄难保不准两人身后会有什么势力合作跟着留下的标记找到这处暗库。

在长廊中飞了一阵后易天发现不远处好似有几股灵压波动传来,细细感觉之下嘴角一抽心中暗道‘可算是找到你们了。’

飞近过后对方也好似发现自己的存在逐步收起手来好像在等自己样子,易天当下脸上不露声色脚下加快速度后径直朝着那灵压波动的中心点飞去。

不多时拐过几个弯后便来到一件大型石室门口,同时用眼睛扫了下内中正好是茅不同和费卿杰两人对持了,而飞天鼠则是一副面露惧色的样子缩在一边,浑身发抖的打开着防护罩。

待易天抵达后两人的脸上也是露出不同的神色来,只见费卿杰笑道:“易道友你总算是来了。”

茅不同则是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稍后和颜悦色道:“早说易道友也在那就不必强行破禁了。”

只是费卿杰听了这番言不由衷的话脸上露出点讥讽的笑容,然后嘴唇挪动轻轻传音解释了下这里的状况。

易天看了下石室正中一摊法术波动的痕迹明显是两人交手后才留下来的,不过也不当面戳穿只是笑着同两人说道:“不知华道友和夏侯道友是否也到了,要不我们等等他们两人吧。”

费卿杰脸上露出点狐疑之色,待很快便收到易天的传音后便镇静了下来。无怪这次三对二,虽然有个夏侯苍穹是元婴中期修士,但人数上的优势足以弥补修为上的劣势。

如果在这里大打出手之下只怕任谁都不可能得到此处的遗藏。易天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平静,既然那个正行盟盟主正源道也来了,那这事就不能善了,最大的变数就出在他身上了。

只是心中默默思量着此人的气息自己绝对是见过的,或者说是接触过但一时半会又对不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