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帝神一内心深处就一个感觉。

   绝望!

   他真的要绝望了。

   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他承受着屈辱,耻辱,羞辱,好不容易崩开一点限制,居然被人随意的镇压回去。

   这真的是一面倒的碾压!

   他悲哀的同时,还有发自内心的恐惧。

   要知道他帝神一是何等的不平凡,他一路走来,从来都是每一个大境界的最强者,他即便被压制回到与张扬同等境界,也应该是无敌的,因为他还有着不朽路境才拥有的一切,可是他却被完全碾压,这对他带来的内心上的打击才是最狠的,他心里都有阴影了。

   狂风暴雨的一顿打后,张扬也有点泄气,不朽仙体太抗打了。

   “不跟玩了。”

   “这么打,爽快是爽快了,却很难杀死。”

   “还是完成我的许诺,抹杀了吧!”

   张扬收手,后撤,他要发杀招了。

   运动的大方体验

   被打的生不如死的帝神一色变了,他强烈感受到张扬的危险在蹭蹭的往上窜。

   大危险!

   几乎是本能的帝神一就要逃走。

   奈何,逆道楼内,一切封闭,他逃不走。

   张扬也不再留手,他缓缓抬起手,右手食指伸出。

   逆道楼外,有人发出尖叫:“混元仙技!”

   是罗飞歌。

   当初,他就是在天街前,被张扬驾驭天街的力量,使用混元仙指,差点杀死,也就是鹿红线出手,才让他活下来的。

   他当然知道,没有天街的加持,张扬施展的混元仙指威力肯定大打折扣,但是对于目前这种被一面倒碾压的帝神一,绝对是要命的。

   混元仙技讲究的是混元如一的道之奥妙,绝非纯粹的仙技那么简单,其破坏力,杀伤力远非不朽仙技所能比的。

   生死面前,帝神一哪怕是被镇压了境界,也毫不犹豫的催动他的力量。

   大道仙图!

   诸天一尊神!

   这是帝神一最极致的力量,是不朽路境的手段,被限制境界的他,依旧可以极尽的催发一定的威力。

   大道仙图浮现出来,仙道宇宙呈现,无尽的仙界中,唯有一尊神凌压其上,独尊宇宙之巅,这尊神与帝神一融合,他宛如化身为掌控宇宙的无上存在,只手探出,镇压诸天仙界。

   轰隆!

   帝神一出手,霸道。

   轰隆!

   张扬的混元仙指点出,内敛天地间所有的锋芒于其上。

   他们都是极致的发挥。

   这种力量也都远超过他们的境界,以至于发动之余,也是巨大的损耗。

   砰!

   同等境界下,张扬超变态的战力爆发出来,那混元仙指就像是戳破纸糊的手掌一样,直接点爆了那只手,更是轰的大道仙图呈现出来的异象摧枯拉朽的破灭,最可怕的是一指点在帝神一的胸口上。

   那宛如仙道宇宙之巅的一尊神当场幻灭。

   帝神一浑然巨颤,全身骨骼都发出爆裂之音,主要是早前被张扬暴打带来的伤害一下子被戳开般的爆裂,瞬间蔓延。

   “啊!”

   帝神一凄厉的惨叫,从他的后心射出一道光,这是混元仙指的力量贯穿了他的身体。

   咔嚓!

   逆道楼门窗等一些仙光都被轰破。

   帝神一惨叫着撞上窗台,再度跌落下来。

   他身体仍旧保存下来了,毕竟是不朽仙体。

   但,他的内脏却扛不住,终究被震的粉碎,当场要了这具身体的性命。

   一击之下,张扬也虚弱的踉跄后退。

   方才疯狂的施展千乌不朽力,再有混元仙指,太消耗力量了。

   这是打击不朽仙体要付出的代价。

   他这一踉跄后退,刚喘口气,却看到一缕光骤然从帝神一的头顶射出来。

   元神!

   张扬本能的要出手,却感觉一阵虚弱,慢了那么一线,他的手指尖几乎触碰到帝神一元神的时候,被这元神冲出了逆道楼。

   方才一击,令逆道楼的防御破开,给了帝神一元神逃走的机会。

   这让张扬都不禁叹息。

   终究还是逆道楼的不完美,让帝神一逃得了性命。

   早已经看不过去,快要忍不住出手的罗飞歌反应最是迅疾,第一时间冲出去,一挥手,一枚仙球飞出,将帝神一的元神罩入其中,守护起来。

   这是元神灵道球,专门滋润滋养元神之用。

   帝神一那衰败虚弱的元神进入其中,立时恢复了些许。

   一场逆道楼之战,就这样暂停了。

   看的热烈的观众都是意犹未尽。

   “功亏一篑啊!”

   “这不算失败吧,帝神一的肉身已经被打死,其实算是杀死帝神一了。”

   “话是如此,若能将帝神一元神也打死,就更完美了,不过,张扬只是九死劫境能做到这一步,非常了不起了。”

   “这一战,足可引发大轰动的。”

   “逆道楼,神奇!”

   人们蜂拥向前。

   很多人都盯着逆道楼打量,想要看个透彻,这塔楼状的仙宝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居然可以让张扬一面倒的碾压帝神一,最后帝神一只能元神侥幸逃得性命。

   罗飞歌冷冷的道:“打破仙道规律的东西,不该存在,这会破坏仙道宇宙的平衡,当摧毁!”

   他已经从帝神一元神传音中知晓,此逆道楼居然可以镇压境界,让他不由得惊骇,更想到可怕的后果,他生出了摧毁逆道楼的强烈冲动。

   这般要求却引发轰动。

   “太可耻了,要是们仙命罗家拥有的话,们会毁掉吗?”有人破口大骂。

   有人不忿道:“又要凭借身份背景来压人吗。”

   很多人不爽快。

   罗飞歌根本不理会,仍旧霸道的道:“为了仙道宇宙的和平,当毁掉!”

   他态度坚决。

   仙乌煌道:“罗兄说的对,区区一座逆道楼却充满了危险,如同动乱之源,当摧毁之!”

   这惹来更多人的不满。

   打不过,就要以势压人。

   唯有张扬不予理睬,只是冷眼盯着元神灵道球内的帝神一元神。

   罗飞歌见敌视他们的人不少,眼珠儿一转,道:“这里是云阳仙界,不如就交个云阳仙界的人来决断吧,我相信云阳仙界的朋友一定能够明白,这东西带来的危害,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所有人都目光齐刷刷的落在聂冲,鹿红线和夜如火的身上。

   这三人足可代表云阳仙界最顶尖的三大仙道势力。

   聂冲冷笑道:“多么幼稚可笑的人,才会说出罗兄这般让人看低的要求,逆道楼打破仙道宇宙的一些规律,岂非是可指引我们在仙道中更加探索未知,岂能毁掉,当然要保留。”

   他的态度,在罗飞歌意料之中,也没奢望他会同意。

   罗飞歌要的是,在帝神一遭遇惨痛失败后,能够挽回颜面,打击张扬的机会,才会有这以势压人的提议。

   他看向夜如火。

   夜如火淡淡的道:“凌云仙山不插手任何有关浩瀚仙界之人的事情。”

   这里是让罗飞歌感到要遭,他认为上次夜如火差点死在张扬手中,该对张扬恨之入骨才是啊。

   他只能寄希望于鹿红线。

   谁知鹿红线冷声道:“我辈仙道中人,追求的就是极致,就是要打破仙道宇宙的规律,开创前所未有之创举,的提议,让我怀疑是我认识的那个罗飞歌吗。”

   她居然直接打脸了。

   罗飞歌一阵尴尬,耳听很多人嘲笑,更是恼怒,瞥见张扬站在逆道楼中,他怒道:“休要得意,一次两次得逞,没什么了不起的,注定难以逃出云阳仙界,早晚死在这里!”

   张扬两眼一闭,不搭理他。

   罗飞歌更感羞辱,居然被无视了,他气的冷哼一声,干脆走人,不想逗留这里丢人。

   谁知,就在这时候,张扬倏然睁开眼,眸子中有大道玄妙在运转,更是呈现出元神灵道球,而且是直接分解的过程,像是将这仙宝的玄妙直接吃透了。

   一种不安的感觉爬上心头。

   罗飞歌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张扬动手了。

   不朽仙技!

   彼岸花开,执念杀!

   娇艳欲滴的让人望之都要惊叹美丽的彼岸花在元神灵道球内绽放。

   帝神一元神虚弱,正在汲取仙宝的精华修复,当察觉的时候,怒放的彼岸花已经将他包裹了起来。

   花开,繁盛!

   花落,凋零!

   这是属于张扬的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