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网 .,

早晨的阳光倾洒在浙杭大地,西溪湿地公园后的山顶上,只有一袭白衣。

只是,少了那一艘摇曳的小船。

在昨夜的演唱会上听到的那一曲笛音后,罗峰便非常肯定,几乎每天早上出现在那一处河流泛舟的人,就是女神白思念。

今日白思念没有出现,罗峰并不觉得奇怪,经过昨晚的杀手事件,白家一定会对白思念严加时保护,白思念想出来,并不容易。

判官和铁面在忙着调查神秘水宫的事情,并没有来。

罗峰一大早接到的电话,却是千依岚的告别电话。

千依岚并没有让罗峰去送。

只是,在电话里却透露了一个让罗峰同学有些意外的消息……

“开学见?”

罗峰有点懵,这老千之前不是说,她不报跟自己同一个学校吗?

难怪有个伟人说,越说漂亮女人说的话就越不可信。

唯美小静花朵中更显娇媚动人

太有道理了。

罗峰摇摇头,走下山顶,往那一处被之前炼丹的时候被炸塌了的防空洞,罗峰简单地清理出一个空旷地方,将已经备好的药材炉鼎部搬来。

宝血丹!

他跟一疯道长约好了十天之后测试司徒明锋与黑无常华天虎的天赋,宝血丹,必须要在十天之内,炼制出来。

三个小时过去。

轰隆!

炼丹炉直接被炸毁。

再次失败了。

罗峰身子静静地站立着,没有丝毫的气馁,而是闭着眼睛,他在寻找当初成功炼制宝血丹的感觉……还有,仔细分析这一次失败的原因。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原来这一步,是火势太猛,还有,九尾草放下的时机也太晚了。”罗峰睁开了眼眸,神色流露出自信。

重新再来。

一步一步地钻研,探索。

中午时分,罗峰走出了防空洞,来到一处密林。

咻!

陡然间,蓝光如泛起了冰冷的弧度,霎时间席卷整个树林。

九黎圣刀凭空出现。

罗峰正在施展的,却是一门从未使用过的刀法。

刀光之中,蕴含着金色寒芒!

天阶刀法!

罗峰的眼睛是闭着的,脑海中回想着的,是当日心神沉浸于九黎圣刀之中看到的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刀与剑之间的交锋!

罗峰如今练习的,是那刀法。

这一门刀法,仿佛就是为了九黎圣刀而生,罗峰即便是初步接触,便已感觉到这门天阶刀法的恐怖之处,其威力,甚至比移山填海拳,更可怕。

呼!

刀光如银。

十几棵大树部被斩断。

“这,仅仅是这一门刀法的皮毛。”罗峰看着手中的九黎圣刀,眼眸都不由得流露出震撼。

这门刀法,太强了。

罗峰看到的忆像里,并没有这门天阶刀法的名字。

“既然是为九黎圣刀而生,那么……就称为圣刀诀吧!”罗峰的眼眸迸射出炽热之色,“圣刀诀,一共九式。第一式,刀光幻影!”

钻研宝血丹的过程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一时间无法突破,罗峰便索性走出来,感悟圣刀诀。

九黎圣刀,圣刀诀,是罗峰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展露出来的绝对底牌。

“如此天大的圣刀诀,最后,竟然还败给了那把剑……”罗峰不由得喃喃开口,“那把剑的主人,会是谁?”

罗峰坚信,刀与剑的较量,还会再一次降临。

下午两点,罗峰提着个果篮来到医院。

走进医院病房,华天虎半躺在病床上,一位红衣女子,年轻貌美,正端着碗给华天虎喂饭。画面倒是挺温馨。

“咳,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两人回头看着罗峰,罗峰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

“老大!”华天虎一下子坐直起来,牵动了伤口,又痛哼一声躺了下去。

华天虎身旁的红衣女子神色同样拘谨地站起来,不大敢抬头去看罗峰。

“咦,原来是常萍妹子。”罗峰认出了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华天虎,见这个粗大汉子的脸颊有点发红,立即明白了,常萍,就是司徒明锋所说的,华天虎的未婚妻。

“下手挺快的。”罗峰朝着华天虎竖起了拇指。

华天虎跟常萍两人的脸一下子都红了。

“老大,你,别取笑我了。”华天虎苦笑开口。

“啧,堂堂万象组总负责人,前京城军区总司令常国战的宝贝孙女就这么被你给拐了,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啊。”罗峰走过来放下了果篮,“常萍妹子,他要是欺负你,你尽管跟我说。”

闻言,华天虎顿时鬼哭狼嚎一声。

罗峰一句话,直接奠定了以后华天虎在家里的地位。

“多谢峰哥。”常萍嘻嘻笑了一声,然后美眸深深地看了一眼华天虎。

华天虎仰头长叹。

黑暗的日子,即将来临。

罗峰微笑着。

他对这个黑无常华天虎的这个未婚妻,还是非常满意的。

炎黄特种兵,最高级别是轩辕阁。

轩辕阁之下,便是万象组,其次是利剑兵。

常萍是罗峰兄弟几人还在万象组的时候就认识的,大家都是十几岁的兵,聊得来,而常萍是万象组最大巨头的孙女,当时她看得上眼的,自然也是罗峰等这一批最优秀的特种兵了。

罗峰也没想到,这个大块头华天虎,竟然下手如此快准狠,其他人说不定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将常萍这朵军花给拿下。

闲聊了几个小时,三人都在说着当初在军中的趣事。

一直到晚饭时间。

罗峰谢绝了常萍要给他去买饭的要求,告别这对秀恩爱虐狗的家伙,转身便离开了医院。

医院门口,罗峰却碰见了一个不大愿意看到的人。

白岩忠!

昨晚发生了杀手事件,白岩忠出门也不敢一个人,身后站着诸多保镖,站在医院的门口,引来不少注目,而白岩忠,显然是在等罗峰。

罗峰却直接忽视了白岩忠,绕道而走。

“罗峰先生。”白岩忠大步地走了上去,朝着罗峰深深一鞠躬,“我想对昨晚上的事情,向你道歉。”白岩忠继而说道,“我打听到你来了医院,也没敢进去打扰,就在这里等着,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谈谈。”

白岩忠一下子放低了姿态倒是让罗峰有点意外,“谈什么?”

白岩忠笑了笑,罗峰既然松口,那就代表这件事绝对没问题了。

“我们不如找个地方,喝点咖啡……”

“不必了。”罗峰直接一摆手,“有话就说。”

“经过我们白家深思熟虑,最后作出了一个决定。”白岩忠郑重开口,“从今天开始,聘请你当白思念的保镖。”

白岩忠看着罗峰。

他没有直说什么待遇。

贴身保护白思念,这就已经是一般人都享用不了的待遇。

白岩忠微笑地看着罗峰。

此子昨晚不惜拦车也要提醒思念,而且在演唱会还给思念送花,必定是思念的粉丝。

他不可能会拒绝。

“我拒绝。”

白岩忠的脑子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罗峰已经一笑回答,转身一甩手便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