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东华洲修仙界和天南洲修仙界的援军都即将抵达,在场的周阳等修士都是欣喜不已。

前番在冰涛城一战,他们已经见识到了肆虐北庭洲修仙界的那些魔修手段,说实话,如果没有更多的援军,只凭他们现在这些元婴修士,想要扫除群魔的话,几率实在不大。

而且冰涛城一战,众修从魔修的诡异举动之中,都推测出那些魔修暗中又在阴谋筹划什么事情,这更让他们担心会出什么变数。

这种时候,另外两大修仙界的援军到来消息,无疑成了一剂强心剂,给予了他们极大的安慰。

只要他们一方在顶尖修士数量上面保持着绝对优势,不管魔修有什么阴谋诡计,都不可能改变大势。

“聂真人,既然那无法对那魔女搜魂获取信息,那用刑如何?酷刑之下,或许她就招了呢!”

一个流云洲修仙界元婴修士在欣喜过后,便就审问魔女幻芊芊的事情,说出了自身想法。

修仙界各种折磨修仙者的酷刑不知凡几,并且和凡俗之中那些只针对肉身的酷刑不同,很多修仙界的酷刑都可以直接针对修士神魂,令人肉身与神魂皆是痛苦不堪。

只是这些酷刑对付一些中低阶修士也许还行,对付一位元婴期修士,效果实在够呛。

聂玉霜当时就摇了摇头道:“用刑也行不通,这些天聂某已经给那魔女用了诸般酷刑,却都未曾从她口中撬出半点有用情报!”

“依在下看,既然普通的酷刑也许不能让那魔女招供,不妨就用一些更狠厉的刑罚,比如拘出她的元婴,请周道友用炼魔之火徐徐炼化,不信她能忍受得住那等炼魂之苦也不招供半点!”

又一个流云洲修仙界元婴修士说出了自身看法。

清纯可爱小mm生活照

周阳看着这个出声的修士,认出对方来自于九阳教,此派和玄阳仙宗所在的【玄清道盟】过往有过不少冲突,实力颇为不弱。

因为这点,玉清道宗的沈梦龙真人此时便忍不住出声反驳道:“沈某私以为尤道友此言不妥,先不说那炼魂之刑早就被禁止使用,便是我等真对那魔女用出此刑,以她的修为意志,撑上一两个月想必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等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她这样耗着。”

尤姓修士闻言,不由冷冷一笑道:“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行不行呢?而且沈道友既然反对尤某的建议,却又不知道沈道友自己又有何高见呢?”

沈梦龙只是觉得他的提议不妥罢了,哪有什么好的建议,这一下倒是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好在青阳真人不愿看老友出丑,这时候马上接过话头说道:“其实审问不出消息也没什么,距离我等抓住这魔女也过去半个月了,那些魔修肯定知道她落入我等之手的事情,即使我等真从她口中问出些什么,也还要担心会不会误入魔修的陷阱之中。”

“因此依在下看来,不妨等另外两方援军到来后,直接将这魔女拿来祭旗以振军心!”

尤姓修士听到他这话,顿时冷笑之色不减的冷声道:“尤某还以为青阳道友会有什么好妙招,原来只……”

只是尤姓修士话语还未说完,徐天霖便忽然出声打断他的话道:“尤道友先且住吧,徐某看周道友似有所言,还是先听听他的看法吧,毕竟那魔女可是他擒获的。”

说完徐天霖也不去看尤姓修士难看的脸色,把目光望向了周阳,轻轻打了下眼色。

身为流云洲修仙界此次援军名义上的主事人,徐天霖当然知道双方过往的矛盾所在,不想让双方这时候在此处争吵内斗,凭白让聂玉霜等北庭洲修仙界的修士看了笑话。

这个道理周阳也懂得,所以在徐天霖朝自己打眼色的时候,他尽管心中有些郁闷被卷进了此事,却还是不得不点头出声道:“周某本来也没什么把握,不过徐真人既然这样说了,周某就说一下自身看法吧。”

说完他见到众修目光果然都被聚集到了这里,便正了正神色,继续说道:“那魔女不肯招供,多半是因为知道即使招供也逃不了一死,或许我等可以给予她一点希望,承诺只要她招供的话,就只将她镇压而不是打杀,兴许这样一来,她为了活命就会招供也说不定。”

听完他这话,聂玉霜原本期待的目光,顿时又黯淡了下去,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道:“周道友的这个办法,聂某也想过了,只是那魔女实在贪得无厌,一定要我等放了她才肯招供,这又怎么可能!”

周阳本来也是赶鸭子上架才说的这番话,这时候听到聂玉霜这样说,他便顺势表态道:“那就杀了吧,就按照青阳前辈的说的去做,当着底下所有修士的面,周某亲自用【乾阳真火】炼化了她,也算是她物尽其用了!”

他这话一落,刚才暗示他出来圆场的徐天霖马上跟进说道:“杀了也好,起码让底下修士知道,任凭那些魔修闹得有多凶,这修仙界终究还是我等修仙者的世界,大势还是在我等修仙者一方,搓尔魔修,不过是癣疥之疾罢了,想要撼动修仙界大势那是妄想!”

他们这两个分量十足的人都这样说,又有青阳真人和沈梦龙两人赞同,便是那尤姓修士也没了言语。

聂玉霜见此,稍一沉吟,暗中与其他一些北庭洲修仙界元婴修士传音交谈一番后,终于下定决心点头应道:“既然各位道友都赞同这样做,那就这样做吧!”

事情决定好后,众修便各自散去了。

正好萧莹此时也差不多完成了对于城中一些重伤员的救治,有了空闲,周阳便陪她在冰城附近游逛了起来,一揽这冰原上面与众不同的风光景色。

只是他们才在外游玩了五日,聂玉霜便急急忙传讯请周阳回冰城商议要事。

“周道友,今日陈师弟按照聂某此前吩咐,照例对那魔女使用酷刑逼供之时,其忽然开口了,说是我等不把她放了的话,日后定然会后悔终生!”

“她说得信誓旦旦,陈师弟感觉不像是假的,便传讯让聂某去处置了,结果任是聂某如何逼问,她都不愿说明,一定要聂某答应放了她才肯说。”

“聂某自然是不可能放她的,并说出了两日后要将她处以极刑的事情,之后她沉默了一段时间,便和聂某说想要见周道友你一面。”

“聂某想着这或许是个突破口,于是便联系了周道友你,若有打搅之处,还望道友见谅。”

冰城内,聂玉霜等周阳回来后,马上就把叫他回来的原因说了一遍,末了,还向他拱手致歉了一番。

周阳见此,忙摆手回道:“聂真人太客气了,既然是这么紧要的事情,又说什么打搅不打搅的呢,周某这便随真人去见那魔女就是。”

“那周道友请随聂某来。”

聂玉霜点点头,便带着周阳走向了关押魔女的地下冰牢。

这冰牢建于冰城地下深处,其中防护在整个冰城当中都是最高等级,可以说是专门为了关押魔女幻芊芊而特别建成。

周阳随着聂玉霜到了冰牢里,就见到魔女幻芊芊整个人都被锁在一根冰柱上,浑身上下各处皮肉都好似被刀片片过一样,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创口,一层层白色冰霜均匀铺在每个创口之内,阻止着创口愈合。

也是元婴期修士肉身已经超凡脱俗,生命力强大已达非人境界,才能继续吊着一口气。

而见到周阳和聂玉霜进来,原本脑袋低垂闭着眼睛的幻芊芊,顿时就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同样满是创口的丑脸看向了二人,眼神无悲无喜,倒是很冷静。

“魔头,周道友聂某已经请来了,你现在可以开口招供了吧。”

聂玉霜目光和魔女一对视,见到其没有先出言的迹象,便只能先行出声说起了来意。

未曾想幻芊芊听到他这话,却是一阵娇笑道:“咯咯咯,聂道友又何必那么心急,你要是真有诚意的话,不妨先将留在妾身伤口内的力量收起来,那样妾身一舒服,说不定就会招了呢!”

她不笑还好,一笑之下,脸上被片成一块块却依旧和骨头相连的肉片层层抖动,看得极为瘆人。

任是周阳这种见惯了尸山血海的人,见到这一幕也微微有些不适。

唯独聂玉霜面色丝毫不变的盯着她寒声说道:“你想舒服一下自是可以的,只是你今日若不老实招供的话,老夫看你这具肉身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让老夫拿去喂狼好了!”

说完他袖手一挥,那些铺在魔女身上各个创口内的冰霜全部化成冰水流淌了出来。

这冰寒无比的冰水层层流淌,又是痛得魔女身上各处伤口的肉片都一片片抖动,可她却哼都未曾哼一声,倒是真叫周阳有些佩服她的意志。

等到那些冰水全部流干后,魔女肉身自愈作用顿时就生效了起来,那一个个创口开始缓慢愈合结痂,骨髓造血功能百倍生效,很快就产生新的血液填充起了这些部位。

聂玉霜却是没空等魔女身体完全恢复,顿时一副不耐烦的神色冷声催促道:“好了,你的要求老夫已经满足了,现在该老实招供了吧。”

魔女这些天已经在他手里吃尽了苦头,知道他实在不是一个多有耐心的人,倒是也怕他真又给自己重新上一套酷刑。

闻言后也是没有再耍什么花招,顿时就直接把目光看向周阳问道:“周道友,妾身储物戒指内的东西,道友都检查过了吧,那些玉简内的秘术,想必道友也浏览过了吧?”

周阳眉头一皱,并不明白她此言何意,干脆就冷声说道:“周某懒得和你玩什么猜谜游戏,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无需和周某打哑谜。”

“很简单,既然你们又不肯放我离开,而我又不愿陨落在此,不愿被你们镇压一辈子,那么我们各退一步好了,妾身可以把知道的所有消息都告诉你们,并接受周道友《夺魂da法》的拘禁和驱策,条件是周道友须得以道心发誓,不得事后卸磨杀驴,害了妾身性命和镇压妾身!”

幻芊芊眼中异色一闪,巧笑嫣然的看着周阳说出了自身打算。

周阳听完她的话,脸色顿时就变了。

“周道友,敢问何为《夺魂da法》?”

聂玉霜看着面色微变的周阳,嘴唇微动,却是直接传音问起了此事。

周阳知道这事不让聂玉霜知道肯定不行,而且就算他不说,幻芊芊这魔女也未必会隐瞒。

于是他只能把《夺魂da法》的作用和优缺点都告知了对方。

而既然说到了这里,他干脆就看着幻芊芊这魔女说道:“周某可没有豢养魔修的喜好,你既然愿意接受《夺魂da法》的拘禁,那周某就把这门秘法告诉聂道友好了,由聂道友来对你施法就是。”

说这话的时候,周阳自然是选择性忘记了自己以前豢养鬼修的事情。

总之幻芊芊这样一个元婴期修为的女魔头,他是不愿意豢养在身边的,以免有朝一日养虎为患,遭其反噬。

毕竟那《夺魂da法》可是得自其身上,难保其没有什么秘法解除控制效果。

魔功诡异,周阳不得不防。

而聂玉霜听到他这话,既觉得意外,又是颇为意动,只是碍于面子,不好马上答应。

只是二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幻芊芊听到周阳的话后,却是直接摇头说道:“那不行,聂道友他上进已是无路,寿元也不足三百,道心誓言对他可没什么束缚可言,妾身可不敢拿自家性命来赌。”

聂玉霜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寒,冷冷看着这个魔女,恨不得再给其来一套最狠的酷刑,让其知道这样说自己的后果。

而周阳听到幻芊芊的话,却是更加认定了她是别有所谋,很快就继续说道:“就算聂道友不行,也可以换成其他道友,据周某所知,聂道友的师弟陈道友,寿元才两千岁不到,道途还有很大的进步机会。”

“周道友说的也是,只是那位陈道友的修为境界和妾身等同,就算妾身愿意配合他施展《夺魂da法》,恐怕他也未必敢控制妾身吧,毕竟妾身的神识可是比他要强出不少,想要反噬他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幻芊芊说到最后,不禁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看向了聂玉霜。

果然,聂玉霜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听到她这话后又是更难看了数分,对于周阳的话语,也是没有半点回应。

周阳脸色也是跟踩了狗屎一样难看,干脆就直说道:“不好意思,周某也不想养虎为患。”

他虽然也想知道那些魔修的阴谋,但还没有高尚到为此给自己绑上一颗定时炸弹的地步。

若是真答应了幻芊芊这魔女的要求,以后他怕是睡觉都难以安心,时时刻刻都要堤防这魔女反噬自己。

可幻芊芊这魔女却是认定了他一样,满脸笑容的看着他说道:“周道友未免对自己太不自信了吧,你可是仅凭神识攻击就能将妾身元神重创,依妾身看来,周道友的神识之强,怕是已经不在聂道友之下了吧!”

“那又如何?周某虽不怕你搞什么鬼,可也没有道理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凭白给自己增添烦恼。”

周阳目光一冷,冷冷看着满脸笑容的魔女,口中的话语,却是在跟聂玉霜表态。

他并非聂玉霜的下属,只要他自己不答应,谁也无法逼迫命令他什么。

聂玉霜也果然听懂了他的话语,眉头顿时皱得更深了。

幻芊芊这魔女见此,不禁一阵娇笑道:“咯咯咯,那妾身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条件妾身已经开出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别怪妾身没有提醒你们,若是你们拖延的时间久了,等到事情发生,可就后悔都晚了!”

“哼,装神弄鬼,周某看你根本就是在耍弄我们,根本不是真心想要招供!”

周阳一声冷哼,疾言厉色的看着这魔女一通呵斥,手一挥,一朵金色真火便飞向了这魔女。

聂玉霜看到这一幕,神色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阻拦他对魔女用刑。

在金色真火的焚烧下,魔女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了半点踪影。

其口中虽然强忍着不曾发出半点哀嚎声,可是身体上那些还未完全恢复痊愈的伤口,一下就翻卷溃烂了起来。

这样将魔女一身皮肉都烧焦烧黑大半后,周阳才收起真火,冷声说道:“周某劝你还是别耍花招,老实交代清楚你所知道的一切事情,否则后日将你当众处刑的时候,那痛苦必定是现在的数倍!”

“你就是现在杀了我,我的条件也是丝毫不变,不信你就动手好了!”

幻芊芊抬起焦黑的脸庞看着他,双眼中满是冷笑之色,半步也不愿让。

“周道友。”

聂玉霜看着周阳,叫了一声,然后一挥手,屏蔽了幻芊芊这魔女对于二人的视线感知和听力感知。

“周道友的担忧,聂某也理解,不过要是能够收服这魔女为我等所用,对于我等扫除群魔的确是大有帮助,还望周道友能够以大局为重,多多担待!”

“当然聂某知道自己是无权指使周道友的,聂某这里让周道友答应那魔女的条件,让道友做这种冒风险的事情,自然不会空口白话,满口大义,自然会对道友做出补偿!”

“道友先别忙着拒绝,请先看完这根玉简内记载的东西再说,只要道友答应,聂某可以做主让道友在其中任选一样作为补偿!”

面对周阳充满疑问的目光,聂玉霜也不说什么虚的,满脸诚恳之色的看着他直接说出了自身意见,并将一根玉简递到了他手中。

周阳见此,脸色变了又变,目光看着聂玉霜那充满恳切之色的双眼好一会儿后,才默默放出神识看向了手中玉简内的信息。

这玉简内记载着二三十种宝物信息,每一种宝物都是连元婴期修士看了都会心动的宝物。

其中有现成的六阶法器,有可以炼制六阶灵丹的万年灵药,有某些将其罕见的炼器材料,甚至还有六阶妖王的妖丹和极品灵石!

周阳一件件看过去,最后目光不由落到了其中一种熟悉的宝物上面。

【冰泪花】,一种可以辅助金丹期修士渡“心魔劫”的天地奇珍,周阳当初便是凭借这种宝物的帮助成功渡过“心魔劫”,结成元婴。

他也是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再看到第二株【冰泪花】,并且有机会得到。

作为亲自使用过这种宝物的人,他比谁都明白这种宝物的作用。

故而在看到这件宝物的名字后,他心中便决定答应聂玉霜的请求了。

对魔女幻芊芊施展《夺魂da法》,也许会有可能遭受这个魔女的反噬,可是周阳自信其就算能够有秘法摆脱控制,也没可能真正反噬到自己的元神。

幻芊芊就算再聪明,也肯定想不到他身上会有可以守护元神、滋养元神的元神秘宝。

最多他收这魔女为仆后,等北庭洲修仙界这边的魔灾被扫除,就将其关入【东莱仙岛】,不给其出来害人的机会。

心中有了决定后,他当即就把玉简还给聂玉霜,然后沉声说道:“既然聂真人都做到这一步了,周某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真人的请求周某可以答应,唯求真人能够将那株【冰泪花】让予周某,好让内子将来能够放心冲击元婴!”

聂玉霜听到他这话,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连忙向他拱手一礼道:“周道友深明大义,聂某感激不尽,尊夫人这些日子在城中救死扶伤,聂某也多有耳闻,这【冰泪花】若是能够帮助尊夫人结成元婴,那也是物尽其用了!”

说是这样说,聂玉霜心中其实还是很肉痛的。

他所提供的玉简里面众多宝物,并不是玄冥仙宗一家所有,而是北庭洲修仙界各大门派为了扫除魔灾,下血本从各自宗门藏宝之中拿出来的。

然而不巧的是,那株【冰泪花】正是他们玄冥仙宗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