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在一楼,窗户又是只有玻璃,没有防盗网的,林亿儿刻意将窗户锁了起来。

但是,因为年代久远,木头窗户有些损坏,锁住了也并不牢固,如果力气大些的,稍一用力便可以推开。

也不知道顾梓墨住在哪里,如果他在就好了。

瑟瑟发抖的林亿儿想着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顾梓墨的电话。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却没有人接。

一串熟悉的铃声在窗外响起,林亿儿连忙侧耳倾听,还真是顾梓墨设置的专属于她林亿儿的铃声。

难道……窗外的那个人是顾梓墨……

打开窗户,借着月光一看,爬窗户的人,还真是顾梓墨。

四目相望,气氛有些尴尬。

“你……”林亿儿指了指顾梓墨口袋里在响的手机铃声。

“我……我就看看。”顾梓墨说。

林亿儿翻了个白眼,还好就是看看。

大雪纷扬中的红衣佳人美如画

“你住哪里?”为了缓解尴尬,林亿儿问。

顾梓墨指了指正蹲在窗台上的自己,再指了指房间内。

“下来吧。”林亿儿继续翻白眼。

说着,她让也了一条道。

顾梓墨连忙轻声跳了下来,将窗户锁好,换上带过来的睡衣,躺到了床上。

“……”林亿儿。

有这么厚言无耻地霸占别人床的么?

连睡衣都带好了,这是一早就计划好的。

“你房间在哪里,快点回去,这里的床窄,睡不下两个人。”林亿儿不悦。

大半夜地,把她吓了一大跳,还想霸占她的床。

“我来晚了,没有房间。”顾梓墨可怜兮兮地说。

“别骗我,你可是男一号,导演都对你点头哈腰,会不给你安排房间?”林亿儿不信。

“真的,找不到房间了,导演让我和他挤一夜,你有见过两个大男人睡一间的么?”

“……”林亿儿。

虽然很在画面感,但是她也不敢笑。

最后,她还是妥协了,“那就睡一晚,以后不准再来了。”

“顾太太说什么就是什么。”

只要林亿儿让他睡这里,说什么他都听。

“还有,下次来不准爬窗户。”林亿儿警告。

看把她吓的,这会儿心脏还没有放回原位。

“你不是说以后不准再来了么?”顾梓墨眨了延无辜的大眼睛,满脸求知欲地问。

“……”林亿儿。

“总之,不准走窗户,不准再来我这里。”

“就算你需要我保护我也不来吗?”顾梓墨坏笑。

“谁需要你保护。”林亿儿不屑。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再睡吧。”顾梓墨想了想,说。

林亿儿难得见到顾梓墨这么正经的时候,点头同意了。

结果,随着顾梓墨接着往下讲的故事,林亿儿已经躲进了被子里,这还不够,吓得钻进了顾梓墨的怀里。

“睡觉。”

顾梓墨紧了紧胳膊,感受着躲在他怀里的小人儿,满意地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本来吓得睡不着觉的林亿儿一靠进这么温暖的怀抱里便睡着了,很香,很甜……

原本以为换了床会睡不踏实的林亿儿一夜睡到天亮,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亿儿,快开门,起床啦,今早有晨戏。”

缨缨和络络在门外敲门,出声提醒。

林亿儿悠悠醒了过来,待听清缨缨和络络的话后,连忙坐了起来。

怎么就睡这么沉了,闹钟都没能闹醒她么?

“亿儿,开门啦……”缨缨和络络没有听到林亿儿的声音,还在门外叫。

林亿儿一惊,完了,顾梓墨在她这里,这一开门,不是要被大家发现了?

怎么办怎么办?

“梓墨,你快起来躲一躲,缨缨和络络来了,再不躲起来,她们两个又要给你打小报告,说夜雨与我在一起了……”

焦急地喊完,林亿儿才发现,她旁边压根儿就没有人,她是一个人睡在床上的。

等等,顾梓墨呢?

他昨天不是过来睡觉了?

什么情况?

还是说,昨晚她背台词背得睡着了,做梦梦到顾梓墨来了?

不应该啊!

林亿儿爬了起来,在床上找顾梓墨呆过的痕迹。

昨晚顾梓墨换下来的衣服没有,睡觉穿的睡衣也没有。

难道真的是她做梦了?

“亿儿,起来没?”

门外,缨缨和络络还在叫门。

“怎么回事?”

隔着门,林亿儿听到了夜雨的声音。

夜雨怎么会来这里?

不对啊,顾梓墨昨天和她说了,因为来得晚,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他要和导演挤一晚。

她记得,导演住得很远,并不在这边,门外怎么会有夜雨的说话声呢?

带着疑惑,林亿儿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缨缨和络络,还有穿戴整齐的夜雨。

他身上的衣服,好像有些熟悉,这不是她昨晚看到的么?

“夜先生,你住隔壁?”缨缨警惕地问。

“对啊,我住这间。”夜雨大方地承认。

“……”林亿儿。

难道真是她做梦了?

“亿儿,你怎么还没有换衣服呢,快点洗漱,我们去吃了早餐要赶去拍摄地点。听说那边很陡峭,女孩子凭自己的力量根本就爬不过去。”

“……”林亿儿。

她的注意力还在顾梓墨昨晚有没有在她房间睡觉这事上。

刚才缨缨说什么?

要去很陡峭的地方拍摄?

好像行程上不是这样安排的,今天不是应该去瀑布边拍摄么?

“亿儿,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还没睡醒呢?”缨缨急了,一边推着林亿儿进房间,一边对络络说,“络络,你快去取早餐过来,我帮亿儿换衣服。”

络络应了一声便走了,夜雨不知道去了哪里,缨缨则快速地帮林亿儿换衣服。

脱去睡衣,露出了某些痕迹。

缨缨指着一处带有吻痕的地方问,“亿儿,这是……”

还未问完,缨缨已经红了脸。

林亿儿一惊,连忙拿过衣服穿好。

这痕迹是新的,难道是顾梓墨今早离开时留下的?

看来,顾梓墨昨晚的确在她房间睡。

还骗她,说他来得晚,没有地方睡,哼!

她就说嘛,一个男一号,又是大明星,导演怎么可能不为他提前安排好住处。

搞了半天,人家就住在她隔壁,她竟然还同意对方没有地方住,好心收留他一晚……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