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武场上。

代表蓝衣堂出战的徐阳,慕容宇,公孙治和张立四人享受着场观众的起立欢呼和热情的掌声。

场边上,十几个比赛执事一同施法,联手关闭了作为演武场防御的金色光幕,大团的金光化作漫天兴奋的光点,似胜利的焰火般璀璨光明。

场地上的另一侧,被雷电之力反噬的红衣堂佛虎四子,已是昏厥在地,不省人事的样子。

老虎变成了病猫,大概就是如此。

不多时,有若干身穿杏色佛衣的金佛寺弟子跳上演武场。

“快快快,把这四位大和尚送去疗伤所医治。”比赛执事指挥他们七手八脚地将躺在地上的佛虎四子抬了下去。

这时,一位身穿紫金袈裟的银须老僧在七八个普通和尚的拥簇下来到了演武场的中央。

慕容宇远远望见,小声提醒道:“是值守金光塔的“六鑫”长老,大概是亲自来确认咱们的身份来了。”

四人规规矩矩地站好。

六鑫和尚一行人来到徐阳四人的跟前。

“我乃金佛寺负责值守金光塔的执事长老六鑫和尚,是代表金佛寺来最终确认各位金光塔试炼弟子身份的。金光塔乃是金佛寺最重要修真福地之一,是不允许出半点差错的。”

居家可爱活力美少女生活照

慕容宇带头,双手施佛礼,恭敬道:“蓝衣堂俗家弟子慕容宇见过六鑫长老。”

徐阳三人也学着样子,纷纷施礼。

六鑫和尚的目光在慕容宇身上一顿,微微点头。

然后,六鑫和尚走到四人跟前,一脸仔细地打量四人。

片刻后,他点头道:“没有问题,各位的身份完符合。”

六鑫和尚手腕一翻,掌心中现出四枚金光灿灿的金符来。

四枚金符乃是令箭的模样,只有寸许大小。正面铭刻着金光塔的纹样,反面铭刻着若干晦涩的梵文字符,样式古朴却也十分精致。

“这是金光塔的试炼金符,现在我就当众交到你们每一个人的手中。你们需当着我的面将一滴魂血烙印在金符之上,这样,此金符就只能你们本人才可以使用。”六鑫和尚认真道。

徐阳四人双手接过金符,按照六鑫和尚的要求,各自从指尖上挤出一滴魂血滴在了自己掌心中的那枚金符表面。

嗡!

金符表面一颤,散出一道飞旋的金光,金光滚动间映出一尊小巧的金光塔模样,同时散出一股神秘的禁制之力。

而滴在其上的魂血在这股禁制之力的作用下立刻化作一团稀薄的血雾。血雾扭动着幻出徐阳,慕容宇,公孙治和张立四人的面貌。

“咪咪麻麻哄哄”

金符之上,传出朗朗佛言,显然是一种加持其上的特殊的声音属性的禁制。

待佛音一停,血雾收敛,化作一道细线就烙印在了金符表面的一角。仔细看去,乃是一枚血红色的梵文小字,抹之不去。

徐阳见状,不禁心中感叹,“看来这金光塔的试炼金符果真不一般,光是血契认主就有几道禁制发挥作用。其他人就是将此金符夺了去,也是不能使用的。”

慕容宇,公孙治和张立三人的心中也是啧

啧称奇。

见试炼金符认主完毕,六鑫和尚用手一捋下巴上的银须,点头道:“很好,这样就万无一失了,这四枚金符也是各位出入金光塔的钥匙,四位将金符收好吧。”

徐阳四人将手中的金符小心收好。

六鑫和尚朝着身后一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我有几句要紧话要嘱咐他们四人。”

跟在六鑫和尚身后的几名和尚闻言后,恭敬地退了下去。

四周无人,六鑫和尚微笑道:“再次恭喜四位获得金光塔试炼的机会。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机会,四位竟然能完胜红衣堂的佛虎四子,当真让人惊讶。估计此刻的红衣堂已经炸开了锅,丢失了金光塔的试炼名额可是重重打了红衣堂的脸面,也打了金佛寺中那几位力挺红衣堂的长老。不过你们放心,在金佛寺内,是没人敢找你们麻烦的。你们获得试炼名额的比赛是光明正大的,结果也是不能改变的。不过,若是出了金佛寺,碰上红衣堂的弟子也难免会发生切磋的事情。”

“多谢六鑫大长老的善意提醒,还要感谢六鑫大长老替我们赢得了这一次挑战的机会。”慕容宇恭敬道。

六鑫和尚微微一笑道:“见佛一炷香,佛施一份缘。香火钱总是有它的用处的。”

慕容宇恭敬道:“慕容宇受教。”

心中暗忖:“多亏这六鑫大长老是个收灵石办事的人,要不然,金光塔试炼彻底与我等无缘了。”

六鑫和尚道:“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告知你们,同时也代表金佛寺发给你们这次金光塔试炼的具体任务。”

顿了顿,继续道:“好消息是,经过金佛寺长老会的合议,决定给予你们四人前往金光塔外围空间——金光境试炼三天的机会,以充实各位的战力,这可是天大的好处。通常情况下,只有金佛寺内门的精英弟子获得重大奖励时,才有机会进入金光境中修炼。”

徐阳,慕容宇,公孙治和张立连声道谢。

六鑫和尚取出一枚白玉玉简,然后道:“这一次金光塔试炼的具体任务就在这玉简之上,任务的级别是机密的,所以你们不必现在读取。待回去后,以你们手中的试炼金符激活此玉简就知晓了。我今天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慕容宇接过白玉玉简收好。

这一场挑战赛后,徐阳,慕容宇,公孙治和张立的名声就在整个金佛乡范围内传开了。

金佛寺蓝衣堂的世家四少,俗家弟子中的绝世天才,在擂台赛上,将红衣堂成名已久的佛虎四子打得落花流水。

蓝衣堂,慕容宇的房间内。

慕容宇取出六鑫和尚给予的那枚白玉玉简,平放在桌面之上。

按照六鑫和尚之前的提示,四人取出各自的试炼金符攥在掌心之中。催动法力,金符表面投出一道金光落在了玉简表面。

玉简发出一声嗡鸣,表面光华大放,卷出一道白光。白光之内,映出一行字体。

“秘密击杀金光塔试炼中遇到的紫祸。”

只是三个呼吸,那些字体就消失不见,砰的一声轻响,白玉玉简自行爆开,化作齑粉。

徐阳,慕容宇,公孙治和张立四人面面相觑。

立道:“这一次金光塔试炼,不是为了消除紫祸身上的魔煞之气,让他们恢复成正常人吗?为何又要在试炼中击杀他们。”

慕容宇略微思考,然后解释道:“金佛寺的那帮老和尚比猴子都精,怎么会让那些紫祸占了便宜。要知道,金光塔内的内层空间降魔境可是五百年都没有开放了。这一次突然开放,能进入其中试炼实乃大造化。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是没有的。”

公孙治道:“如此看来,金光塔试炼只是一个诱饵,其本质就是用来消灭紫祸的。”

徐阳道:“这样以来,金佛寺不但在中元大陆宣扬了负责任大宗门派的好名声,又将金佛乡内的紫祸之患引入到金光塔试炼内集中灭杀。对于金佛寺来说,是一举两得。只是那些渴望进入金光塔内试炼的紫祸,却不知这是一个大大的陷阱。”

慕容宇道:“怪不得金佛寺会额外奖励我们进入金光境内修行三天的机会,这是让我们之后更有能力灭杀紫祸。”

徐阳道:“不管如何,我们能进入金光塔内试炼,就是一场造化。”

张立道:“这造化可是花了灵石才争取来的。按照金光塔内层空间降魔境试炼的规矩,击杀其中的邪修也是有奖励的。等我们进去后,先杀他几个邪修,把灵石赚回来再说。”

慕容宇一脸鄙视,心中嘀咕:“果真是来自南域的蛮子。”他朝着黑小子张立翻了个白眼道:“没见过世面。”

徐阳打圆场道:“张立兄说得也没错。在修真界,得到灵石就是最大的造化。”

一旁的公孙治跟着打圆场道:“看在灵石的面子上,这个秘密任务咱们就接了。”

灵石即财富,财富即造化。

“哈哈哈哈。”四人大笑。

此刻,他们四人心中却清楚,接下来的金光塔内层试炼比之在金佛乡范围内击杀紫祸的任务更加危险。不但要应对金光塔内禁锢的,不可预估的危险邪修,还要和进入其中的紫祸厮杀。

徐阳道:“不管怎么说,能进入金光塔外层空间金光境中试炼也是造化。听说金光境内的佛光圣力可涤荡心神,稳固修为,是突破修为瓶颈前试炼的宝地。”

慕容宇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各自准备一下,明日前往金光境。”

第二日清晨。

徐阳,慕容宇,公孙治和张立经过金佛寺内的传送阵来到了金光塔的所在。

金光塔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金色坐佛屹立在天地之间。

金光塔表面万道金光升腾,袅袅圣气化作祥云漂浮在上空。光是注目,就让人心生敬畏膜拜。

在金光塔的管事房间内,徐阳,慕容宇,公孙治和张立又见到了六鑫和尚。

六鑫和尚道:“金光境虽好,但只能在其中修炼三天。否则,过犹不及。你们一定要珍惜这三天的机会。”

“多谢长老提醒。”四人恭敬回应。

之后,六鑫和尚派人将徐阳四人送到专门进入金光境的传送阵中。

传送阵嗡嗡声响中,升起金色的光幕,将徐阳四人的身形罩在其中。

几个呼吸后,金色光幕收敛,传送阵上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