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下流。”藏刀美眸通红,气得身躯微微颤动,她还没拿出力,衣物就被秦浩焚了,放手一搏,她未必没有战胜的可能。

烧她衣服就罢了,还以手下性命要挟,手段卑劣。

但,对方所言不假,这里每一名鬼武者都是支撑瀛洲的拱石,一旦部死完,流岛必将元气大伤,数千年无法恢复。否侧,之前她便不会出手救巫师。

然而,要她堂堂帝主强者当做奴隶,供人肆意驱使,如何能够忍受。

“你只有一次机会。”秦浩伸出一根手指,道火在手指燃烧,随意丢出去,除藏刀以外,剩余鬼武者无任何逃生的可能。至于藏刀是否真心臣服,他并不在意,只看结果。

“逃,不要管我们。”又一名鬼武者摇摇晃晃着站起来,大声的怒吼着。

“勇气可嘉。”秦浩反手将道火甩了过去,对待倭族向来不手软,他也并不是非要藏刀臣服不可。

“我答应你。”一声压抑的呐喊出口,悲愤至极,藏刀身体颤抖的厉害,两只拳头捏出青筋,一边落泪,一边哽咽“饶了他们,我愿意……做你的……奴隶。”

扑通!

伴随这句话传出,藏刀的双腿缓缓跪在秦浩脚下,流岛尚今最强者,终究放弃了心中的女帝尊严。

秦浩满意笑了笑,丢出去的道火随之湮灭。

空间变得安静下去,所有人露出吃惊之色,就这样……放弃了吗?

水嫩白皙北京少女高清美臂私房写真

苗族的祖奶奶一脸不可思议,藏刀有多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厉害,她切身领教过,放在五界帝主当中亦算好手,怎知,如此轻易被秦浩摧垮了意志。

包括叶水寒诸人也没想到,纷纷对视,为之唏嘘。

“嘴上的臣服,并不能得到我的信任。”秦浩给陈婉沁递个眼神,陈婉沁会意一笑,上前将藏刀从地上扶起来。

“那你还想怎样?”藏刀像只被人踩住尾巴的野猫,忍不住跳将起来,想去抓破秦浩的脸,她已经如此卑微,这男人是魔鬼不成?

“传闻西界苗族擅毒蛊之术,子母噬魂虫堪称一绝,不知老人家可否赏脸演示?”秦浩望向苗婆婆。

“这个……”苗婆婆下意识的望向族人,子母噬魂虫虽说不算太高深的蛊术,但也要看情况而定,为藏刀帝主级强者种蛊,非常损耗毒力。

可,若不答应的话?

苗婆婆心头忧虑越来越强烈,她可不想族人重蹈倭族下场,万一秦浩再拿族人威胁她,后果就不好办了。何况,九婴喊秦浩主人,这苗狼显然是触犯了此人。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思维快速运转,苗婆婆露出一个极富善意的笑容,尽管笑得很僵硬,动作却很熟练的取出培育好的蛊虫,下一秒,她脚底浮现九重帝环,绽放出极其强烈的毒光,可怕的毒力层层流转躯体,一缕缕的打入其中一只微小的蛊虫体内。

那蛊虫顿时散发冲天毒光,澎湃的毒液呼之欲出,似蕴藏荼毒万灵的力量,做好这一切,苗婆婆证道帝气开始迅速衰弱,一身毒力足足去了八成,将一大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小两只蛊虫不舍的交在秦浩手里“给她吃小的,你把母虫炼化。”

“多谢。”秦浩道,上前两步,一手捏在藏刀柔嫩的脸颊,另一只手拿起子蛊,直接丢进对方嘴里。

“你混蛋,我不吃,我……咕噜。”在男人有力的手掌下,藏刀的挣扎和反抗毫无作用,未来得及品尝什么滋味,子虫顺着喉咙直接钻了进去,立刻与她神魂融合在一起。

看到这一幕,重创的鬼武者们有的嚎啕大哭,有的握紧身下泥土,有深深埋下脑袋,脸上写尽了屈辱。

“咳咳……你个贼老婆子,我不会放过你们苗族,不会……”藏刀的两只手死死按紧咽喉,发出剧烈的咳嗽,想要吐出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妖女还敢猖狂。”苗婆婆厉声训道,沉下脸看向秦浩“阁下不妨试试运转帝意来检验检验。”

“好。”秦浩点头,喂下藏刀吃完子虫,母虫立刻被他炼化,此时悄然运转帝意,子母噬魂蛊立即发挥作用,他明显感觉到,与藏刀之间产生无法分割的联系,在秦浩的神魂之中,仿佛多了另一个人的神魂缩影,当他强壮的神魂压迫那道渺小的神魂缩影之时,正在咳嗽的藏刀突然五官扭曲,毫无形象的栽倒地上,一阵疯狂卷缩和抽搐,那表情和压抑口中的痛苦呻吟,像神魂正被撕裂。

“很有效。”秦浩停止镇压,如此,便安心了,暗中多出一个帝主级仆从,此行遗迹在五界霸主之间周旋,便多出一张意想不到的暗牌,也更方便接下来的动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