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血刀老祖的爆率当真喜人得很,光是宝器就一口气掉落的五件之多,虽然其中有两件应该是他之前啥的所得战利品?

不过,那个鹰羽披风是什么鬼?

虽然在原著中貌似也出现过一件这样的披风,但那是血刀老祖死了以后,水笙亲手为狄云做的。

现在这玩意出现在血刀老祖的身上是什么鬼?

难道是为了给玩家一个合理获取这件装备的途径?

而水笙亲手制作的那件,则是狄云专属,就好像郭靖喝掉的射血一样,玩家并没有机会拿到手?

这个解释貌似合情合理,但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玩意已经到手了,纠结它的是怎么来的毫无意义,研究分配问题才是正经。

不过就算研究分配问题也并不着急,以为这一次大爆特爆的并不只是血刀老祖一个人,那边的花铁干从宝陆上来看,却也是丝毫不在血刀老祖之下!

中平枪法(高级):中平枪,枪中王,一点寒芒不胜防!修炼需求:……

鹰爪功(中级):鹰爪功并非一家一派之武学,在江湖上流传有许多版本,此为鹰爪铁枪门的传承。修炼需求:……

岳家散手(中级):相传为宋代名将岳飞所创的拳法,实战威力惊人。修炼需求:……

蓝色吊带裙清纯女孩肩上落蝶唯美写真

双花枪(宝器):落花流水之二“中平无敌”花铁干的配枪,打石头粉碎,刺生铁也有痕迹。攻击+550,内力增幅+30%,枪法等级+1!

柔云剑(宝器):流花流水之三“柔云剑”刘乘风的佩剑,与武当剑法最是契合。攻击+500,防御+300,内力增幅+50%,武当派剑法等级+1!

凤翅亮银冠(宝器):一顶蕴含着奇特能量的宝冠,不知出自何处。防御+200,膂力+200,长兵器等级+1!

锁子白银甲(宝器):一件银光闪闪的宝甲,不知出自何处。防御+500,膂力+200,气血上限+3000,内力增幅30%!

藕丝登萍履(宝器):一双做工精美的靴子,不知出自何处。防御+200,身法+500,轻功等级+1!

金钱:2587金!

……

这就是花铁干掉落的物品,同样也是五件宝器,秘籍还要比血刀老祖多出两本。

不过要说到综合质量的话,花铁干就要比血刀老祖的掉落差上许多了!

首先说秘籍:

血刀老祖虽然只掉落了一本《血刀经》,但其中却是包含了血刀门内功和血刀刀法两门武学于一体的秘籍,其价值已经算得上是绝学之下最顶尖的那一小堆了。

毕竟,这《血刀经》的秘籍只有一本,修炼之后也只会占用一个内功栏,可以让修炼这本秘籍的问价玩家节省下来一个招式栏,亦或者将原本分开来得两门武学合二为一。

光是这一条,就已经完爆其他许多的同级功法了。

而花铁干掉落的三本秘籍,除了藏星羽志在必得的《中平枪法》之外,剩下两本中级武学,三人都不是很看得上,只能扔到拍卖场买了分钱的那种垃圾。

再说装备:

血刀老祖掉落的装备,也同样个顶个的极品。

而且五件宝器之中,竟然有两件是罕见的首饰与披风!

要知道,现在夜未明的首饰还只是一个黄金品质的“森罗吊坠”,至于披风的位置,到现在还是空着的!

当然,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排除夜未明眼光太高,不屑于用垃圾充数的原因。但也足以说明披风与首饰的珍贵程度,远非刀剑铠甲可比了。

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不论在哪里都是适用的。

而相比起来,花铁干掉落的东西就要差了许多。虽然五件宝器也都属于极品,但却都是比较常见的兵器、铠甲、帽子和靴子,其价值上要差了一筹。

其中《血刀经》、血刀和血色残阳这一本秘籍和两件装备没的说,只有在刀妹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来。

特别是《血刀经》,原本就是她的主修功法,只是一直以来血刀老祖藏了一手,她所学不,这次刚好可以趁机将之补齐。

不过一口气拿了三件好东西,她也很识趣的放弃了对其他物品的竞争。

至于说血刀老祖掉落的最后一件装备,也就是价值最高的“鹰羽披风”则是丝毫不出意外的落入到了夜未明的手里。

这件披风不但本身就属于稀有装备,增加的属性也是足够的逆天,特别是增加内功等级这一项,简直强到没朋友!

要问具体有多强?

只要列一个简单的数据,大家就明白了。

在夜未明将它装备在身上之后,所得到的属性加成是:气血5000,内力5600,体魄200,膂力2

00,身法280,反应350,姿势4,悟性2!

一件装备给夜未明带来的增幅,甚至好过了其他任何两件宝器的总和!

大家不要觉得这个数据很夸张,事实上内力和轻功两种武学与招式不同,它们每提升1级所带来的属性加成,都是可以提升玩家基础属性的。

现在夜未明身上共有三门内功、两门轻功,加上任何武学敌10级提升至第10(+1)级时,增幅的属性虽然不如第9级到第10级那么明显,但也要比之前的哥哥等价更加强悍一些。

具体有多强呢?

从第10级升到第10(+1)级所提升的属性,是第9级之前,每升一级的2倍!

所以,光是这一件装备,就足以让夜未明的实力提升一大截了。

现在的夜未明,距离能够使用“中冲剑”,就只差一个《一阳指》了。

而这样的属性既然如此之给力,但其稀有度也同样低的吓人。截止到目前为止,夜未明还是第二次见到这个属性,第一次是海大富掉落那件将进酒专属衣服。

这件披风的真正价值,即便比不上一门绝学,却也不会相差很多,绝对要比任何高级武学甚至宝器都要更加珍贵得多!

如果将其丢进拍卖场,没有2万金以上的价格,简直想也不要想。

若不是夜未明在这次的任务中居功至伟,而藏星羽和刀妹也都另有需求,这件披风绝对不会被他如此轻易的入手。

不过作为代价,夜未明拿了这件价值最高的披风之后,也就没有再对其他装备起什么心思。

而藏星羽,除了之前约定好不计算在掉落物品分配之中的《中平枪法》之外,还凑齐了一整套十分符合他气质的亮银披挂。

既:凤翅亮银冠、锁子白银甲、藕丝登萍履。

至于那把双花枪,属性还不如他现在手里的三尖两刃刀,所以决定和其他物品一样,先放在夜未明哪里,准备拿出去之后一起卖掉分钱。

只是他们今次的收获着实太大,即便是他们用不到的那些装备,也都是都是属性绝佳的极品宝器。

就此丢进拍卖场,三个人都是心有不甘。

在看到这些装备的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自己的朋友。

最终三人商议决定,东西先放在夜未明这里,等出谷之后,大家各自飞鸽码人,然后找一个地方在彼此的朋友圈里先竞拍一波。

能内部消化的尽量内部消化,实在没人看得上的东西,再拿出去卖钱不迟。

虽然这种操作可能会导致一些物品无法买到最高的价格,但他们一直都选择了少赚一点,也不让肥水流入外人之田。

分赃完毕,夜未明随手从包袱里去除一口金丝楠木大棺材,正在犹豫究竟应该用它来装血刀老祖和还是花铁干的时候,一直躲在暗处观战的狄云和水笙却已经从暗处现身,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狄云和水笙此刻的关系,可以算得上是相依为命了。

之前以为种种原因,玩家与npc的极大高手都忙着相互算计和拼命,对于他们这两个无害亦无用的存在,自然关注极少。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两个弱势群体,在这一大群虎狼之间就只能抱团取暖。

如此一来,彼此之间的关系,倒也不想一开始那般的水火不容了。

见到两人并肩朝这边走来,夜未明先是微微一笑,跟着更是礼貌性的询问一下他们两个的情况。

狄云这时候和机智的趁机解释自己的出身和与丁典之间的关系,这也给夜未明与他这个“血刀恶贼”达成和解,提供了一个很方便的台阶。

彼此简单的自我介绍和寒暄了几句之后,水笙终于有些好奇的指着地上那口金丝楠木大棺材说道:“夜少侠,难道你随身还带着这些收敛尸体的东西吗?”

夜未明轻轻点头,解释道:“作为一个神捕司的工作人员,破案、勘察现场、验尸、殓尸都是我们必备的工作技能。”

“逝者已矣,即便是血刀老祖和花铁干这样的大奸大恶之辈,死后也不应该任由其曝尸荒野,就算不考虑道德层面的问题,那样随意的处理尸体,也容易引起瘟疫之类棘手的麻烦。”

“所以我一直以来,都随身携带者一些收敛尸体的必要物品,用来让死者入土为安。”

“这样做不但是为了让死者安息,也可以让活着的人可以更加安宁。”

说着,夜未明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金丝楠木大棺材,无奈的摇头说道:“不过可惜的是,这段时间江湖上死的人实在有点多,我之前准备的几口顶级棺木,如今就只剩下这么一口质量最好的。另外还有两口质量稍差一些的黄桦棺,再有就是最普通的草席了。”

夜未明所言不假。

因为身上的包袱空间有限,棺材这种东西

又不似草席那样可以叠加在一起存放,所以夜未明身上常备的棺材其实并不是很多,都是随用随补的。

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得棺材消耗量实在有点大。

在鹿鼎公府和烟雨楼各种刷副本,上等的棺材早已经消耗殆尽,还没来得及补货,就急冲冲的赶来这雪谷之中。

以至于他现在的存货已经严重不够用了,否则也不会拿着一口楠木棺,纠结究竟应该用来装血刀老祖还是花铁干了。

两个120级以上的**oss,都用楠木棺收敛,它不香吗?

而听夜未明这么说,水笙却是猛地两眼一亮。

看得出来,她有些不好意思,但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鼓起了勇气说道:“夜少侠。我爹和两位伯伯之前为了救我,结果却被血刀老祖那个恶贼害得葬身在这雪谷之中。你看……”

微微一顿之后,水笙终于还是说道:“血刀老祖和花铁干都是坏人,而我爹和两个陆伯伯与刘伯伯,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真正的江湖侠士,是大英雄。夜少侠的身上那三口上等的棺材,难道不应该用来给好人用吗?”

夜未明闻言却是露出了略带为难的神色:“这不妥啊。逝者已矣,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死后都变成了死人……”

水笙闻言,很懂事的从怀里取出一本秘籍来,交给夜未明道:“多谢夜少侠杀死了血刀老祖,为我爹爹报了血海深仇,这本秘籍是小女子的一点心意,还望夜少侠千万莫要推辞。”

登萍度水(高级):一门极为高深的轻功法门,乃落花流水之末“冷月剑”水岱的独门轻功。修炼需求:身法:100,悟性:30

……

看了一眼这本秘籍的属性,夜未明满意的将其收起来的同时,口中则是大义凛然的说道:“我忽然感觉水姑娘之前所言一点不差!”

“虽然逝者已矣,但当资源有限的时候,还是应该优先将最好的棺材考虑给那些好人与侠士使用,至于血刀老祖和花铁干这两个大坏蛋,随便拿一张草席卷了,不让他们暴尸雪谷,沦为野兽口中之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那么我现在身上的三口棺材,便将两个黄桦棺给陆大侠和刘大侠使用,而这口楠木棺,我一会我再将水大侠的尸体收敛之后,便交给水姑娘亲手将其安葬,尽一尽孝心好了。”

队伍频道里:

藏星羽:“夜兄这波操作溜啊。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之所以那么热衷于殓尸,想来肯定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好处的吧?”

“明明是得了好处,结果还能趁机在水笙的身上割一波韭菜……”

“我只能说,不愧是你!”

刀妹:“脸呢!?(`д′)”

“你先是殓尸得了好处,然后又通过棺材分配问题从水笙身上搜刮了额外的奖励,最后还让人家亲自动手安葬水岱。”

“夜未明,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缺德吗?(¬_¬)”

夜未明无所谓的回复消息:“有啥缺德的,她还得谢谢我呢。”

水笙这时候脸上终于露出兴奋的笑容,冲着夜未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谢谢夜少侠!”

夜未明再次在队伍频道里发出消息:“你们看看!”

回复他的,是两个竖起中指的表情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