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虚界,天裂峡谷。

一片空旷荒凉的乱石谷地中,周阳和姜凤仙二人一前一后在其中快步疾行着。

二人脸色都有些恍惚,并未将全幅精神都放在赶路上面,心中都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心事。

此时二人刚与陆玄机这位元婴九层大修士分别不久,周阳脑海中还在回想着先前和陆玄机对谈的一幕。

当是时,见到他干脆利落的表态愿意帮忙,陆玄机淡然的脸上,也随之露出了满意高兴之色。

不过面对着他后续的询问,陆玄机并未给他说明要他帮忙的事情是何事,只是让他离开昆虚界后,十年之内赶到玄阳仙宗就行了。

而且作为对他愿意帮忙的奖励,在他离开之前,陆玄机还给了他一张玉符。

那玉符周阳并不陌生,正是青阳真人曾经赐给他使用过的“玄阳紫霄神雷”玉符。

不同的是,陆玄机给他的这张玉符,乃是其修为达到元婴后期之后制作的,威力大到元婴初期修士挨上一记后,都要重伤。

此物之珍贵,更甚于一件六阶法器,因为它是真正可以让周阳在遇到生死危险后,绝地翻盘的超级底牌。

周阳得到此物后,对于接下来的“圣婴谷”之行顿时安心了许多。

有着这件宝物在手,便是真在那里遇上什么危险,此物也可以助他避过一劫,想必这也是陆玄机将这件宝物赐给他的用意。

百叶窗边清纯美女阳光投射唯美写真

紧接着,周阳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在辞别陆玄机的时候,因为他的询问,陆玄机也给他简略说了一下那个尹姓修士的来历,并说明了木魈之死的真正原因。

当时听说尹姓修士乃是大光明仙宫修士,并且可以隔空操控“光明之眼”镇杀木魈之时,周阳确实是惊骇的目瞪口呆。

同时他心中也是庆幸不已,庆幸自己没有说“光明之眼”本是自己之物,不然尹姓修士要是追究起来,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件事。

毕竟站在尹姓修士的角度,他获得大光明仙宫修士遗物后却不归还的举动,绝对是该杀。

好在当时尹姓修士还在祭炼“光明之眼”,并未有空理会他,而他脸上的惊骇之色,也被陆玄机当做了对于七阶仙器威能的敬畏,倒是让他侥幸躲过了一劫。

因为这件事,周阳原本还想请陆玄机给自己检查一下“幽冥玄棺”内秦月儿情况的想法,不得不暂时收敛了起来。

他可不愿因为此事而徒生波折,更不愿再在陆玄机身边多待下去,增加暴露自己的机会。

是以他很快就和陆玄机做了道别。

这时候回想完与陆玄机的对答,没发现什么大的疏漏后,周阳心中也是放心了许多。

然后他回过神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默默跟随的姜凤仙,见到对方精神恍惚一脸失神的样子,他连忙停下了脚步,一脸关切的看着她说道:“凤仙,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没什么事吧,要不要咱们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先休息几日再出发?”

姜凤仙听到他这话后,先是身体为之一顿,眉目含煞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不答反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什么怎么办?”

周阳心中一突,脸上却是一副愕然的样子,不解的看着姜凤仙。

见到他这个样子,姜凤仙俏脸上顿时怒色一闪,满脸恼怒的看着他冷哼道:“哼,还想装傻,你莫非是想要吃干抹净就不认账?”

说完她脸色又是一沉,语气嘲讽的接着说道:“还是你觉得我姜凤仙是那种死缠烂打一定要吊死在你周阳这棵树上的小女人,离开你就不能活了!”

来了来了!

周阳心中哀叹着,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自从在那青色宝鼎内恢复意识醒来后,他就一直在想着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只是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成年人的想法当然是全都要。

可周阳心中很清楚,姜凤仙这样高傲的女修,肯定不会愿意委身做妾当他的侍妾。

他甚至提都不敢在她面前提及这件事,因为他知道那只会被她当做是对她的侮辱。

但是如果姜凤仙不做妾的话,他正牌道侣的位置,又已经许了萧莹多年。

二人两百多年的感情,他更没可能让萧莹自降身份去当侍妾,把正牌道侣的位置让给姜凤仙,那样他周阳和那陈世美有什么区别?

这件事真的是让周阳头都大了,以至于他都产生了逃避心理,不想去想这件事。

现在听到姜凤仙提起这件事,他心中就知道要坏了。

这是要逼他摊牌啊!

“咳咳,凤仙你别生气,我周阳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那种不负责任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做得出来?”

周阳干咳两句,满脸义正言辞的首先做出了表态,表明自己一定会负责任到底。

然后他话锋一转,却是没有说自己要怎么负责,只是一脸钦佩的看着姜凤仙说道:“而且凤仙你素来都是我最钦佩的奇女子,女中豪杰,周某行走修仙界数百年,见识过的女修也有许多,其中并不乏金丹期修士,可却无一人能像凤仙你一样给我这种感觉,让我从心底敬佩。”

可以明显看见,姜凤仙听到他这番话后,俏脸上的煞气,顿时就消散了许多,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一下如寒冰开化一样,焕发出了动人容光,美得让周阳窒息。

他怔怔失神看着那张俏脸,满脑子都是前些天在青色宝鼎内发生的那些事情。

不是两人意志都迷失之时发生的那些事情,而是意志渐渐恢复后,因为残余银毒和某种异样感觉催使而发生的事情。

在清醒状态下发生的那些事情,真正让周阳深刻明白了古人为何会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感慨。

那时候的他,可不就是觉得只要能让自己爽完这一次,死了也都值了么!

他想着那些事情,看着姜凤仙的目光,不知不觉间就变化了起来。

姜凤仙感知到他目光的变化,心中不知怎的,脑海中也涌现出了一些画面。

然后她脸色一红,凤目圆瞪的瞪着周阳啐道:“你别想用这些甜言蜜语来哄我,我问你打算怎么办呢?你老实给我回答这个就行了!”

“我……”

周阳嘴巴张了张,一时无言以对。

他要是知道怎么办,早就主动提起这件事了,又何必一直拖着这件事不处置!

于是他张了张嘴,硬着头皮说道:“凤仙你是知道我情况的,我周阳是什么人,你也清楚,咱们既然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我肯定会对你负责到底,只是,只是……”

“只是你无法给我想要的是吗?”

姜凤仙脸色难看的望着他,帮他说出了未尽之话,声音冰冷的吓人。

周阳心中一凉,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上前数步抓住她的玉手,满脸诚恳的看着她说道:“凤仙你别生气,我知道这样说可能会让你不舒服,但是你想想看,如果我周阳为了你做出那种抛弃相处数百年道侣的事情,你真的会高兴吗?真的还会愿意和这样一个男人结为道侣吗?”

“你看,咱们都是修仙者,追求的都是长生逍遥,只要咱们以后能够携手同行,同参大道,做一对逍遥世间的神仙眷侣,所谓的名分,有或没有,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立下道心誓言,保证在我心中和行动上,对你都和真正的道侣一般无二!”

他神色诚恳而殷切,语气真诚而坚定,任谁见了听了,都不会怀疑他这番话的真实性。

姜凤仙的脸色也因为他这番话而变了数遍,俏脸上一会儿露出愤怒之色,一会儿又露出犹豫沉思之色,一会儿又面露不甘之色,很是复杂。

她面色复杂的看着周阳,轻轻一抽手,却没有抽出被周阳紧紧握住的手,于是她也不再勉强,只是语气不甘的说道:“你那个道侣,真的让你这样不舍么?”

“这不是什么不舍,而是责任,男人应该负起的责任!”

“就像凤仙你要我为你负责一样,我既然当初答应了莹儿,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就不能负心辜负了她对我的一片真心!”

周阳紧紧抓住她的玉手,一脸正色的做出了回应。

姜凤仙听到他这话,脸色不由一缓,负责任的男人,总是不会坏的。

不过就在周阳以为这样可以过关之时,却又收到了一道送命题!

“那我问你,抛下责任不说,你心中更喜欢我,还是她?”

姜凤仙一脸认真的样子看着周阳,等待着他的回答。

周阳眉头紧皱,低头沉思,面色纠结,苦苦思索……

如此过去许久后,他才一脸苦恼的对着姜凤仙说道:“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我都喜欢,而且你们各有我喜欢的优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我知道凤仙你想听什么,我若是现在对你说,更喜欢你一些,固然可以让你高兴一下,可我不想对你说谎!”

“同样的,若是莹儿这样问我的话,我也绝对不会昧着良心说更喜欢她一些,因为我知道那样对凤仙你也是一种伤害!”

姜凤仙没想到他竟然会是这么回答,一时间不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