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辰前,羽道门赤羽峰几里外的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上。

   紫袍人独自站在山坡上,月色在他的身后藏下一道长长的暗影,仿佛他本就是来自暗处一般。

   而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窥视被羽道七峰围在中间的书香门第法坛的一角。

   书香门第法坛外面的结界光罩散出萤彩之光,在夜色下显得格外醒目,貌似光明正大。

   此刻,紫袍人右手中端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而水晶球中映出了魔族大祭司紫绮罗的身影。

   “大祭司已经挣脱了星辰之牢的封印,只要她找到出口,以她的实力,没有人可以轻易拦下。我已经安排人手在外围接应。只要大祭司回归,就可以很容易打开横亘在西域和北域之间的空间封印。西域回归中元大陆,重新崛起之日不远。”

   天空中,不知是谁,借助月光牧着一团团云朵,流动的云朵断断续续地遮住月亮的光彩,投下斑驳的夜色。

   斑驳的夜色下,紫袍人一动不动地盯着手中的水晶球。

   这时,紫袍人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书香门第法坛的方向,然后向前跨出一大步,步伐一顿,又低头看向手中的水晶球。

   水晶球中映出的影像,紫绮罗的身体被一团紫色光茧包裹着,被星辰光丝拉上了高空,重新被封印在一天紫色星辰之中。

   紫袍人端着水晶球的右手不停地颤抖。

   “没想到大祭司竟然会被重新封印,现在想要冲入星牢中救人是不可能办到的。”紫袍人抬头看向羽道门的方向。

   90后清纯少女随性外拍

   此刻,羽道门的七峰周围都有战火燃起,战火点亮了远处的夜空。一声声狂暴的术式争斗响动此起彼伏。

   “计划失败了。”紫袍人摇头,“即便没有大祭司,也阻止不了西域魔族的重新崛起”

   紫袍人的身形在一团紫风中消失。

   白羽峰外的十里处。

   徐阳被紫金魔蝎的勾尾刺中,身中蝎毒,引起体内元魔血脉暴走。

   而这一次,徐阳体内元魔血脉的暴走较之前更加可怕。

   由于蝎毒的助力,元魔血脉暴走的力量如同巨浪般充斥着他身体的每一寸。

   即便徐阳拥有海豚分脑术,左右两半大脑也相继沦陷,他本体的意志在两个呼吸内就被冲垮。

   “我是谁?强大的力量!”徐阳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双手表面多出了少许紫色的魔纹,皮肤表面散出汩汩的紫色魔气是元魔之力的实质化,他切身感受到有强悍至极的力量在体内咆哮。

   “徐阳,你快从本魔兽的身上滚下去,你只是一只下等的兽类,在我堂堂六星元魔界兽的面前,你应该匍匐在地,随意被我践踏和惩罚。”紫金魔蝎见徐阳情绪失控,知道徐阳已经中招,大喊大叫道。

   按照紫金魔蝎的估计,中毒后的徐阳,身体会魔兽化,陷入无知的状态。

   在紫金魔蝎所在的元魔界,各种魔兽等级分明。尤其是脑门上有星点的界兽,拥有远在普通魔兽之上的地位。普通魔兽见了界兽就如同绵羊见到猛虎,会吓得腿软不能走路,成为餐食。

   徐阳听到身下蝎子的话语先是怔了一下,心

   想:“我是魔兽吗?不!我是高贵无比的魔王一族。”

   徐阳低头看向蝎子,他眉心间魔气转动,转而多出一枚清晰的魔旋印记来。而他紫晶般的瞳孔中闪出凌厉的光彩,“卑劣的下等魔兽,也配和我叫嚣。”

   话落,徐阳单手成虎爪状,向下一抓。指尖之上,吐出一圈圈紫色魔旋,强大的元魔之力如同风暴在嘶吼。

   噗嗤!

   徐阳五指如同神兵般锋利,直接嵌入魔蝎体表的外壳之中,创口处一股股紫色的魔气翻滚不停。

   “哎呦,疼。”紫金魔蝎大喊着,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不可能!这徐阳的体内竟然拥有着元魔王族的血脉。在元魔界,元魔王族血脉可是最尊贵的存在。据说,元魔王族之人,平日里都是拿界兽体内的妖丹当糖块吃的。而那些试图反抗元魔王族统治的家伙,都被抽魂扒魄,打入魔牢,永世痛苦且不得翻身。”紫金魔蝎心中越想越害怕,忍着脖颈上被徐阳抓破的剧痛,浑身瑟瑟发抖。

   此刻的魔蝎就像是一只被老虎钳住喉咙的绵羊。

   这时,远处的瑶君已然发现了徐阳身体的异变。

   “徐阳,你怎么了?”瑶君大喊着冲了上去。

   在元魔血脉的充斥下,徐阳暂时丢失了自己的记忆。他的紫色双眸中,映出一个手中拎着长剑,朝着自己狂奔而来的白衣女子。

   “一个拿着锋锐雪剑的女人,是来杀我的吗?没有人可以挑战我的权威。”

   徐阳兀自低语着,抬起右拳,一下隔空捣出。

   拳出!

   魔威!

   拳头表面喷出狂暴的魔风,扭动着化作紫狮头颅之状,怒口勾齿,王者霸气,毫不留情。

   向着徐阳所在位置冲过去的瑶君,几无防备,心中正想着:“该死的毒蝎,你把徐阳怎么样了,我要宰了你这个家伙。”

   瑶君怎么也不会想到,刚刚救下自己一命的徐阳竟突然对自己出手。

   “不好,徐阳在蝎毒的作用下失去意识,陷入狂暴了。”等瑶君反应过来,显然慢了半拍。

   她来不及躲闪,只是本能地将白羽剑向着身前一横。法力一催,白羽剑表面卷起一团飞雪。

   轰!

   紫风炸裂,其声如同魔兽咆哮。

   魔气翻滚中,瑶君纤细的身体如同一片羽毛般被掀上了半空,狠狠地抛了出去。她直接跌落在百丈外的地面上,白羽剑依旧攥在手中,人却昏了过去。

   周围一众白羽峰弟子见状,挥动手中剑锋,迅速围了上来。

   “徐阳魔化了。”

   “刚刚徐阳被魔蝎蛰了。”

   “他变成了魔族。”

   “是他把瑶君姑娘打伤了。”

   “这种人怎么配得上瑶君姑娘。”

   “拦下他,不能让他继续伤害瑶君姑娘。”

   一众白羽峰弟子嚷嚷着,朋友和敌人的身份瞬间转换。

   不少白羽峰弟子情急之下,干脆祭出飞剑之术,斩向徐阳。

   嗖嗖嗖,嗖嗖嗖。

   几十柄飞剑的尾部拖出一道道寒气,如同雪流星般从不同方向攻击徐阳。

   事发突然。

   远处的琼华君见状,心中顿时着了火,不得不强行中止自己的疗伤。

   琼华君单手拎着追雪剑一撑地面站了起来。由于强行中止疗伤,再加上心中着急,一口淤血从口中喷出老远,身体晃了晃,险些跌倒。

   “白羽峰弟子快住手,暂时不要攻击徐阳。”琼华君强行稳住功体,大声喊道。

   琼华君迅速做出判断,这种时候是不宜对徐阳先出手的。可她的发声已然晚了。

   白羽峰弟子斩出的数十柄飞剑已经到在了徐阳的身前。

   坐在蝎子身上的徐阳却是没有丝毫恐惧,他紫晶般的眼眸中闪过寒光。

   “这些家伙也要杀我吗?一群蝼蚁。”

   话落,徐阳一挺胸膛,双臂展开,身用力一震。

   赫然,一股滔天魔气自徐阳的身上爆发而出。魔气翻滚着,化作一尊巨大的紫狮头颅模样。

   嗷——,狮王之怒。

   徐阳周围十丈的虚空不堪重负,现出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痕,一座强大的元魔结界便护在徐阳的身体四周。

   “狮魔结界!”

   那些斩过来的飞剑,就像是一群小飞鸟撞在了坚硬的山体上一般。

   当当当,当当当。

   一阵急促的声响,剑体不是受损,就是折断,掉落一地。

   “想杀我的人,都要死。”徐阳狂怒大喊。

   紧接着,徐阳双拳向外疯狂抡出。

   一道道拳影,如同紫火流星般从天而降。

   轰轰轰,轰轰轰。

   方圆几百丈,皆是紫色的流星火雨。

   一时间,大地崩塌,紫风狂吼,紫火肆虐。

   不少白羽峰弟子被卷入其中,身体在紫色魔火中化为灰烬,其状悲惨已极。

   就在徐阳出手前的一刻,琼华君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怎么会如此?徐阳体内的元魔血脉失控了。”

   琼华君身形一闪,化作一卷白雪来到昏迷中的瑶君身边,顺势一把将瑶君抱起,手中那把几乎半透明的凌风剑横出,凌风剑特有的剑域之力瞬间加持。

   她的背后现出一双白鹤般的雪翼。

   “剑遁——鹤翼凌风!”

   在被徐阳砸出拳头威力波及的一刻,一尊白鹤法相出现在琼华君的身体周围,双翅撩动,飞雪卷起,身形隐遁。

   琼华君和瑶君的身形刚刚消失在原地,就有狂暴的拳风砸下,地面塌陷,紫火将土石烧成焦糊。

   羽道门蓝羽峰上的一座大殿上。

   蓝星君眉头紧皱,他的双眼看着身前的一座鎏金灯盏。灯盏的外形是一名跪坐的铜人,铜人双手中捧着一簇白色的灯火。

   灯火明亮,其中映出了白羽峰前的影像。影像之中,狂暴的徐阳正大开杀戒,周围白羽峰的弟子非死即伤。

   看到这里,蓝星君微微闭目,口中低语:“果然和我担心的一样。在中元界,身体中拥有元魔血脉的人,始终是最大的威胁。这个徐阳控制不了自己体内的元魔血脉,在他没有被西域魔族利用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抹杀”

   下一瞬,蓝星君的身形在一片蓝色星光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