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谭鉴月便从储物袋里拿出了十几本古旧发黄的书。

“多谢老师!”

唐小虎高兴坏了,赶忙接了过来,依次看去。《降龙十八掌》,《斗转星移》,《蛤蟆功》,《九阴真经》,《如来神掌》……,竟然还有一本《玉女真经》。

唐小虎一脸黑线,“师父,您这些早就有人向我推销过了,还是骗走了我几个糖人。”

“别着急,打开看看。”谭鉴月老神在在地说道。他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神态怡然自得。

唐小虎随便打开一本,眉头轻轻皱起,哎?怎么有点眼熟?

“秋宫游园会灯草……”

“不是这本!”谭鉴月闪电般一把抢过,轻咳了一声道:“这本秘籍太过艰深,你定力不够,修为尚浅,不宜太早学习。”

“是是是!以弟子目前的道行,实在不适合学那些太过高深的东西。”

唐小虎赶忙拿起另一本,封皮是《通臂拳》,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套《山海印决》,虽然只有三式,但威力强大,擅破大范围法术。

“哎?这个不错,收着。”唐小虎直接把《山海印决》扔进了储物袋,又拿起另一本,打开一看,却是本剑经。

唐小虎没兴趣,放到一边。直接又拿起另外一本,里面叫做《千流风甲术》,能在体表形成旋涡风刃,攻防兼备,是飞云宗凝气化甲的正宗进阶功法,倒是非常适合现在的自己。

清新文艺范儿短发秋日唯美写真

“这也不错,收着。”

唐小虎如进宝山,看哪个都好。赶忙又拿起另外一本,里面的书名叫做《八重仙剑诀》能同时控制八柄飞剑。唐小虎不在乎剑术,却在乎控剑之法。

“这个也不错,收着。”唐小虎还想拿下一本,谭鉴月一挥手,把剩下所有秘籍收回,怒道:

“让你挑一本,你却要给我一锅端了。岂有此理!”

唐小虎马上赔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挑花眼了,看着都不错。其实我也没想要,只是想都拜读一下,挑一本最适合自己的。”

“行啦!那三本既然你已经拿了,就给你吧。但你要记住,练功最忌博而不精,你可以都看看,但最好只挑一种,专心修炼。”

“是!弟子谨遵师训。”

…………………………

出了炼药堂,唐小虎直接回了自己的居所。练功要紧,他可没时间闲逛。

师父所赠三本武技都非常适合现在的自己。唐小虎乐滋滋的把三本书通读了一遍。然后向血妖王求教道:

“大叔!这三本书怎么样?你可有速成之法?”

血妖王淡淡一笑道:“这三本书,只有《山海印诀》你可以长期修练;《千流风甲术》太过花哨,你只需学里面的‘小风叶斩’和‘流风旋铠’即可;至于《八重仙剑诀》,太过笨拙的修炼方法,浪费时间。你只需学习其中的分神御剑的法门即可。以后等你霸刀练成,我会教你一套《八荒绝弦阵》,比这套剑阵强百倍。”

“嗯!我也这么想的。贪多嚼不烂,不如吸取众家之长,供己所需,化为我有,这才是正道。”

如是,又是一夜无眠。

唐小虎练功极为刻苦,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三次不行就二十次。二十次不行……找原因,傻练是最笨拙的方法。总之,只要是他认为该学的,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次日中午,唐小虎练功结束,打算小睡一会。可刚躺下还不到半个时辰,就听外面有脚步声急急赶来,

“少爷少爷!出事了!”阿昌气喘吁吁地说道。

唐小虎眉头皱成了川字,问道:

“又出什么事了?我这刚出关,气还没喘匀呢,又有什么事?”

“是……是您的家仆阿牛,阿牛出事了!”

“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唐小虎噌的一下坐起,“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他的确有点心急,正所谓关心则乱,阿牛是跟他打小一起长大的,关系非比寻常,虽然有点小隔阂,却并不妨碍兄弟之间的感情。

“是……是楚炎,赤火台的楚炎把他抓走了。说是阿牛抢了他的女人。”

“什么?谁抢谁的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唐小虎感到莫名其妙,阿牛他是清楚的,就算再白痴,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怎么敢招惹大家族子弟的女人?

“哎呀~!我也说不清楚。我是回家路上跟一个同乡闲聊才知道的。说是在四方城出的事,阿牛哥好像在什么地方和一个女人私会,被楚炎碰上了。那女人一口咬定是阿牛哥要强奸她。我也搞不清楚细节,您快去吧。我听说阿牛哥被吊起来打,已经半死不活了,现在被关在铁笼子里,说是还要废去他的修为。”

“敢动我的人?!不想活了?”唐小虎怒骂一声,赶忙起身穿裤子,

“备马!你给我引路!”

“好!”阿昌答应一声,赶忙牵出两匹马。主仆二人打马扬鞭,一路向四方城赶去。

四方城中心区,西北角的一处豪华宅邸。

此处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好像正在办什么喜事。

楚炎锦衣华服,穿红挂绿,正喜气洋洋地在门口迎接客人。到来的宾客已经不少,座无虚席,这些人多是四方城的名流,或是赤火台的同门。但连楚炎也有点费解的是,今天赶礼的宾客大大超员,甚至有些只是慕名而来,平时并无交集。

“哎呀!楚老弟楚老弟~!这么大的喜事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昨晚刚听说这喜事,我就急三火四的赶来了,连贺礼都没准备周,你瞧瞧,这事弄得!”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娶个妾而已,本不想铺张的。哎呦!查翁,您这礼可够重的,多谢多谢!快里面请!”

伸手不打笑脸人,眼前这位查翁就是本地的一位商会大佬,和楚炎只有几面之缘。可人家带重礼来了,你就得招待。

“楚公子!我们是梦娇师妹的同门,薄薄贺礼不成敬意。”

“多谢多谢!诸位仙子里面能来,寒舍蓬荜生辉!快里面请,内堂自有女眷招呼各位。”

楚炎笑容可掬,显得春风得意,对每一位客人都礼敬有加。

忽然,有家仆唱喏道:

“燕国黄氏,黄兴龙、黄兴义二位公子到~!贺新人中品灵器两件、龙鳞丹两枚,培元丹六百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