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_._.小_._.說_._.網<<<没想到他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阶的符箓来,

同时徐铉还往我和王俊辉这边看了一下道:“你们是不是应该掩护我一下,不会真想着我一个人包圆了吧,”

徐铉不说,我们都在旁边给看呆了,

我和王俊辉尴尬地笑了笑,纷纷施展神通向新垣平冲了过去,无支祁、梦梦和安安也纷纷用远距离的神通去攻击新垣平,

新垣平把目光主要放在徐铉身上,我们其他的人攻击,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徐铉那边掏出符箓后,并没有立刻使用,而是捏着符箓忽然悬在那边不动了,

好吧,看来他真的需要一些时间,

想到这里,本来平砍的一剑,就忽然发力变成了青衣剑招,无支祁手中的弯刀对着我挡了过来,

这一剑不是一般的青衣,而是可以触发影蝶的攻击,新垣平挡下了正面的一剑,却被背后的一剑青衣刺中了,

“嘭,”

新垣平被打了一个跄踉,可我的攻击却始终无法攻破他五彩护罩的防御,哪怕是我的天罚之雷也是如此,

由于新垣平跄踉的方向是我这边,所以他手中的弯刀就胡乱对着我砍了过来,

少女是森林中起舞的精灵

我匆忙挥剑去挡,身体瞬间被新垣平给击退了,

我退下来后,王俊辉迅速补上,他的牙骨剑带着乾坤道印的威势,一剑又一剑地去挡新垣平的攻击,这次王俊辉挡了四招,比刚才多出一招来,

退下后的王俊辉沉了一口气,手中的牙骨剑一挥身体迅速就站稳了,

这个时候我握着青仙鬼剑再次冲上去,无支祁这个时候,用一股水柱对着新垣平攻击,看样子是准备掩护我,可新垣平身上随便发出一道五彩光束,无支祁的水柱就被击碎了,

鱼眼儿、堃鲛和徐七七仍是没有出手的意思,他们仍旧守在外面,

看样子,就好像监工一样,

我对新垣平砍出一剑,被挡下后,便问鱼眼儿:“你不是来帮忙的么,还不快点出手,”

鱼眼儿说:“初一,我们已经在帮忙了,茶姨没给我们好处,只是请我们来帮忙,我们在旁边看着防止新垣平逃跑,已经算是帮忙了,让我们直接出手,除非你承诺给我们点什么,或者那些茶叶分我点,”

我立刻道:“算了,你还是在旁边杵着吧,”

鱼眼儿嘴角微微一扬,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这么回答,

徐七七看了看,捏了个指诀,准备出手,我立刻告诉她:“你就算了,那个鱼眼儿本事我见过,厉害点很,你的话,还是算了,”

徐七七被我说的有些脸红,刚捏好的指诀又松开了,同时低头嘟了一下小嘴,

此时阿锦也是回来了,看来这骆马湖上的渔船都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回到这边后,阿锦便说:“虽然有些船可能还没靠岸,不过也距离这里已经很远了,想用什么招式都无所谓了,”

阿锦说完,直接上了我的身上,我身上的力量也是瞬间提高了一个档次,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新垣平身上的气势又升高了一个档次,已经到了二重天仙的实力,

新垣平看着我道:“这里都是水,阴气更重,更适合我凝聚力量,选择在这里开战,你们真是自寻死路,”

我转头去看徐铉,想问他符箓好了没,

可不等我开口,我就被徐铉的动作惊呆了,他直接拎着符箓,在我和王俊辉被分别击退后,迎了上去,

新垣平看着徐铉笑道:“你这是找死,”

说着一道五彩光束对着徐铉打了过去,徐铉身体“嗖”的一下迅速下降,立刻躲过了那道光束的攻击,可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光束也是纷纷打去,

徐铉这次没有躲,而是把手中的符箓扔了出去,

“嗖,嗖,”

两道光束同时命中徐铉的符箓,五彩光束消失,可徐铉的符箓却是完好无损,继续用比较缓慢地速度向新垣平飘了过去,

新垣平看着那样速度的符箓冷笑一声说:“这么慢的符箓,就算我不去管,他一辈子也碰不到我,”

徐铉“哦”了一声道:“是吗,那咱们走着瞧,”

此时我和王俊辉再次迎上,我在挡下几招后退下,王俊辉这次只接了一招就被打飞了,看样子面对二重天仙,王俊辉乾坤道印施展起来还是有些勉强啊,

王俊辉退下后,无支祁迎了上去,直接和新垣平展开肉搏,他们力量虽然差不多,可新垣平却有“金刚不坏”之体,根本不用去防御,所以在过了几招后,无支祁也是被击退了,

此时徐铉忽然捏动符箓嘴里不停念动口诀:“大道臻尊,以佑吾心,苍冥之力,醒,”

说着徐铉的双手忽然合到一起,无名指和小拇指相互交叉卷起,其他手指竖立相对,

接着徐铉正前方的符箓,忽然变化为一个极小的黑洞一样,附近所有的东西都在被其拼命地吸收,

见状,我们所有人立刻远离,新垣平见状也想躲开,可那小黑洞一样的东西忽然“嗖”的一声对着新垣平飞了过去,速度之快,绝对不是新垣平能够躲开的,

“嘭,”

那黑色的小球直接撞在新垣平的身体上,那一股五彩光照立刻被那黑洞给吸收了一个干净,

新垣平身上的的五彩护罩消失了,

不过在那护罩消失的同时,徐铉的符箓所化的黑色小球也是消失了,

徐铉的脸上露出一丝的遗憾,

我们在旁边看着也没有闲着,直接打了过去,既然新垣平的防御被破了,那正好就是我们击败他的好时机,

此时新垣平也是吓了一跳,立刻施展神通向我们打出阴气来,

这新垣平毕竟有二重天仙的实力,那些阴气也是极为厉害,一时间我们竟然无法靠前,

徐铉看着我道:“初一,我尽力了,我这符箓名为吞天,可以在短时间内去吸收一个人身上的一大批的灵力,只可惜我这次只有一张银阶的符箓,如果再厉害一点,就能直接给他抽干了,”

徐铉的话音刚落,新垣平身上的五彩护罩又一次亮了起来,显然新垣平体内的五彩琉璃珠开始给他补充力量了,

恢复了护罩后,新垣平深吸一口气,用五彩光束把我们打退说:“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竟然连我的五彩神光的力量都能吸收,看来你才是最麻烦的一个,现在我就先杀了你吧,”

我立刻对徐铉喊:“徐铉,再用第二张,刚才时间太短,我们没伤到他,”

徐铉说:“材料有限,而且画这种符箓难度极大,我画了这么久,也就才成了一张银阶的吞天符而已,”

只有一张,

看来接下来徐铉又回到了被新垣平克制的状态,

新垣平这个时候,对着徐铉冲了过去,我立刻用一招青衣把新垣平打退了,

我手中的青仙鬼剑对着他道:“把你引到了骆马湖,徐铉的符箓我也见识过了,现在是时候结束我们之间的战斗了,”

新垣平在五彩琉璃珠的帮助下,越来越厉害,谁知道一会儿他会成长到什么阶段,所以趁着还在我们能收拾的范围内,我要立刻把他灭杀掉,所以接下来,我就准备要用神临了,

我太极图有四卦,每一卦一次神临,乾、坤、坎,三卦的神临我都用过了,唯独离火卦的神临我没用过,所以我就想用下离火挂的神临,

其他三卦的神临基本都差不多,可唯独离火卦的神临中有一部分虍火的力量,所以我还是很期待它的威力的,

之前我不用神临,是因为其他的地方附近的人太多,如果使用余威可能会伤及无辜,

可现在我们到了骆马湖正中央,这方圆数里都是水面,船只也是被阿锦给清理了,所以我现在就算用神临,也无妨了,

看着我信誓旦旦地说要结束战斗,新垣平就对我说:“狂妄,”

说罢,他主动挥着手中的五彩弯刀对着我砍了过来,他的目标由徐铉变成了我,

看到他过来,我心里立刻兴奋起来,正面对战,正合我意,

我右手长剑一剑青衣裹着天罚之雷蓄势待发,我左手也是飞快将神临唤起,准备随时打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意识里忽然出现一个异样的声音:“杀了我,杀了我”

是新垣平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儿,,

新垣平的身体忽然抽搐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他半边嘴唇颤抖着道:“新垣平,你不想报仇了吗,我可以替你报仇,你乖乖地把身体交给我,我替你杀了这里所有的人,”

新垣平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意识,

是谁,

五彩琉璃珠吗,

我这么疑问,太极图立刻回答我,否,

太极图又说话了,而且是否认了我的猜测,不是五彩琉璃珠,那会是谁,楚王刘注,

不对,这个不用太极图回答我,我也知道是不对的,刘注的魂魄一直是被新垣平压制的,怎么会是他呢,

而且楚王墓里面的那个影子就是刘注的魂魄所化,在新垣平身体里的绝对不是刘注,

不是刘注,也不是五彩琉璃珠,那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