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青色雾气蒸腾,似有真龙玩闹其中。

天地异象如同天象,皆气机变换而生,只是不同于天象人人可见,异象唯极少数人可见。

比如此时的杨猷,心中满是焦急,却根本看不到什么。

倒是小院墙头探头探脑的菜小白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却也看不真切,有心跟上去,但看了一眼路上的行人,还是有些畏惧。

“诸气以青紫最贵,此气却比那天刃,日游神要尊许多了……”

安奇生眸光闪烁一瞬。

启汤国疆域辽阔,七十二道,更多州府,但在东胜洲也不过弹丸之地。

那天刃虽不及那日游神,但其曾是大禹王朝值地之神,位比当年人间道的都城隍秦无衣。

其所统辖之地远不是启汤可比,之所以沦落此地,自然是有着原因。

他的目的,就是这云青色气运之主。

而以此界气数而言,青不逊于金,次于纯紫,此气数之主,必是神道之中位高权重之辈。

只是天刃残破的元神烙印之中都没有记载此神之身份,似乎,他也并不能确定。

清纯碎花裙可爱妹妹清凉悠闲惬意写真

他之所以留在此城,倒有大半是因为此神。

也正因此,认识了杨猷。

呼~

安奇生心中思量间,杨猷已拉着他走过几条街道,径直进了府宅,直奔后院而去。

“夫人,夫人莫慌,为夫来了,来了!”

未至后院,杨猷却似已听到呻吟声,慌忙高呼一声,满脸愁苦的看向安奇生:“道长救我妻儿,救我妻儿……”

“杨兄是关心则乱了。”

安奇生随手一翻,取出一枚泛黄的符箓,递给杨猷:“若数月之前杨兄信我,今日令夫人也不必遭受此厄,好在此时也不晚,以此符箓化水服下,当可见效。”

“道长大恩!”

杨猷一把攥住安奇生的手掌,眼泪都几乎掉下来了。

他心中慌乱,也无心客套,大声呼喊两声,见下人动作太慢,自己一溜烟跑去厨房。

安奇生也不在意,随意在后院漫步而行。

杨猷是龙宁城中士绅,祖上做官,到了他这一代家道中落,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宅院布置就可见一斑。

一应设施齐全,更似有高人指点布局,汇聚风水,可改易命数。

此神降临,或许就是气数之使然。

只是,青紫色贵,神道尤其如此,凡人命数难承。

想做神之父母,必受灾殃。

撑住,或可鸡犬升天,撑不住,则满门尽丧。

若无他插手,今日当母死而则子存,杨猷也活不了多久,这倒算是福大若劫了。

当然,父母亡故,杨家必然会迎来一波暴涨,光耀门楣不过等闲而已。

“只是,若这天刃的记忆不曾被人所扭曲,那么,此时天地间,将要复苏的‘神’不在少数,诸神归位之时必是皇天帝庭再开之日……”

安奇生心神泛起涟漪。

他不知道这些神凭什么能够死而复生,是有着什么后手,但却知晓,未来一段时间,人世间必生大乱。

小小池塘塞入真龙千百,彼此弄潮就足以毁灭一切了。

偏生这一切,似不可阻挡。

‘如果群神归位不远,或许这是个机会…..’

念头一起,安奇生就自将其斩灭,灵机加身的情况之下,他必然要小心再小心。

哪怕他并不认为有人能无声无息的窥探自己的心思念头,但终归要杜绝这种可能。

但这念头却在他心中萦绕不去。

皇天帝庭作为此界中枢之地,若能进去,或可解他心中许多疑惑。

比如,他那些元神碎片的下落。

“哇哇哇~~~”

某一刻,一声响亮的啼哭之声响彻后院。

安奇生微微抬头。

就见长空之上云青色云雾呼啸沸腾,一条赤金色真龙发出无声的嘶鸣,自天空而落,坠入后院之中。

嗡~

霎时间,满院皆青,更伴随着扑鼻而来的异香。

这香气,却已不是少数人可见,整个府邸的所有下人们,也全都闻到了这股香气。

一闻之下,通体舒坦,筋骨都为之舒展开来,一日的疲惫似乎都为之舒缓了。

不少人为之啧啧称奇。

“生了,终于生了!”

等候在门外的杨猷心头大石终于落地,顾不上擦满头大汗,就推门而入。

“这股气息…..”

安奇生立于远处,心中七色树种微微颤动间,已感知到此神的气息纯正且阳刚。

不见丝毫阴霾,堂皇浩大之余,还有铁血争伐之气。

“啊!”

“怎么,怎么会?”

“道,道长!”

安奇生正自揣摩这股气息,突然听到屋内传来一声声惊呼。

几个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似受到了莫大的惊吓。

“妖怪,妖怪啊!”

一个稳婆似的老婆子吓得浑身发抖,出了门就大喊大叫起来。

“嗯?”

安奇生微微皱眉,他虽可察屋内景象,但并没有窥探他人生产之心。

此时见得场面混乱,不由的心念一动。

嗡~

无形的气息如暖风呼啸来去,倏忽而已已平复了院落之内的惊慌之色。

“道,道长!”

这时,面色有些发白的杨猷才捧着襁褓出门,身子很是有些颤抖。

“三只眼…..”

杨猷面色很不好看,看了眼走近的安奇生,低声喃喃着:“道长,我,我这孩儿,他,他有三只眼…..

而且,而且生的未免有些太大了……”

杨猷难掩惊慌,父爱滤镜也无法让他无视自己儿子的异样,他这辈子都没听说过谁家的孩子长出第三只眼的。

而且,这哪里是刚出生的孩童?

若非抱着,放地上怕不是扭头就能跑了吧?

“莫慌。”

安奇生随手接过襁褓,凝视怀里这小家伙。

这小家伙显然非是凡种,丝毫没有初生的婴孩皱巴巴的样子,圆润而白皙,没有清洗过却也不染秽物。

任谁看都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如果不是其眉心有着一枚龙形纹路的竖眼的话。

“咿咿呀呀~”

怀中小家伙伸着手臂,奶声奶气的叫唤着,似颇为贪恋安奇生身上的气息。

“这孩子…..”

安奇生眸光深处泛起一抹幽沉涟漪,见杨猷心慌难抑,方才道:“很健康,也很好。也没什么第三只眼,你大概是将这胎记看错了。”

“是,是吗?可……”

杨猷有些惊魂未定,再看,却见自家儿子眉心的竖眼却已消失,只剩一抹淡淡的痕迹。

可自己看错了,两个稳婆,几个丫鬟也都看错了吗?

杨猷笑容勉强,却还是沉下了心:“对,对。可能是我眼花了……”

“啊!”

杨猷勉强一笑,正要接过孩子,突然听到一声惨叫,身子猛然一个哆嗦。

屋内已传出一尖锐女声:

“杀千刀的杨猷,你跑哪里去了?老娘,老娘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啊……”

“什么?还有一个?”

杨猷身子一颤,慌忙转身冲向屋内,走了一步猛然想起自己不会接生,又折返回来。

大声呼喊稳婆。

奈何那两个稳婆受了惊吓,早跑出后院,叫了几声都不应。

“杨猷!!!你这个废物!”

杨猷耽搁了一小会,屋内女声又尖叫了一声,而后,又传出一声稍显虚弱的婴孩啼哭声:

“哇哇哇~”

这婴孩的啼哭就远比不得之前,哭的甚至有些断断续续。

“娘子!”

杨猷吓得一个哆嗦,无头苍蝇一般转了几圈。

一个面色惨白,身上有些血污之气的高大女子已踉跄走到了屋门,将一个襁褓递给杨猷:

“你发什么呆?老娘都快死了,你还在磨蹭什么?还不去给孩子清洗一下?”

那女子三十许上下,面色苍白难掩秀丽,其身量在女子中已算极高极大,比起杨猷还要高出半个头。

她斥责了一声,杨猷才如梦方醒,慌忙接住孩子,跑屋内清洗。

看的安奇生直摇头。

“道,道长。多谢您的符水了,不然,小女子怕活不过今日…..”

产后的女子虚弱,这女子却还是施礼拜谢,脸上尽是感激。

只有生产之人才知道什么是鬼门关,她有强烈的直觉,若无那一碗符水自己就会死在床榻之上。

“夫人刚刚生产,身子正虚弱,还是好生休息吧,”

安奇生将孩子递给这女子,心中也是一赞,这女子却比那杨猷要有气概的多了。

“小家伙,你可险些要了为娘的命…..”

妇人抱着襁褓,满脸爱怜。

那小家伙懵懵懂懂,却也似心有依赖,昏昏然睡了过去。

“道长稍歇,稍后还要请道长为孩子赐名呢。”

妇人也乏的厉害,没说几句话,就抱着孩子回了房间。

她是有着武功在身,体质极好,但奈何这两个孩子太过不同寻常,便是在符水之下保住命。

却也心力交瘁了。

安奇生目视妇人离去,又在屋外踱了几步,心念一动间,一抹青色在眸光深处闪烁而过。

“本体……”

却已沟通了菩提树本体本我慧光之中的道一图。

嗡~

似有潺潺流水声在耳畔响起,一道文字已在眼前垂流而下:

【消耗道力一千九百九十九万,是否探查】

“两千万?”

饶是早已猜测到此神来历不凡,看到所消耗的道力之多,安奇生心头还是微微一震。

道一图所消耗之道力他已摸清一些,越强绝者,所消耗的道力越高。

且人之消耗远远超过宝物。

这婴孩身上别无宝物,其所消耗之道力,却已仅次于那位无上觉者乔达摩了。

“探查。”

心中思量,安奇生却没有心痛道力的消耗,直接开始探查。

嗡~

刹那不到,眼前的文字又是一变,伴随着无尽的讯息冲击,垂流而下:

【杨氏婴(0/∞)】

【命运轨迹一:降生于皇天六道界之地仙界,东胜洲,启汤国,龙城道。生有异象,伴龙降世,身怀前世气数,半神之躯。

幼即修行,无师自通悟出汲取灵机之法,其灵通透,任何法学之则精,少年时已声名鹊起。

适逢诸神并起之世,为寻前世记忆,踏上求道之路。

其人心性刚强,桀骜,通战法,嗜战成狂,杀伐无双,斗战强绝,杀人杀妖杀神。

因其前世记忆崩灭无可寻回,不认前生,不受神旨,更因杀伐酷烈,终引神兵天降。

其不甘受缚,正战不胜亦不恋战,退居人世群山。不与人交,不与妖为伍,亦不向神低头,与天降之神展开长达三千年的征战杀伐。

……

帝历一万二千纪,六万四千年,其战法修持至大成,自山中出时,一举镇杀诸神将。

镇杀天兵百万,戟指帝庭,威势一时无两,被人称之无圣时杀伐第一人。】

【帝历一万二千纪,六万四千年,帝指点将,自九重天外落,撼动九霄云雾,动荡四海诸洲。

音动千古,岁月逆流,其前世身陡然复苏,踏出岁月长河,取而代之。后擎天再现。

其意不存,擎天仍在,故不死而长存】

【命运轨迹二:不详】

【命运轨迹迹三:不详】

……

【命运轨迹无穷大:不详】

【评价:前世擎天第一神,今生杀伐第一人。五星级!】

“擎天战神……”

安奇生眸光一凝。

此神等级五星仅看道力已可知,但此人是擎天却让他心中不由的一动。

擎天。

这个名字,他所知已非第一次。

在窥探人间道的天意命运之时,他就曾不止一次见到过这个名字。

皇天帝庭第一战将,帝下第一战神。

他所窥探的人间道百种命运轨迹之中,有多次都是此神率领神军攻占人间道。

而那位后世大妖王齐寸,原本命运轨迹之中,也是死于此神之手。

日游神的记忆之中,对于此神的敬畏也无比深刻。

而此神,应当是陨于凤皇伐天之战,与那位诸纪第一妖的争伐之中。

“道长!”

安奇生心中思量,揣摩所得之讯息之时,一改之前焦急,满面春风的杨猷大踏步走了过来,还没到近前,就长长一躬身。

连连道谢。

后又拉着安奇生去前院,奉茶招待。

“这一次,多亏道长救命,杨某人万分感激。”

杨猷高举茶杯:“此时不便饮酒,就以茶代酒,谢过道长,之后必有重谢。”

“适逢其会罢了,何必在意许多?”

安奇生受了他的礼,却也并未在意,于他而言,这本就是举手之劳。

心思,却多半还在那擎天战神之身上。

此神地位非同小可,虽只是粗略窥探,他所得之讯息却也极多,且自道一图所得,不受那莫名影响。

毕竟,与混迹红尘,一朝顿悟就成佛得乔摩柯相比,这位战神的一生,所接触的人与事要多得多。

“话不多说。”

杨猷感激的看了安奇生一眼,又拍拍手,自有两个下人抱着一双儿女走上前来。

杨猷抱着小女,示意下人将孩子递给安奇生,笑着道:

“道长与我有缘,又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不妨更进一步,为小儿小女赐名?”

“赐名…..”

看着襁褓中转动着乌溜溜小眼的婴孩,安奇生微微沉吟,道:

“大名就叫个杨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