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不答应呢?”楚阳问道。

“这五行城是我们阴阳宗管理下的城池,你杀害这里的城主,就是在挑衅我们阴阳宗,我是不是该把你抓起来,”武宗主含笑说道。

她也不着急,十分平静的等着楚阳的答复。

楚阳沉默了一会,他知道对方这是裸的阳谋,究其原因还是自己太弱了。

“我不明白,”楚阳抬头看着武宗主,说道“你们阴阳宗也是极西之地四大一流宗门之一,怎么会让我一个普通人当圣子。”

“首先更正一点,我不是让你当圣子,而是给你一个争圣子的机会,”武宗主说道“其次你也不是普通人,我在你身上的阴阳二气中感受到了最原始的气息。”

楚阳沉默了一会,苦笑道“我还有选择的机会嘛。”

“没有,”武宗主摇头说道。

………………

净月神域位于极西之地的边境处,它距离东大陆的中心位置只有一线之隔。

净月神域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净月神坛而命名。

传闻纪元伊始之时,天地还处于一片混乱的状态。

天使美女恋上凡间

浊气与清气融合不分,天与地基本是一个颜色。

于是天地便孕育出了一座神坛。

这神坛有净化世间万物的效果,在神坛的帮助下,自此后浊气与清气才算彻底的分开。

之后神坛坐落在天地的支柱位置,它与天地也已经融为一体。

在神坛坐落的周围,百万年后,一个叫万兽宗的宗门开始在这建宗。

自此之后,极西的局势算是彻底稳定了下来。

三大帝统仙门分别是真武圣宗、神日圣宗、炼狱圣宗。

四大一流宗门圣泉宗、仙灵宗、阴阳宗以及万兽宗。

………………

徐子墨和任平生两人连夜赶路,用了接近五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了百兽城。

这座城池是万兽宗管理下的一座城池,站在城池的外围遥望,不管是从东南西北哪个方向,都能看到一种不同的妖兽。

有荒狮怒目,有金刚捶胸,有玄鸟展翅,也有龙盘虎啸。

这座城池的设计和建造都是巧夺天工,费尽心思。

徐子墨和任平生走进城池内,因为这里是万兽宗管理的城池,这里的居民也大都是万兽宗的弟子或者亲人家眷之类的。

因此在街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半兽人。

这些半兽人大多是人身兽首的模样,身体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妖兽的特征。

有人长着狮子的脑袋,有人留着大象的鼻子,也有人身后长出一双遮天的翅膀。

在这里最受欢迎的女子分为两种,一种是长着猫耳朵的折耳女,一种是有种兔尾巴的舞姬。

……………

“感觉自己好像进入到了动物世界,真热闹,”任平生看着这些半兽人,笑着说道。

“你知道吗,在半兽人眼中,他们的血脉才是最高贵的,像我们这些纯种血脉的人类是最低级的,”徐子墨笑着说道。

“肤浅罢了,不管怎么说,我们的血脉都是纯净的,而他们血脉不纯,要不然也不会在净月神域周围建宗了,”任平生说道。

“行了,先找个客栈住下吧,等明天直接去净月神域看看,”徐子墨笑道。

两人正准备找客栈,只见迎面走来了一行人。

这行人一共四人,两名老者看上去应该是护卫,站在两侧。

中间是两名青年,一名拿着折扇,穿着一袭白袍,脸上有种异常的俊美,让人看了不得不感叹一句,“好一个翩翩公子。”

而另一名青年看上去有些魁梧,头发是金色的,自然卷的蓬散在身后,整个人就宛如金毛狮王般。

此刻,看着那名拿折扇的翩翩公子,徐子墨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他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年杨柳河畔,清风拂面,少女满脸泪痕的哭着求他。

让他别走,陪自己过完平凡的一生。

他弃了少女,只留下一个背影,

他持剑离开,神脉境的气势喷涌如海,磅礴如雾数万里。

那天,夕阳渲染着晚霞映照了半边天,两道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他终究走上了那条不归路。

他说,他要打败楚阳。

他要承载天命,

他要登临大帝,

他要凌空去看看更广阔的天地,

他不应该被儿女情长束缚。

他决然且坚定,哪怕看着少女蹲在地上抱头大哭,他也没有迟疑一下。

…………

徐子墨不敢说那些大话,什么你化成灰我都能认识之类的。

但此刻,就算少女女扮男装,亦或者不管她再怎么化妆,徐子墨一眼都能认出来。

因为少女有一双独特的眼睛,那双眼睛看上去十分的神气。

哪怕只是一眼,徐子墨就能认出来。

此刻看着少女,徐子墨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往昔的回忆仿佛厚重的齿轮缓缓滚动,又好似来自古老存在的低喃,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看着少女缓缓从自己身边走过,徐子墨感觉自己好像掉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中。

少女两侧的那两名老者身上气势奔腾,徐子墨看的出来,那是两名帝脉境的强者。

这两名老者的长相也十分瞩目,一人就仿佛弥勒佛般,笑口常开,红光满面。

而另一个,整张脸看上去十分的委屈和苦涩,就好像一个囧字般。

悲道人和欢道人,这两人的名声徐子墨前世就听说过,在帝脉境强者中也属于佼佼者。

少女出行,身边跟着两名老牌的帝脉境强者。

这一刻,徐子墨感觉自己前世的一切都好像成了笑话。

什么小山村的少女,什么过完平凡的一生。

都是狗屁!

难以克制的怒火在他脑海中爆起,这么久,他内心对少女的爱和愧疚都仿佛化成了漫天怒火。

徐子墨承认,自己前世算不上幕后oss。

他就是人家楚阳崛起路上的一块踏脚石罢了,甚至到了后期,他连做别人对手的资格都不具有。

可悲又可叹。

重来一世,徐子墨想着做oss,做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王。

但他也想守护好前世自己曾经愧对的家人,和那几个寥寥无几的朋友,以及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