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万力催动意境,杀两个元婴期修士,居然要用意境,让他觉得多少有些憋屈。不过只要能杀死,至少颜面上,可以过的去。

三首凶蛟拉着白银战车,不断的往远处飞去,想要挣脱南宫万的意境。

南宫万哪肯放过,那些箭矢在岁月的意境下,都变得有些老化,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威力。这使得南宫万摆脱了箭矢的围攻,迅速向林羽琼与尉迟振麟追去。

三首凶蛟突然身上发出一股仙气,将南宫万的意境斩断。

如此一来,林羽琼与尉迟振麟才脱离危险,两人身上的寿元才慢慢回来,又变成中年、青年。

林羽琼一挥手,那些箭矢又飞了回来,龙头再次喷出一条火龙,扑向了。箭矢,一旦丢失,则无法得到补充。火龙则不同,是由火灵气形成,林羽琼不怕浪费。

“万剑朝宗!”收回箭矢,林羽琼以气凝剑,成千上万的金剑向南宫万飞去。

做完这一切,林羽琼驾着战车,带着尉迟振麟,头也不回的迅速往火云城方向疾驰而去。

意境,也消耗了南宫万一定的体力。刚想去追林羽琼与尉迟振麟,就发现一条火龙和成千上万的飞剑向自己袭来。

“黑煞掌!”对些对于南宫万而言,就是雕虫小技。极快的速度被他灭掉。再看去时,已经失去了林羽琼与尉迟振麟的踪影。

这时,伊合部落那些凝神期修士赶到。

“见过族老!”那些凝神期修士躬身说道。

西瓜与女孩

“谁让你们来的!”南宫万很是不悦。

“是少主让我们来协助您,族老,要不要追?”一个凝神期修士问道。

“不必了,若老夫没有看错,那辆战车应该是仙宝。追不上,我们回去吧!”南宫万说道。

“是!”众凝神期修士说道

逃了出来,林羽琼与尉迟振麟都觉得心有余悸,刚才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当场殒命!

“好可怕的意境!”尉迟振麟说道。

“不错,幸亏他的寿元不足,无法将意境施展到巅峰。否则我们俩意境变成枯骨了!”林羽琼说道。

“我们赶快回到火云城,恐怕攻城之事马上就要开始了!”尉迟振麟说道。

“嗯!”林羽琼点了点头,战车的速度更快。

五十里,对于修士而言不过是转瞬间的事情,两人极快的就到达了火云城。

另外一边,南宫万等人也回到了军营内。

“那两个小子,手中有仙宝。这次被他们逃脱了,可恶!”南宫万一巴掌拍在一张桌子上,桌子立刻粉碎。

“仙宝?除非是仙宝主人的默许,在上面留下印记,否则第一步修士是很难操纵完整的仙宝。难道这两个修士跟仙界有什么关系吗?”那老妪说道。

“少主,两位族老!”一个凝神期修士说道“根据斥候的消息,火云城内原先只有几千老弱病残。在我们集结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千多修士,部骑着妖兽。这些修士的实力都非常强。想必那两个人,就应该是这些修士里的。”

“早知道就应该在这群修士来之前,攻陷了火云城。以我们的实力,就算没集结完毕,也足以攻下城池了!”另一个凝神期修士说道。

“火云城只不过是一座新城,防备力量没有那么强。这群修士在火云城,总比去别的城池镇守,要好很多。我现在担心的不是火云城里的那些修士,而是他们两个来到军营,总不能是闲逛的吧,恐怕是在跟哪个部落勾结,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南宫华开口道。

“这些部落,集结的时候就慢慢腾腾的,现在又稿这些事情。要我说,苍狼国就应该统一,就一个部落,不搞那么多的部落!”一个凝神期修士有些气愤的说道。

“少主说的是,恐怕跟他们勾结的,还并非是小部落。我们要严加防范才是,更何况,那两个修士极为怪异。有仙宝不说,功法也极强!”南宫万说道。

那老妪思索了一下,说道“九州有太多的势力传承万载,他们有不少的始祖在仙界,赐给他们仙宝也不是不可能。能够从你的手上逃脱,他们必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会不会是洛水阁的修士,他们表面上说不插手此事,但暗中派修士前来?”

“此次三方所图极大,洛水阁一定会插手的。但只凭这点,也难以说明他们就是洛水阁。”南宫万想了想回答道。

“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我倒是觉得有点熟悉,就是实在想不起来是谁!”南宫华不断的搜寻记忆说道。

“他们的功法,你有没有看出来是何门何派?”老妪问道。

“那用重剑大个子的功法,有点我们苍狼国的味道,但似乎夹杂了许多门派的功法,自成一派。另外一个修士,功法倒是没有那么杂乱。他的掌法我肯定没有见过。他的以气凝剑,可以凝聚成千万个金剑,倒是有些熟悉。”南宫万边回忆边说道。

“以气凝剑,凝成千万个金剑?”老妪问道。

“不错,怎么了?”南宫万问道。

“几百年前,凉州的云天门出了一个奇才。就是云天门最后的掌门,云峰。此人天资卓越,结合前人的功法,悟出了一套万剑朝宗。跟你所说的倒是十分相像。据说此人实力极强,元婴期的修为,足以斩杀凝神期。若是他,能从你手里逃走,丝毫不奇怪!”老妪说道。

“那云峰我也听说过,不大可能是他,岁数和修为都对不上。若是他还活着,以他的天资,现在不可能还是元婴修士。”南宫万说道。

“那么会不会是云峰的传人?”南宫华问道。

“云天门一战,只有少量的修士逃到了万妖谷。最终是追杀到万妖谷,所有的云天门修士被杀死。据说此事有仙界插手,云峰不大可能留下传人。极有可能是那万剑朝宗被人得到修炼!”老妪说道。

“凉州,云天门。”南宫华在那里思索。

“我想起来了,大概三百年前,我们苍狼国数个部落,曾派人去云天门。那大个子修士,极有可能就是当年那批人中的一个。当时我的族弟南宫栾也去,不过据说死在了云天门。立刻去查,当年都有哪些人去云天门,身形特征如何,看有没有符合的。”南宫华下令道。

“是!”一个凝神期修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