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

“啊?你……”

“嗯……”

宁羽枫……

可能这是我的名字……也可能这并不是我的名字……

那又怎么样呢?

我又不会为自己而活,我想要为她而活……

如此的强烈的感觉,让我想要为她而活……但是我现在根本无法为她而活……

死亡的界限如此的明确,生者的世界如此的冰冷……好像从来没有停歇过……

你知道吗?

我曾经想过很多异想天开的事情,我会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好好的读书,好好的上一个好大学,好好的牵着她的手步入婚姻,好好的为她做早餐,好好的教育我的子女,好好的看着孩子们长大,好好的步入晚年,好好的处理人生的烦恼,好好的随她而去……

但是,就像是一根无法拥有的红线,断在这里,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跟她说,我一直以为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在她的耳边诉说,我以为就算是秋风落叶也能想出一句美好的话让她开心……

气质的另一面诱人

我以为……

我可以拥有她接下来的一生……

就算是我没有办法陪伴在她的身边……这条路……也总是漫长,又急促的短暂,来不及让人带有一丝丝的思考……

跌跌撞撞,起起落落,人生……

的意义在哪里……

有人告诉我吗?

“什么!那辆车……飞到桥下去了……”

“什么?”唐昭昭猛的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男同志,男同志正在通话,他看了一眼激动的唐昭昭,这个带着小眼镜的老师的表情已经是震惊的无法言说。

宁羽枫也凑过来,他的表情从未有变过……就像是呆板的鹅,这个时候也是如此,身子凑过来听他们的谈话。

“怎么会这样?”男同志换了个耳朵听,空出手来做记录。

“星字路洪城天桥,好,我马上让二队去捞人!请务必封锁那里!”男同志写下字,急切的挂了电话,拿了帽子就要往外跑。

“你们两个也和我们去天桥那里吧,凶手驾车飞进河里了!”

男同志回头说话,一个箭步便夺门而去,宁羽枫跟着,手撑桌子翻身而出,唐昭昭脚踩着平底鞋,绕过桌子,抓着自己的眼镜放进兜里。

“呦,好戏好像开始了……”

华尹掂量着自己的扇子,看着这狭小的空间随着宁羽枫的剧烈晃动而强烈的抖来抖去。

“什么?”长羽枫转向那修炼变的急切的视线……天还蒙蒙亮,警局里也因为灯光变得极其明亮,但是只要一出去,路灯早已经熄灭,只能靠着车子的亮光照着灰蒙蒙的一片。

那一片还是较小的锥字型,但是只要知道了地点,即使路在昏暗,也能尽快赶到……

警笛的嗡鸣在街上响起,越来越多的光亮起来,两边的商业街还有红绿的招牌在亮,警笛而过,明显亮堂了很多,有些人观望,隔着窗帘而过……

“好戏……什么好戏?”

“哦……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

“肯定不知道……”长羽枫挠头:“其实我很想回到刚刚的话题……我并不知道今天几月几号,但是我想知道真实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这个会讲的……今天是九月三号,也就是你来到这里的日子……我目前还不明确是不是你来到这里轮回就会结束,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发生了足够多的次数,再过几个小时,就会回到九月二号……”

帝瑶很认真的回答,她还不时的转了个圈,很是可爱。

“时光……倒流?”长羽枫已经不会惊讶了,他看起来很平静,面对这样的事情,淡定就对了?

“嗯……应该说,是被困在了这一天……这一天对于某个人来说太过重要了……所以永远在进行轮回……并且永不停止……”

华尹流露出了悲伤,不过他的悲伤很浅,只要接下来一说话,他就显的很开心:“这也没什么……人总是有心结的……”

“我好像……经历过这一天……九月……二号……是不是开学第二天?”长羽枫疑惑的眯着眼睛,他只能看华尹,自然是华尹回答他。

“是的……如果你对于这一天有印象,那就比较好跟你解释了,这一天对于寻荒影来说,对于你来说,对于以龙之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一天,因为这一天里,你们所爱的人遇到了不可挽回的伤害……这是唯一一次,你们接触的时间最长,并且能够白头偕老的一次……但是被别人破坏了……”

“是火神吗?我当时听寻荒影说,火神就在我的附近想要驱逐我……他破坏了你所说的东西,对吗?”长羽枫也跟着跳脱,不那么在意他们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说话,更准确的说,是我懂的,你应该也懂……吧?

如果你懂,我就需要说的那么细了,这也是人之常情……

当然如果出现了让人搞笑的对话,那一定是我的失职,没有让你明白到底再说什么,耽误大家的时间。

“火神?不是吧……我记得他是想要帮你的……怎么可能是他呢?他还想着要不要跳出中立状态来下凡直接帮你呢……怎么可能是他……”帝瑶伸了个懒腰,摸了摸自己的背,她的两个长袖轻飘飘的,即使没有风也在轻舞着摆动。

“嗯,确实不应该是火神,可能是寻荒影欺骗你的一个借口……但是,最有可能的就是望服了,她依然还在管人间的事物……但是我并不知道她是否有插手此事……这件事情,是麓中行一手安排的……”华尹敲了敲扇子,若有所思道:“这并不是一件小事,我和帝瑶还是尽量不要说出什么不利于中立的话为好,不然也会惹祸上身……”

“麓中行……望服……他们又是什么人?”

“大化天雷之神麓中行,云天之神望服……就像你说的,这些名号也没啥好在意的,但是麓中行比较在乎名分……所以,讲坏话是要被记仇的,我们还是不要提他比较好……你知道有这么回事就可以了……”

帝瑶看了一眼宁羽枫的视线,他一直盯着车前的灯光还有一望无际的越缩越小的暗色。

“那……你们为什么要说这是一切的开端呢?还有……你们既然什么都知道,只是穿令官会不会太屈才了……你们这样是帮助我吗?”长羽枫其实也并不是很能理解,如果情报也算是一种特有的有利信息的话,那这样子口口声声说中立的人,不也是帮助自己么……

“不不不,你想多了……就算我们告诉你怎么做,你也不一定能够做到……所以,我们以传令官来形容自己,也就是说,我要去做什么事情你都有做与不做的权利,这并不影响我们,而只会影响你自己……并且这个让你做的事情,并不会让你一步登天,甚至是会出现错误的指引,造成相反的结果,也就是说,你,需要做你自己的事情,做不做的好和我要告诉你要不要做没有任何关系。”华尹像是在为自己开脱,但是又以很怪的逻辑说出来,让长羽枫摸不着头脑。

那确实摸不着头脑……

我告诉你你可以这样做,但是你做不做和我无关,那我做还是不做呢?不做我又怕你说的是对的,做,我又怕你说的是做的,那到底还要不要做呢?

为什么像个圈子一样绕来绕去呢?何必呢?就像是在玩文字游戏,错一个字的理解都会千差万别……

这给长羽枫的感觉很不友好,因为从某种意义来讲,自己是与现在所面对的这两位持有着平等的状态……

不是那种名号的平等……

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什么天御仁心之王……也更没有想过哪个强哪个弱……更不会居高临下的说什么……

在他看来,已经是平等的了……那种微妙的平等,他既不求面前这两个“神明”——他们说自己是神明——他也没有亏欠这两个神明什么,也不是什么上下级,有什么优势地位,现在就和两个普通人一样,估计长羽枫也不会有什么诧异……

“好吧好吧……我勉强能够听懂……但是说实话,我并没有那么明了你们的想法,我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如果有个人可以说我以后应该为了什么而努力,我想我可以尝试一下……做个参考什么的。”长羽枫叉着手臂,整个谈话下来,就没有几句真的实的,都是些虚名……名号……然后一大堆什么乱七八糟的判词……

真正要说的,总是说到一一半似的,没了音信……

要自己去杀掉七大魔王……

那可……

真是太逗了……

先不说自己在有寻荒影力量的情况下也没有从任何已经知道的两个魔王——第一天大魔王兰洛和狱血姬大魔王楚楚的手上活下来过……

等等……

好像,他们说的和寻荒影说的并不一样……

寻荒影说是大魔王们在对琳儿进行毫不留情的追杀?

而这里说的是什么……麓中行和望服……

这一点要不要告诉他们呢?

还是说将这个信息保留成只有自己知道的信息呢?应该怎么回答?

“你这样想,也是对的……不过我说的好戏其实还在后头……喏,你看……”华尹将扇子举到那个只有宁羽枫视野的小窗口,那里已经在快速的移动,好像在沿着岸边逃跑……

寒冷的雾气扑到脸上,这让他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如果有一个机会,他一定要亲自活捉那个变态凶手,虽然他无法把他怎么样,但是将他进行“人道主义”的拳打脚踢还是需要的……

那肯定不符合法律,但是一定符合人之常情!

也一定要偷偷的打,这个跳入雾气江中的变态!一定要!偷偷的在同志不知情的情况下打的他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但是,这江上所发生的一切让他的心都已经拔凉了……

他几乎只能看到江上的一切……

当然可以看到江上的一切!

那几乎是白茫茫的一片!

淦!

就算是天助这个丧尽天良的变态一样!宁羽枫抓着自己的拳头,看着两队人搜寻的灯光闪烁,却丝毫没有看到任何的活人的迹象!

那都是白茫茫的雾气!

越发的浓烈!

丝毫看不见任何东西!

只有白,白的他整个脑袋也跟着空白起来!

有同志竟然想着要跳入江中进行寻找!

他们沿着那辆落入江中的轿车的位置,想着应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他们议论纷纷,抓捕行动到了这一步,总不能来个不了了之!

在这里的一切!

活要见人!

死要见尸!

宁羽枫紧紧抓住的拳头都要狰狞的裂开!

他的生气让他的眼球血丝满布,他愤怒的看着江边,这一望无际的雾气!

就像是掩埋在他心头的坟墓!

那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包庇这罪犯的!天!

让人在这大冷的天气里!

无处安放的心火!

江边的寒风!

就像是撕裂的抓痕!撕咬着他的心脏!

他无法想象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实况!

老天爷!如果真有老天爷!

现在一定是清晰的视野!一定是要让那个罪犯无所遁形!

一定是!没有老天爷!

让这个可以顺着江边逃跑的罪犯有可能再一次的逍遥法外!

为什么!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宁羽枫一步一步的走,在那车子下落的方向!就像是冒出雾气的源头!

滚滚的雾气就像是浓烟沸腾!那可以躲藏一切的地方,就像是抓着长羽枫的心脏往外翻滚!

他一次又一次的看过去!就像是一名白发的老翁,心中再有不舍,也难以离去……

他看着,心中的不肝竟然让他的气血攻心,猛的慌,他捶着胸口,一时间干咳的无法自拔……

“仔细搜查!以两米的距离沿江队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同志的声音在响起,已经在队列而来的队伍在沿江的两边像是小点般排列……

但是,这雾就像是邪了门一样!

这翻翻滚滚的雾气在所有人的眼前不停的出现,能见度低的几乎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

“该死!”宁羽枫咳嗽着,看着那白茫茫的江水,他不停的奔跑,他恨不能分身而出……只要是江面上有动静!他就立马扎进水里!

这江水竟然是暖的!

天!为什么要这样为变态维护呢!

他想着一百种可能!

这个人根本不需要多谨慎的逃跑,甚至是只需要一直游,一直游!

一直游!

只需要……

一直游……

一直游……

一直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