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同体育口号的更新更快更强,其实别的事也是一样,人类整体是要向前进步的,总不能倒退。

这段时间方天行一直在追捕伤芯人的下落,上次网文大学一战之后,伤芯人负伤逃走,随后便是不知下落,方天行只有再附近的地方转转,希望能有所收获。

方天行在一片青山绿水中停下来,这里环境不错,可以说是让人很舒心。

他捧起溪边的泉水,泉水很是甘甜,喝完水方天行很放松,躺在草地上,想要美美的睡一觉,可是这个时候并不是那么的如意。

突然有声音传出来,似乎人数并不少,方天行赶忙躲在一旁,看看究竟是谁在这里作怪,不可以打草惊蛇。

很快有人过来了,那是一个神色焦急的年轻人,他御空而行,是一位上架层次的作者,只是看起来是有些慌张,因为他正在被人追逐。

追着他的是一个女孩,她紧追不舍,不追上他绝不罢休。

又飞了一段距离后,年轻人似乎厌倦了这样的追逐,终于停下来,那年轻人女子终于追上来,他们都有修为在,轻如燕,追逐这么久还是脸不红气不喘。

“你追了这么久,有必要吗?”年轻人无奈的说道。

对面的女孩也是知道他的心思,对他说道:“这事是咱们家里决定的,你用得着这么抗拒吗?难道是我长得很丑吗?”

“不是你长得丑,只是我不喜欢你这样的,这太残酷了。”年轻人有些抗拒的说道。

他按照家里面的意思和这女孩相处,两家都是世家,门当户对,意思就是让他们相处,可是这男孩并不喜欢这样,他想要逃避。

帆布鞋运动服美女黑长直发靓丽清纯图片

女孩却是十分的喜欢男孩,愿意和他在一起,反而是倒追。

现在男孩也受不了纠缠,只是想躲开,可是女孩还是跟上来,男孩无法拒绝,算是默认了。

其实看到这方天行就该离开了,就在他准备走的时候,突然地上有一群人跑过来,他们是当地的百

姓,看到有人从上空飞过,过来看闹。

看到是两个年轻人,他们中的村长走出来,对两个年轻人说道:“两位是不是修行作者之道的网络作者?”

男孩不疑有他,点点头,那村长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说道:“两位远来是客,还请让我们这里尽一下地主之谊。”

方天行在一旁知道,事没那么简单,肯定是村里有事要他们帮忙,不然不会大老远的追出来,还邀请他们吃饭。

这是怎样的事,方天行左右闲来无事,打算上去看一眼就走。

他混在其中,跟着村民一起回去,也没人发现方天行,硬是被他混进去了。

到了村里面,年轻人被村里人奉为上宾。村民们杀猪宰羊,摆开宴席好好招待,年轻人也拒绝不了村里人的,只能接受下来。

大家纷纷敬酒,年轻人一开始还靠自己的酒量撑着,后来有点醉了,可是敬酒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他只有运足修为,被这些酒精都给排除体外。

用修为化去酒气,在在场的众人眼里自然是千杯不醉,村民又对他的那本事信了几分,更加是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年轻人也有些喝大了,他告诉这些农名他叫易宏深,从家里出来历练,就想要干点事,让人觉得他不是仰仗着家族,也能靠自己做成一点事。

村民们也是跟着话赶话,表达自己的崇拜之,甚至是有些吹捧,他是感觉有些飘飘然。

很快村长也说出村子里最近出了一件麻烦事,需要有人帮助解决,年轻人立马就说,要帮助他们解决。

很快村民告诉他,村里最近经常出怪事,经常有小孩子莫名其妙的失踪,这可让村里人心慌,村长也曾经组织村民查找,可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现在村里面家里有孩子的都是提心吊胆,生怕自家孩子出什么意外,村里面还有自发组织的巡逻队。

可是事依旧没有缓解多少,还是有孩子莫名其妙

的丢失,村里人找外面人帮忙,可是也没多少人愿意来帮助他们。

今天他们看到天空有人飞过,自然是追出来看个究竟,发现是两个年轻人,他们自然是想要死马当活马医,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酒足饭饱,易宏深即便是出酒气,也还是有些醉意,自然是被村民安排一处地方睡下。

一早醒来这个易宏深只觉得头有点疼,回想起昨天喝酒的事,自己承诺那些村民帮忙找出孩子失踪的原因。

自己也是酒喝多了,稀里糊涂的答应下来,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悔,也没得到多少好处。

可是大话已经吹出去了,易宏深打算试试看,能不能解决掉问题,把自己说的话给圆上。

他走出屋子,来到村民家中,不用多说,那些受害的村民也带着他去孩子走丢的地方,和他哭诉孩子丢失前的细节。

那女孩申丽泽也跟在易宏深旁边,看着那些哭诉孩子丢失的农民夫妇,她心里的同心也被牵动起来。

可是事都发生的太离奇,没有太多有价值的线索,不知道要从何查起。

方天行就在远处看着他们,那个农户带着易宏深和申丽泽一起探查况,可是并不能找到踪迹,方天行却是看出来对方的作案手法。

那人是靠着遁地劫持孩子的,必须要给他们一点提示,方天行动手给他们提示。

那易宏深得到提示,也反应过来了,抓孩子的家伙是从地下逃走的。附近肯定有地道,那掳走孩子的来去无踪,必定有他的撤退通道。

很快大家到处寻找,终于发现村中的一口枯井很可能就是对方逃走的路线,易宏深也不犹豫,很快下井沿着井道寻找。

井下的道路崎岖难行,众人一番苦苦寻找,终于来到了井道的尽头,那里是远处的一座山峰,平时很少有人来。

从井道的终点上去之后,发现这里是一个山洞,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众人打起十二分小心的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