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海乐会因为翎姬而死,这个结局是我们一早就知道的。oM

翎姬也曾亲口告诉过我这件事儿。

我们带着答案去听故事,所以我们想知道的不是故事的结局,而是整个故事的过程。

我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盯着葬城,期待着他继续讲下去。

葬城沉默了一会儿说:“蓝海乐创立好听坊,一心想着帮助海妖一族找回真我,可是却没想到非但没有打成目的,反而是让海妖一族更加沉溺与人类的故事,甚至是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疯狂程度。”

“这让蓝海乐很伤心,又过了几年,他见事情没有进展,就准备关停好听坊,可那个时候好听坊已经是海妖城的支柱,不是说关停就能关停的。”

“经过协商,蓝海乐把好听坊交给了雨师妾,然后离开了海妖城,从此销声匿迹。”

“准确的说,蓝海乐并未真的消失,而是四处寻求给翎姬治病的办法。”

治病?听到这里,我不禁有些诧异,因为这在之前的故事里面,葬城并未有关于翎姬生命的讲述。

葬城点头说:“这一点,我刚才忘记说了,蓝海乐对教谕海妖失去信心,除了诗词计划毫无进展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翎姬生病了,她得了一种很厉害的头疼病,如果疼起来,她用神力都压制不住。”

“后来蓝海乐才知道,翎姬之所以会头疼,是因为制造她的造神者在背后操控,那是翎姬的惩罚,所以蓝海乐就决定离开海妖城,找到那个造神者,然后杀了他,也只有那个造神者死了,翎姬才会从那个头疼的诅咒中解脱。”

“不过再去找那个造神者之前,蓝海乐先带着翎姬找到了他的师父,把他这些的事情给他师父详细讲了一遍,然后又问他师父有没有救治翎姬的方法。”

爱打网球的马尾校服美少女

“蓝海乐的师父,那个时候也算是一个顶级强者了,他的神通比起来蓝海乐海妖强那么一点点,可他师父仍旧束手无策。oM”

“无奈之下,蓝海乐只好带着翎姬离开,继续去寻找那个造神者。”

“那个造神者对蓝海乐的水晶剑也是垂涎已久,终有一日他们在东海之上相见。”

“蓝海乐和那个造神者斗了三天三夜,可终究未能分出胜负,那个造神者也是渐渐失去了信心,就开始利用翎姬做文章,翎姬毕竟是他制造出来,就算翎姬有自己的意识,可还是会被他控制。”

“所以造神者在蓝海乐相斗的时候,就控制翎姬在背后给了蓝海乐一剑,并从蓝海乐手里夺走了水晶剑。”

“面对翎姬的偷袭和夺剑,蓝海乐并没有反抗,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后一脸微笑地对翎姬说,死在她的手里也值得了,如果他的死能够治好翎姬的头疼病,那么他愿意。”

“本来蓝海乐和造神者不相上下,可是因为翎姬的原因,蓝海乐的实力大损,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就没有什么悬念了,蓝海乐被造神者所杀,而导致蓝海乐死掉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就是翎姬。”

“蓝海乐死的消息传到了他师父的耳朵里,蓝海乐的师父大怒,虽然他算到了蓝海乐有此劫,可在那劫难中并没有死相,他没有想到蓝海乐会死。”

“这也怪他的师父,毕竟他的师父不是专门的相师,他又怎么能算透蓝海乐那样天才的命理呢?”

“蓝海乐的师父大怒,四处寻找那个造神者和翎姬,找其报仇,他一连封印了那个造神者造出了数个神,其中也包括翎姬。”

“特别是在封印翎姬的时候,蓝海乐的师父就发现,翎姬并未怎么抵抗,那个时候,她身边已经有了很多伙伴,而那些伙伴都是翎姬准备对抗造神者所用的。”

“只可惜翎姬还是败给了造神者,所以在遇到蓝海乐师父来寻仇的时候,没有任何抵抗,直接选择了被封印。”

“再后来,随着蓝海乐的师父对造神者的调查越深入,他就认识了那个人,那个人告诉了他一些事儿,他便从那个时候起,也加入了造神者。”

说到这里葬身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我也是陪了他一杯。

喝完那一杯酒,又过了一会儿,葬城仍是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我就问他故事是不是讲完了。

葬城点头说:“没错,故事的确是结束了。”

我问葬城,蓝海乐的师父是不是他。

葬城笑而不语,他算是默认了。

我的前生是蓝海乐,而葬城是我前生的师父,这一层关系的确是有些复杂。

怪不得我在见到他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敌意,反而还有一些祥和,原来我的上一世和他有着如此之深的渊源。

海妖蛮坐在旁边,已经听的呆住了,我和葬城说了几句话,他才清醒过来道:“尊敬的客人,这个故事我可以拿去讨生活吗?”

葬城道:“不可以,这是我的私有的故事,你只能听,不能用,我会再给你讲一些其他的故事,如果你敢把这个故事说出去,我会让你好看的。”

蛮立刻摇头道:“既然客人不让我说,我是肯定不会把这个故事说出去的。”

葬城看向我继续说:“初一,故事讲到这里,你应该知道这些故事里对应的人物了吧,我找你来,的确也不是单纯的请你喝酒,而是我真的想见你了。”

“这一世,你的资质虽然没有上一世那么逆天,可作为一个相师,你已经相当不错了。”

“另外,我找你还有一件事儿,那就是希望你和我一起完成蓝海乐的一个愿望,那就是让海妖城的所有海妖都能够找到真我。”

“让他们从别人的故事中清醒过来。”

我看着葬城道:“说来轻松,蓝海乐花费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成功,你又有什么办法,你有办法了没有?”

葬城摇头道:“目前来说,还没有,不过我相信上天安排你来这海妖城是有用意的,所以希望你能考虑下和我合作。”

我看着葬城没说话。

因为终有一天我还是要和他为敌。

葬城继续道:“我知道,将来有一天我们会成为敌人,可在我们成为敌人之前,我们或许能够一起做一件事儿,就算是为了蓝海乐。”

葬城的故事讲的很好,我也是问了我的太极图,证明葬城没有骗我,他讲给我的这些事儿都是真的。

所以我就更要谨慎了,按照葬城的讲述,这里的规则都是海妖王订立的,如果我们要破除这里的规则,那就等于和海妖王为敌,我们势必会得罪海妖王。

如果海妖王出来和我们为敌的话,那对我来说可是极大的不利,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人,而不是来惹麻烦的。

况且,这海妖城的海妖们也说不上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我觉得暂时没有必要打破这里的平衡。

这么一想,我也是把心中所想告诉了葬城。

他愣了一会儿看着我道:“果然,你是李初一,不是蓝海乐,如果是蓝海乐,肯定会同意的。”

我道:“我本来就是李初一。”

葬城端起一杯酒和我碰了一杯说:“我找你来,本来就是和你商量,没有强迫你的意思,这样,你自己考虑下吧,总之能今天来找你和你说这些话,我觉得很开心,也幸亏这是在海妖城,如果不是这里,我们恐怕还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喝酒。”

我点头,表示同意葬城的说法。

葬城想了一下又道:“对了,那个‘1’不是让你杀我吗,我现在再向你提一个请求,那就是和我一起击杀了那个‘1’,这样你也能给你的爷爷报仇。”

葬城要和我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