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修士、法师亦或是什么奇葩的施法者,在使用法术的时候都不可能同时使用两个,即便可以连续不断的使用法术,跟同时展开还是有区别的。

除非其中一个法术是靠魔法物品或是什么特殊的触发条件激活,否则不管是施法速度多块,法术也必须一个一个丢。

尤其是施展那种需要操控的法术,就像是林天赐用的拨云掌,它会占据施法者的一只手或一双手,乃至一部分精力。

如果还想用被占据的部分施法,那前一个法术就会失效。纵使埃文森已经变成了巫妖,也始终逃不过这一定律的影响。

为了躲避天兵小姐姐的灭妖枪,埃文森不得不放弃操控攻击林天赐的法术,这个时间刚刚好。

因为再拖几秒,林天赐怕是会直接被法术命中。

失去控制的法术也不是直接完消失,那五颗能量球在没人控制的情况下会直线飞行,不过用随风劲避开这种直来直去的攻击就容易多了,它们接二连三的砸在林小哥儿脚下的地面上,如同挖掉一层似的,被命中的地方留下拳头大的坑。

林小哥儿一点都不想用防御法术试试能不能扛下来,亡灵法术的特点就是声光效果不佳,但对活物的杀伤力极大。

他刚一落地,就马上接住符匣弹出来的两个符纸包,然后加速冲了过去。

单凭天兵是绝对无法对付巫妖的,埃文森一开始吃了托大和不知底细的亏,可巫妖这东西到底也是有50级的标准,如果让天兵单独对付,用不了两三个回合就会被打回天宫去。

手一扬,其中一个捆扎好的符纸包被他先一步散出:

“雷鸟符!”

灵动清纯学生妹

十多张捆扎的符箓在半空中爆开,每一张符箓都化作一只带有噼啪雷鸣的鸟型闪电,它们可比林天赐自己快得多,纷纷画着不同的轨迹飞向目标。

此时的埃文森刚刚靠类似浮空术的能力飞起来避开天兵的灭妖枪,他可不会像林天赐那样灵活还能在半空中反复横跳,可以说是非常优质的靶子。

不过巫妖是法师,一个法师能用的手段,远不止攻击和召唤那么简单。

眼看雷鸟就要命中的时候,他的背后打开的一道光门,保持着向后飞姿势的埃文森就这么没入光门当中。

十多只低鸣的雷鸟径直穿过了残余的灵光,完没有打中任何东西,最终一头砸在远处的骷髅群里。

林天赐看到这一幕,都不用赛莉提醒立刻意识到埃文森用了任意门法术。

简单的说这个法术就是瞬间移动,只不过移动的距离较短,是战斗中非常实用的法术之一。

几乎就在他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一道光门从冲锋途中的林天赐侧面展开,属于不死生物的骨手先一步探出来,看方向怕是想要糊林小哥儿一脸。

一抹深沉的黑光在指骨上浮现,黑色的负能量如同扭动的触手,直逼面门。

先不说这是什么法术,埃文森的身体已经几乎快腐烂干净了,他那双手残留着一些细碎的腐肉,这要是抹脸上……

感觉心理伤害比法术伤害还高。

林天赐当即心中卧槽一声,以一个特别夸张的鹞子翻身动作凌空一转,刚好避开骨爪的攻击,同时对着从任意门中出来的埃文森把另一个捆扎好的符纸包丢过去。

“锐斩符!”

因为距离太近,锐斩符几乎是在两人当中不到半米的距离炸开。

锐斩符属金行法术,一张符箓能打出一道锐芒,威力大致相当于七品左右。

因为林天赐丢出去的是一个提前捆扎好的符箓包,十多张锐斩符同时启动,那感觉就跟两人当中炸开了一个定向的阔剑地雷,十多道锐芒劈头盖脸的糊了埃文森一身。

如此近的距离,埃文森肯定没得躲,讲道理,即便是灵活如林天赐,如果在同样的情况下遭到锐斩符打击,也只有硬抗一个选择。

不过当锐斩符的锐芒射中埃文森的一瞬间,它们就像是没入水面的石子,被笼罩在他身上的特殊法术给吸收了似的,完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

“是法术无效结界,它能吸收c级以下的法术攻击。”

一直看戏的赛莉送上讲解。

法术无效结界的效果,跟骨龙是差不多的,用东神州的标准来说,低于五六品的法术会被它完吸收。

这是一种非常恶心的能力,林天赐目前符匣里的存货,九成九都是低品级的符箓,毕竟他的修为在这儿摆着,四品符箓就泰山符一枚,而且还用掉了。

法术方面,常用的火灵咒、炎杀术、掌心雷乃至霹雳归藏都不能对埃文森造成任何伤害,明明雷法破邪刚好对症,却也会被法术无效结界所阻挡。

也难怪埃文森会托大,有法术无效结界扣在身上,在对付施法者的时候优势极大。

“孽障看枪!”

天兵小姐姐虽然不认识什么魔法,但东神州的鬼怪也是有瞬移能力的,她见埃文森消失,就知道肯定是去偷袭林天赐了,当即调转枪头翻身来攻,正好赶上救场。

看得出埃文森本打算趁胜追击林小哥儿的,但这次他可不敢托大了,天兵的灭妖枪可不管你什么法术无效结界。

因为天兵救援,埃文森放弃原本打算使用的法术,刚刚攻击林天赐的骨手又比划了一下简短的施法手势。

灭妖枪一下子贯穿了埃文森的骷髅脑袋,随后这个影像马上变得不真实起来,被命中的埃文森身形逐渐变淡,告诉你那不过是个虚影。

随即他出现在距离林天赐和天兵大概十米外的位置上,手一抹身前的空气,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波动,视野中的埃文森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转眼间就变成了八个,就像是镜子中的倒影一样动作整齐划一。

同时他的身体变得朦胧且飘忽不定,像是隔着水面出现的那种偏折光线的效果。

“是朦胧术和镜影术,都是幻术分类的法术。”

听了赛莉的讲解,林小哥儿才突然想起他听雷迪希娅说起过,埃文森是最擅长幻术的幻术师。

话说回来,既然埃文森是幻术师,他怎么突然会懂得这么多死灵法术,还顺便不做人变成巫妖了?

这很不正常,看看林天赐学法术时多么费劲吧,霹雳归藏他学了快一年,地动星沉到现在也依旧堪堪入门。

魔法学起来比仙法要容易一点,但还真就是字面上的‘一点’,同样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学习掌握。

也正因为学习法术太耗费时间,凡人的寿命又太短,所以魔法才会被分成了九个派系,哪怕大家都清楚通才法师才是最强的,但碍于实际要求,法师们会选择专精某个派系进而放弃对其他派系的深入研究。

埃文森原本是擅长幻术系法术的幻术师,他想要变成巫妖的话,哪怕天赋再怎么好也需要十数年如一日的研究死灵法术才能‘转职’成死灵师。

从林天赐离开西方到现在,一共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这种转变是极为不正常的。

而且细细琢磨的话,埃文森的行为举动也跟巫妖的行为模式不符,他太过于情绪化,或者说太过不理智。

巫妖会逐渐丧失属于活人时的情感,变成纯粹的理智机器,哪怕是新转化的巫妖也会以理智优先的方式进行行动。

从这一方面考虑,埃文森不应该急吼吼的跳出来,而是应该继续躲在骷髅大军的保护下,靠不死生物拖垮对手的体力,等胜券在握的时候再出来收拾残局。

事实上如果他真的这么干的话林天赐还真没辙,他靠龙珠和仙丹能勉强保持法力的收支平衡,可体力也是有限的,那样的话他能做的就只有叹息数声然后启动飞遁离俗符跑路。

种种异常的举动都证明了埃文森现在的状态有些奇怪。

难道说……

是因为那本书?

一开始来侦查的时候,林天赐就发现了埃文森跟挎包似的挂在身上的那本书,它有着黑色细密的皮质封面,上装饰着白骨图案,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这些想法在脑子里一一闪现,林天赐手上的动作可是一点都没有迟钝。

屈指一弹,金色的剑刃从指尖弹出,正是苍穹剑指。

法术无效结界能无效的只有法术,以苍穹剑指的锐锋,单凭骨头架子是绝对扛不住的。

同时他接住符匣弹出的符箓,啪啪往自己前胸连贴四张,每一种四圣灵符各一张。

混合着青色的玄武守护灵光、白虎嘶吼提升的战意、朱雀凄厉的啼鸣深红灵气与青龙咆哮的迅捷,林天赐几乎快成一团幻影。

这是他头一回把四圣灵符一次性都加持在身上,往常没这么干是因为完不需要,而这次……

不用力是会死的!

埃文森现在拥有八个镜像,且身又在朦胧术的保护下,以近战的方式上去怼,先不说能不能破防,前提是能不能找得到本体。

看上去林小哥儿像是走了一步臭棋,不如一发蓝炎破上去炸了了事,反正蓝炎破是b级法术,不会被法术无效结界所吸收。

但别忘了,他身后还有天兵小姐姐在,而天兵……

“呔!孽障还不选出原形!”

从怀里取出一支古铜镜,天兵小姐姐将其举过头顶,从镜中射出的金光扫过埃文森的幻术,就跟抹掉玻璃上的雾气一样驱散了幻术的效果。

天兵可不是只有灭妖枪和降魔剑,照妖镜也是天兵的标配,它能让妖魔鬼怪显形,也能驱散幻术的影响。

——就是天兵的台词有点太公式化,感觉就跟刻意背过似的……